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定宇為何還能與外界纏鬥到底?

王尚智
·3 分鐘 (閱讀時間)

文:王尚智

王定宇為何還在、還能、還有臉對外不斷發話,與外界纏鬥到底?

終於還是要來到對王定宇的內心狀態,進行某種「側寫」式的辦案了。

首先,「王定宇確實並不愛顏若芳」。

他說她只是哥兒們,他確實可能只是「由憐生情、由情生欲」而完全無愛,而且在這段關係中基於長久的靠近與革命情感,明顯是顏若芳更熱切傾向王定宇。

包括在所有的狗仔照片中,王定宇「被服侍、被照顧」的反應中看不到男方明顯的柔軟與親暱。

也因此,顏若芳顯然是自己表達「獻身感激」的那一方,王定宇則是自認為「允妳所願」的被動方。

王定宇確實可能「有情但無愛、能性但無愛」,這是他3/5生日雙魚座的愛情狀態,完全能夠分離「情、愛、欲、性」各自獨立的特殊人格,形成了他過往婚前到處風流的印象,直到未婚懷孕才逼他做出抉擇。

也因此在社會所有輿論的追討中,王定宇卻彷彿依舊自認自己站得住腳的原因是:「王定宇並不愛顏若芳」!

其次,所謂「分租房間」或者「提供住處」,確實可能是由顏若芳主動提出。

這也就是為何王定宇保持某種本能上「強勢回應」的原因,因為自始至終,最初並不是他開口要去住顏若芳家,而是顏若芳主動提出。

顏若芳在遭遇王定宇多年來的力挺,由感激心生情愫,最後的界線確實只剩「身體空間的私密距離」是否被打破而已。

顏若芳也可能完全無意「破壞家庭」,她只是想對這位長久力挺她的男人表達一份奉獻感激而已。

這也意味著,在女方主動提出也可以選擇到她家休息之後,這個身心靠近的機緣才慢慢由公轉私。

最初也確實就是來休息,尚未暗通款曲,直到「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裡,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擁嘆息,不管將會面對什麼樣的結局」的感覺終於襲來!

直到某一天或某一夜,最初還依然以禮相待的王定宇與顏若芳,一方表達「獻身感激」而另一方最終「允妳所願」,這才在僅有一間浴室、兩間房間的大樓內,越過男女的禁忌。

也因此,王定宇至今的各種攀抓浮木般的強辯解釋,都只是因為外界對他問的問題不正確。

應該要問王定宇的問題,其實應該是:

1.)顏若芳的家只有主臥室一間浴室,你怎麼洗澡?

2.)你愛不愛顏若芳?或者有沒有愛過她?

3.)你敢對天發誓,有沒有與顏若芳曾經有過性關係?

同在政治圈中,男女之間的關係極致,是情人還是朋友?

倘若並沒有到「相愛」,但確實若疼惜「憐愛」,男人是否依然能精神有所保留,但肉體無礙的付諸於性關係或性行為?

最後關於我自己對於王定宇,唯一想知道的問題不在上述的三個當中。我的好奇幾乎只有顏若芳能回答:

1.)王定宇肩挺胸厚,夜晚當顏若芳頭靠在王定宇的肩窩時,會不會不舒服且容易落枕?

2.)王定宇如今肥到脖子粗短,睡旁邊肯定打呼的要命吧?

3.)在第一次兩人擁吻之後,王定宇有沒有說:「我們這樣子,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