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為民族和解而轉型正義──三位軍政領袖組成的20世紀德國史

現在在台灣許多人主張仿效20世紀的兩戰到冷戰間德國政治的故事,要推動轉型正義,主要針對國民黨,類推於戰間期到二戰中德國的納粹黨,與東德時期的統一社會黨(也就是共產黨)。

20世紀德國歷史真的只有從這個面向來看待戰爭與極權統治的悲劇才是政治正確的嗎?對這段歷史的解讀,還是有什麼台灣人不太熟知的細節呢?不妨極簡略地看待一下,德意志帝國的上將魯登道夫與兩位聯邦德國的總理,布蘭特與柯爾如何形塑了20世紀的德國史。

今年5月在台灣熱映的電影《神力女超人》當中有一個相當搞笑的橋段,卻構成電影後半部故事發展的主軸。因為撿到一個帥哥介入終結一切戰爭的戰爭,也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女超人,執著的認定德軍將領魯登道夫就是挑起戰爭可怕的魔鬼,也就是戰神阿瑞斯的化身。最後女超人拔劍殺死了魯登道夫,電影在此引來的高潮之後結束。

正史上的德意志帝國參謀總長魯登道夫上將,當然沒有在一戰中極委屈地死於一個奇裝異服女性的手下。他一直活到了1937年,達成了把德國從一戰向二戰過渡的歷史使命。1935年,魯登道夫根據他在一戰時的經驗,以及對戰爭、國家與社會的整體觀察,寫成並發表被認為是可與克勞賽維茲的名著<戰爭論>相提並論,堪稱20世紀德國軍事戰略最高水準的論述專著《總體戰》。根據這本書的戰略指導,二戰中的納粹德國充分動員了國家的工業與經濟能力。有效地支持快速擴張的機械化戰爭。很快就橫掃了西歐,並且一度大敗了蘇聯,德國險些就改寫了歷史。

&#x005fb7;&#x00610f;&#x005fd7;&#x005e1d;&#x00570b;&#x0053c3;&#x008b00;&#x007e3d;&#x009577;&#x00827e;&#x00745e;&#x005e0c;&#xb7;&#x009b6f;&#x00767b;&#x009053;&#x00592b;&#x00ff08;Erich Ludendorff&#x00ff09;&#x00ff0c;&#x0070ba;&#x005fb7;&#x00570b;&#x007684;&#x008457;&#x00540d;&#x005c07;&#x008ecd;&#x00ff0c;&#x00540c;&#x006642;&#x004e5f;&#x00662f;&#x007b2c;&#x004e00;&#x006b21;&#x004e16;&#x00754c;&#x005927;&#x006230;&#x006642;&#x007684;&#x0091cd;&#x008981;&#x004e3b;&#x005c07;&#x003002;&#x00ff08;&#x0053d6;&#x0081ea;&#x007dad;&#x0057fa;&#x00767e;&#x0079d1; / &#x00516c;&#x006709;&#x009818;&#x0057df;&#x00ff09;
德意志帝國參謀總長艾瑞希·魯登道夫(Erich Ludendorff),為德國的著名將軍,同時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重要主將。(取自維基百科 / 公有領域)

德意志帝國參謀總長艾瑞希.魯登道夫(Erich Ludendorff),為德國的著名將軍,同時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重要主將。(取自維基百科 / 公有領域)

魯登道夫在一戰時就已經明白,現代化戰爭是國家總體工業經濟能力所繫的結果,如何充分動員國家整體的資源運用於戰爭就是戰爭勝敗的決定性因素。在影片中的毒藥博士與他狼狽為奸,研發新型毒氣彈,意圖在戰爭中大量消滅敵軍。這位毒藥博士在當時的德國歷史上中有一位很類似的人物,但卻是一位男性,就是發明哈柏製氨法的,德國天才氣體化學家哈柏。由於哈柏法可以直接從空氣中提取氮氣與電解水得到的氫氣製造氨氣,氧化以後生產各種火藥必須的硝酸。打破了原先炸藥與火藥生產,必須要使用南美或非洲生產硝石做原料的歷史。從而避開了英國海軍的海上封鎖,從容地打完了四年戰爭。之後哈柏也確實研發了各種不同的神經毒氣給德國使用,殺人無數戰果卓著。如不是因為美國參戰,魯登道夫極有可能帶領德國打贏一戰。

以總體戰的超凡能力與卓越構想,且具備強大工業科技能力,20世紀發動兩次世界大戰的德國,二戰後成為整個歐洲的噩夢。盟國為了徹底粉碎其總體戰的動員力,對德國嚴酷的分區佔領,並且很快因為冷戰的爆發變成兩個同民族操戈的分裂國家。由於北約與華約的大軍都布署在東西德邊界上,美蘇又各自擁有強大的核子武力。一旦三戰爆發,分裂的德國做為冷戰的前線必定在劫難逃,可能會先遭到裝甲洪流的碾壓,又被核武烈焰吞噬。使得三戰不論最後誰勝誰負,都將使德意志民族徹底從地球上滅亡。這使得戰後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民選的政治領袖,開始思考如何跳脫此一亡國滅種的困局。

1949年德國正式分裂,蘇聯占領區單獨成立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DDR),特別是東德在蘇聯掌控下開始了對前納粹人員的大整肅,西德很快也開始比照辦理,這就是德國戰後轉型正義的由來。1950年東德清算納粹後開始建立起自己的獨裁統治特務系統,就在東柏林成立了在冷戰時期的德國甚至歐洲都非常重要的國家安全部(Stasi史塔西,德語「國家安全」(Staatssicherheit)的縮寫) 。史塔西在國內負責監控與騷擾異議人士,在國外積極滲透東德的國家敵人。現在柏林的史塔西總部,已經改為史塔西博物館,開放與展覽東德統治時史塔西所收集的各種檔案,而成為德國轉型正義的重要象徵。

1949&#x005e74;&#x005fb7;&#x00570b;&#x005206;&#x0088c2;&#x0070ba;&#x005fb7;&#x00610f;&#x005fd7;&#x006c11;&#x004e3b;&#x005171;&#x00548c;&#x00570b;&#x00548c;&#x005fb7;&#x00610f;&#x005fd7;&#x00806f;&#x0090a6;&#x005171;&#x00548c;&#x00570b;&#x00ff0c;&#x004e26;&#x005728;1990&#x005e74;10&#x006708;3&#x0065e5;&#x0091cd;&#x0065b0;&#x007d71;&#x004e00;&#x006210;&#x0070ba;&#x0073fe;&#x005728;&#x007684;&#x005fb7;&#x00570b;&#x003002;&#x00ff08;Fry1989@Wikipedia / CC BY-SA 3.0&#x00ff09;
1949年德國分裂為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和德意志聯邦共和國,並在1990年10月3日重新統一成為現在的德國。(Fry1989@Wikipedia / CC BY-SA 3.0)

1949年德國分裂為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和德意志聯邦共和國,並在1990年10月3日重新統一成為現在的德國。(Fry1989@Wikipedia / CC BY-SA 3.0)

在史塔西博物館內展覽的檔案照片中最令人震撼的一張,就是歷史上史塔西滲透進入西德最高層的間諜,君特·紀堯姆 (Günter Guillaume)。紀堯姆後來加入德國社會民主黨,成為西德總理威利·布蘭特的重要秘書,使得波昂當局對史塔西再無秘密可言。威利·布蘭特在東西冷戰與德國轉型正義的最大貢獻,是他1970年12月7日的華沙猶太人罹難紀念碑前獻花後的驚天一跪,表示對德國過往戰爭罪行對整個歐洲乃至於全世界最真摯的懺悔。媒體評價此舉為「當布蘭特跪下去,德意志就站起來!」史稱華沙之跪,從此全世界都再也沒有人懷疑,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政府推動轉型正義,向黑惡過去告別的決心。

&#x005a01;&#x005229;&#xb7;&#x005e03;&#x00862d;&#x007279;&#x00ff08;Willy Brandt&#x00ff09;&#x0070ba;&#x005fb7;&#x00570b;&#x00653f;&#x006cbb;&#x005bb6;&#x00ff0c;&#x0066fe;&#x004efb;&#x00806f;&#x0090a6;&#x005fb7;&#x00570b;&#x00ff08;&#x00897f;&#x005fb7;&#x00ff09;&#x007e3d;&#x007406;&#x003002;&#x00ff08; Engelbert Reineke@Wikipedia / CC-BY-SA 3.0&#x00ff09;
威利·布蘭特(Willy Brandt)為德國政治家,曾任聯邦德國(西德)總理。( Engelbert Reineke@Wikipedia / CC-BY-SA 3.0)

威利.布蘭特(Willy Brandt)為德國政治家,曾任聯邦德國(西德)總理。( Engelbert Reineke@Wikipedia / CC-BY-SA 3.0)

現在回過頭來看,共產黨統治下的波蘭,莫斯科當局乃至於整個華沙公約組織,怎麼會那麼快就徹底相信了西德總理威利.布蘭特推動東西和解的誠意,提供了這麼一個好舞台給他表現呢?難道是因為紀堯姆身兼布蘭特親信與史塔西探員,因此當紀堯姆所傳回來的情報確認了布蘭特真實的想法對蘇東共產集團沒有惡意,所以就此獲得了華約方面的精誠合作嗎?

布蘭特華沙之跪以後,紀堯姆因為很快就因為史塔希布建在西德其他外圍情報人員失事而暴露,而遭到西德情治單位的懷疑,加大了對他的偵查力度。1974年4月24日紀堯姆在波昂被正式逮捕,並且導致識人不明的布蘭特負起政治責任下台。在審訊過程中承認自己是民主德國國家人民軍的軍官和國家安全部(史塔西)的工作人員後,紀堯姆否認自己危害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的國家安全。他做了一個極其動人的抗辯:他認為他與布蘭特聯手推動了東西方陣營之間的和解,阻止三戰在德國爆發,因此紀堯姆所做所為明明就是讓西德變得更安全了,他並沒有做過對不起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國家利益的事情。

40多年後我們看待今日統一後的德國與整合後的歐洲,回首這段往事,誰能說紀堯姆當年講的話沒道理呢?

在1974年紀堯姆判刑入獄,布蘭特黯然下臺以後,兩人都只得退出歷史舞台。但是東西德和解、冷戰結束與歐洲統合的火車頭仍舊轟隆隆的前進,終於來到了驚天動地的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這時一位與布蘭特一樣都具有關鍵時刻採取關鍵行動能力的果斷領袖,迅速做成決定,1990年10月3日兩德重歸統一。這就是為了德國統一而不斷矢志推動歐洲統合,終於贏得全世界尊敬,在今年6月去世,統一後第一任的德國總理海爾穆.柯爾。

1990&#x005e74;10&#x006708;3&#x0065e5;&#x00ff0c;&#x007d71;&#x004e00;&#x007684;&#x005fb7;&#x00610f;&#x005fd7;&#x00806f;&#x0090a6;&#x005171;&#x00548c;&#x00570b;&#x008a95;&#x00751f;&#x00ff0c;&#x0067ef;&#x00723e;&#x00ff08;&#x004e2d;&#x00ff09;&#x006210;&#x0070ba;&#x005169;&#x005fb7;&#x007d71;&#x004e00;&#x005f8c;&#x007b2c;&#x004e00;&#x004efb;&#x007e3d;&#x007406;&#x003002;&#x00ff08;AP&#x00ff09;
1990年10月3日,統一的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誕生,柯爾(中)成為兩德統一後第一任總理。(AP)

1990年10月3日,統一的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誕生,柯爾(中)成為兩德統一後第一任總理。(AP)

至此德意志聯邦共和國以推動轉型正義實現民族和解,20年來的艱苦努力獲得完全成功!布蘭特流淚灑種的,終於由柯爾歡呼收割。布蘭特到柯爾一大批西德政治家的努力,救贖了德國,統合了歐洲,改造了世界。沒有他們,就沒有今日統一強大屹立於世的德意志聯邦共和國。

魯登道夫、布蘭特與柯爾對於當代德國與歐洲經過無數的大喜大悲大起大落終於形成的歷史故事,可以給當代的台灣人什麼啟示呢?

假如當代台灣國家機器的選擇,是一面大肆搜捕共諜,一面強推轉型正義,使得國家社會整體離戰爭更近而不是更遠,這就真的成為一種突變種的轉型正義。如果布蘭特復生來到現在的台灣,這種高難度的動作應該也會令他自嘆弗如吧?這樣的新品種轉型正義應該有一天會成為德國人需要學習效法的對象吧?只是既然這樣往布蘭特與柯爾設定的和平與和解方向背道而馳且高速推進,整個國家社會要面對的後果將會是什麼?

但願新的一年天佑台灣。

*本文作者王宗偉為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律師考試及格

相關報導
轉型正義不成功,會怎樣?羅馬尼亞的慘痛經驗值得台灣借鏡
白色恐怖最大案鹿窟事件,監察院糾正國防部要求修正國安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