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必勝爆不倫】妻心碎落淚「出刊前一天才知情」 外界狂追議論「讓我很難堪」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王必勝的桃色風波,事件延續到今天(10日)還未結束。王必勝與妻子尤香玉6日共同接受周刊專訪,尤香玉表示,這件事對她傷害很深,「我現在沒有原諒王必勝」,並表示兩人的婚姻及家庭生活都正常,自己「真的完全不知道丈夫的那段關係」;她說,她也是直到報導出刊的前一天、王必勝接到查證電話後,她才被王告知此事,「這件事對我傷害很深。」她說,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是在傷口上撒鹽「讓我很難堪」;談到朋友的打抱不平,她也表示,自己若有落淚,都是因為身旁的人。

根據《鏡週刊》報導指出,王必勝與尤香玉6日共同接受專訪。尤香玉表示,她與王必勝從大學同學到現在,認識超過30年,雙方親友關係非常好,有共同朋友、還有以前的共同同事。王必勝被爆不倫戀後,面對各式各樣的新聞、政論節目談論,媒體大作文章,尤香玉直言,「我看電視上講的,那都不是我朋友。」她說,「我們沒有共同朋友會講那樣的話。」

尤香玉指出,原以為事情只會被報個2、3天,沒想到許多未經查證的事實不斷被爆料、不斷延燒,新聞每隔1小時就有新的點。她沒有公開回應,卻有不認識的人替她發聲,這就像在她的傷口上一直撒鹽,除了一直打擊王必勝、又不斷提醒她這件事,「讓我很難堪。」

尤香玉說,她的1名高中同學看了某個媒體的報導,替她打抱不平表示,「香玉,他們這樣寫,就是在說你們各玩各的。」她說,她真的不知道報導是這個意思,她不解,王必勝不是政務官、又沒要選舉,為何被拍到有第三者,新聞可以做12、13天?她說,若事情爆發後她曾落淚,都是因為身邊的人。

甚至連他們的未成年女兒,都受到騷擾,被用揶揄、羞辱的話及文章刺激,「這個社會應該是這樣子嗎?」她說,雖然現在疫情趨緩,但仍有許多事要處理,如果太多能量聚焦在私領域,恐怕會弱化社會危機感與警覺心,這是她比較擔心的事。

尤香玉表示,她到這個年紀要對很多人負責、也要對自己負責,因此如果要她一時半刻做什麼決定,現在沒有辦法。

但她也從醫師的角度肯定王必勝在專業領域的作為。她說,自己走的是一般醫師臨床研究、醫院內升職路線,但王必勝做的是很少人從事的醫療行政,「需要天分與信念。」王必勝在金門、榮總累積的經驗,以及他擔任醫福會執行長所做的各種打底工作,她都看在眼裡。

尤香玉說,雖然她與王必勝學習背景相同、自己現在也在醫院擔任主管職,但聽王必勝回家與她分享疫情後出任務的驚險與特殊過程,雖然2人是同學,「我會覺得這些事情如果換我來做,我真的是做不到。」

尤香玉說,若王必勝沒參與防疫工作,2人的婚姻關係應該不致於引起這麼多注意、產生這麼大傷害,「大概只有我知道、我一個人來主導處理。」

但被問及會不會後悔、若當初王必勝都不要參與那些工作、任務。她仍認為,「我不會,因為我知道他影響很大,沒關係,我們兩個可以承受。」

更多上報內容:

合歡山降冰霰!夜間輻射冷卻與冷空氣加成 專家:還會更冷

煩!解放軍機擾台不間斷 6架軍機擾我西南空域

【中二選區立委補選】宣布參戰! 顏寬恒:我們出門不用穿防彈背心,鄉親要安居樂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