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其》記者該先打疫苗?特權有沒有城鄉差距?!

·4 分鐘 (閱讀時間)
王其》記者該先打疫苗?特權有沒有城鄉差距?!
王其》記者該先打疫苗?特權有沒有城鄉差距?!

【愛傳媒王其專欄】壹電視6月初傳出有資深攝影師猝逝公司,死後採檢確認為新冠肺炎確診者,壹電視因而大規模快篩,這事震撼整個媒體界;同時間又傳出,雲林縣長已經幫雲林的記者都打了疫苗,但環顧台北的記者卻都沒打。這時候大家就開始討論,第一線記者應否要優先接種疫苗?

根據多方了解,不只雲林縣,還有其他縣市長也都同樣幫記者打疫苗了。而除了有地方政府幫忙,台北及部份縣市的媒體產業公會,也在替記者爭取優先打疫苗的機會。在壹電視傳出新冠肺炎確診者後,該不該打疫苗的話題,也燒到媒體圈內。

但記者現在有被列入優先打疫苗的名單嗎?答案顯然是模糊的,關鍵在第7類。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公布11類施打疫苗優先順序,其中第7類「維持社會運作之必要人員」,指揮官陳時中在立法院透露,這一類包含「重要產業」。政府相關人士說,如果要開放給第一線記者打疫苗,這是目前最有可能的法規解釋。

只是非醫療人員、非高齢者卻跑去打疫苗的問題,最近被吵開了。特別是「特權疫苗」更是如影隨形,媒體記者不小心就會被與「特權疫苗」連上關係,讓媒體界很小心。特權打疫苗這話題,從雲林縣被說「原來特權沒有城鄉差距」開始燒的。5月底,包括前雲林縣長張榮味在內的家族成員不但被批判打特權疫苗,連雲林記者、縣議員也都打了,後來又發現其他縣市議員也有打。沒打到的政治人物、媒體像撿到槍一樣猛開砲,連檢調都在查,過了兩天行政院顧問丁怡銘也中槍。上週吵最兇的是好心肝診所的一天打了1113人,這麼多的名單也全部「特權化」,不管其中大部份都是義工;端午節假期,換台大醫院被說幫權貴打疫苗。

特權疫苗話題燒了大半個月來,不論媒體人與政治人物、工商界的首長、影視界,凡只要打了疫苗,都被歸為特權;在被公開的部份名單中,有人趕快出來道歉。包括好心肝診所在內,被攻擊為特權主要的原因在,政府有規定7類人員才可以優先打,這好心肝的1113位,或是台大醫院,甚至是雲林縣的縣長家族、記者、議員,顯然很多都不在這7類中,特權之名其來有自。看來,這條「維持社會運作之必要人員」的規定,恐也被泛政治化了。

媒體界對記者應該優先打疫苗的訴求,道理以及事實很簡單。因為新聞記者與醫療人員的工作性質都一樣,必須或可能面對確診者,尤其是永遠守在第一線的攝影記者。就像戰爭時候,軍人要上戰場,戰地記者也是要留在戰場上,才能幫後方的人民取得第一手報導及畫面!

更何況,台灣現在新冠肺炎死亡率超過3%,遠高於全球平均死亡率的2.2%;而最有保護作用的疫苗施打率卻只有3.4%,因此全台灣瘋疫苗。換句話說,台灣每100人中只不到4人能打到疫苗,其他沒有打到的96人眼睛盯著看,特權的聲音當然很容易跑出來!再說,特權也真的似乎沒有城鄉差距,台北的企業老闆、中央高官、媒體主管被說特權,在地方的前縣長、地方記者也會被說特權!

媒體人也很感慨,香港為了鼓勵打疫苗,有家企業準備了2000萬港幣,最大獎還是500萬港幣,整個香港總獎金加起來2億港幣,而且打疫苗還可抽獎豪宅!反觀台灣,被說成有特權搶打疫苗,還可能觸犯刑責,真是天差地別。

台灣政府該檢討研究,怎麼防止真正的特權打疫苗,而讓與生死博鬥的第一線人員,包括記者,可以合情合理合法打到疫苗!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