王乾任專欄:2020總統大選已是國族認同之戰

王乾任
上報

即將到來的2020總統大選,一言以蔽之,就是國族認同之戰。

握有選票的公民,將投票決定支持維護台灣主權的政黨,還是趨向與另外一個國家合流?

決定與他國合併的那套歷史觀,我們都很熟了,合不合理或台灣是否該接受,暫且不去談。

比較值得深入思考的是,認真覺得台灣人應該自主自決,自成一個主權獨立(民族)國家的這一邊。

放眼歷史,國族的誕生,似乎都是為了擺脫帝國統治!

以色列人擺脫埃及的統治,從世代為奴解放出來成為獨立民族,歷經數千年最後重新建國。韓人擺脫中原正統與日治,獨立成為一個族群並且建國。

他們不但有明確的創世神話,也還有明確的國族建國時間點。

但是,台灣有嗎?

雖然台灣人這個概念近年來大家都能朗朗上口,說的好像本來就是如此(其實不是,台灣人意識崛起與擴散是晚近一二十年的事情)。我感到好奇的是,如果真有台灣人這樣一個獨立於世界上其他族群的存在,能建立自己的主權獨立國家,並不依附/歸順其他國家體制的時間點,會落在那裡?

撇開國族神話不談,回歸歷史進程,原住民數千年來世居台灣,甚至可能是南島民族的共同祖先。但是,始終原住民沒能發展出國族意識,一直停留在部落與部落聯合時期。

古書上寫的大員或其他據說是台灣的地方,真的就是指現在的台灣嗎?

隋朝在澎湖設立據點,就能等於天朝統治台灣的開始以及日後永久擁有台灣主權的根據嗎?

明鄭的經營台灣,驅趕了歐洲殖民者,是將台灣當成永久發展地嗎?

有清統治台灣與之後,將割讓台灣給日本,是否從此放棄了天朝對台主權?

日本統治台灣,並不將之視為國族神話中的大和民族的一部分,只是依附於帝國邊陲的一個行省或殖民地。

至少日本戰敗前,台灣都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地方,台灣島上的居民都有其他政治體制的身分,台灣人只是個地理上的稱謂而非國族意義上的稱呼。且更多時候並不稱此塊土地上之人為台灣人,而是以各自的族群名稱稱呼之。

民族國家是個非常嶄新的東西,出現不過三百餘年,認真發展起來不過百年,台灣第一次進入民族國家政體轄下,應是戰後中華民國進駐直到如今(也不過70年)。

那麼,中華民國是台灣人的民族國家嗎?

嚴格來說,過去不是,但未來可以是(也可以不是)。

最早的中華民國是中國人在中國建立的民族國家,國土形狀是秋海棠,首都是南京,成立於1911年。

中華民國建國時期的台灣,受日本統治。

戰後的台灣,被中華民國接收,島上的人被強行更換了國籍,無視島上原本居民的認同。後來又因故成為中華民國僅剩不多的國土,但是,中華民國堅稱自己不再統治的區域仍屬中華民國,台灣是復興基地,這項意志,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以戒嚴統治的方法,讓經歷228與白色恐怖的人屈服、接受自己是中華民國人,沒有台灣人只有中華民國人。不屈者,或潛逃或下獄或謝世。

直到另外一個宣稱自己才是中原正統但國號不太一樣的政權,積極推動一統,越來越多人透過比較與排除法發現,自己並不是也不想成為中國人,台灣的自主國族意識才開始萌生成長,距今也不過短短三十年歷史。

可是,新的身分選項沒有可依附的政治體制,中華民國成了台灣自主獨立的方便法門(卻也是罩門,以中華民國讓台灣獨立的利弊得失可以談的很多,暫且擱置不細談)。

台灣從中華民國的復興基地、自由地區,逐漸演化為中華民國台灣地區,中華民國在台灣,以及最近的中華民國台灣,台灣與中華民國之間的連結詞逐漸被簡化、省略乃至取消,中華民國與台灣兩者被併連起來,中華民國成為台灣的外衣,台灣成為中華民國的(唯一)領地。某種意義上來說,若能取得土地上多數國人的支持,國際社會承認,毋寧就是華獨的完成(雖然台獨派不能接受的,台獨派堅持國號與政體都得另外設計,徹底擺脫中國元素)。

台灣國族,說真的,還沒誕生,但已經到了前夕。理念構造已經初步構建完成(中華民國台灣),如果來年的選舉被大多數國民接受,那麼,從那一刻起,台灣有了承載自己國族的體制,雖然還是借來的殼,但是,未來四年應該可以推動更多的政體修改,調整成適合台灣使用的機制(向上追溯的話,廢除萬年國代與甲等特考,凍省、直接民選總統,乃至近來的升格六都、推動轉型正義等措施,都是在讓中華民國體制修改的更符合台灣土地需求)。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趙少康盼吳列不分區15名 吳敦義直呼:太神了

【影片】交換禮物這裡挑! 星巴克「耶誕限定商品」歡慶上市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