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珀感懷隨筆》專業被政治搞垮了—台灣人的身體會分中藥/西藥

優傳媒新聞網

中藥在1994年通過藥事法103條,從衛生署藥政處分出去,改由中醫藥委員會管理發證,自此中藥/西藥一國兩制。(圖/翻攝自pixabay)

 

作者/王惠珀

中藥界傾全力為蔡英文助選,魚幫水水幫魚,民進黨也傾全力支持中藥西藥分流分治。對照筆者出爐不久的論文《身體不會分中藥西藥》(http://dx.doi.org/10.1016/j.jfda.2017.11.012),真有今夕何夕的哀嘆。且聽我從頭到來。

 

《故事背景》

1994年我國通過藥事法103條(2017年八位受賄立委已被判刑),中藥從衛生署藥政處分出去,改由中醫藥委員會管理發證,自此中藥/西藥一國兩制。

 

過去三十年我國藥政法規國際化,製藥產業跟著產生質變。其中落實源頭管理的優良製造規範GMP讓藥廠從550家淘汰到剩下100家,大大提升了用藥品質,產品也開始有了國際競爭力。

 

在此同時,中藥藥證卻魚貫出爐,光一味龍膽洩肝湯就有265張藥證,我看不下去,跑到賣場數泡麵也不過二十來種,心想中藥還真是廉價。政府可不可以告訴我們,這些中藥是怎麼冒出來的?

 

《人的風險》

專業不能沉默。2002年到衛生署服務時,我「身體不會左邊管中藥右邊管西藥」的話經常掛在嘴邊,長官(當今國之副座)警告我只管西藥就好,不要撈過界。

 

身體會分中藥西藥?長官錯了,還是我錯了?

 

萬流歸宗,人的風險不能視若無睹。品質影響蒼生用藥風險,可是大開大闔的事。台灣人最大的用藥風險是「中西藥分流分治」以及「以藥養醫」。坦白說,如果只做「藥品管理」卻不管「用藥風險預防」,我才不會浪費生命去當藥政處長。

 

一言以蔽之,政府的責任該是「建構預防用藥風險的程序正義」,怎麼政府用政策在「建構用藥風險的環境」?

 

《一國兩制的藥政》

轉型正義是甚麼? 中西藥分流分治迄今四分之一世紀,還在以「台灣人的身體會分中藥西藥」定政策。教授談專業則像對著一池死水丟石頭,起不了漣漪。台灣真的很不健康,人民身體早被不健康的政府弄到苦咖(台語)。

 

我雖寫過《從用藥安全到用藥安全環境建構》論文,登在歐盟出版的風險管理專書(被下載超過5000次)。基於國家面子,我不願意投稿國際期刊,描寫台灣違背邏輯、違反科學,還有違反人本的一國兩制的藥政管理。但蒼生何辜,倒是以中文寫過不少「身體不會分中西藥」、「生命科學的不科學性」、「一口中藥一口西藥腎臟受不了」科普文,苦口婆心述請同胞使用中藥及健康食品要隨人顧性命。

 

《施政邏輯》

「人吃東西」的首要考量應是風險預防。2005年政府規劃組織改造,由藥政處負責草擬食藥署(TFDA)組織法,我時任藥政處長,以人的風險預防為標竿,將吃下肚的「東西」全都列歸食藥署管轄。

 

但2009年政府公布TFDA組織法時(我已被衛生署逼下台),第一條寫著《管理所有的食品及藥品》。但施政上TFDA卻不管中藥,由中醫藥司發給中藥許可證。換句話說,中華民國的施政邏輯是「中藥不是藥,但發給藥品許可證」。

 

除了產品一國兩制,2017年民進黨政府進一步提案,立法催生「中藥師制度」,企圖讓人民身體一國兩制:中藥師照護你身體左邊,西藥師照護你身體右邊,一缸子沉默的藥學教授專家終於跳出來,登報怒吼了。

 

今年(2019年)民進黨政府更在選舉考量下,擴大解釋藥事法103條,違背提升用藥品質的訴求,將中藥商管理(執業資格)從日落條款變日出條款。

 

這三年我們看不到食藥署為專業把關,看到的是專業向政治投降。以上是二十五年來政治凌駕專業的藥政演進史。

 

《傳道是教育的責任》

民進黨政府要消滅專業,至少先讓我這藥學教授把道理講清楚:要身體永續,需護之以道,違背邏輯、科學、人道的政策,在身體會造病,在社會會製造藥物流行病學,是最不入流的政策。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更多優傳媒報導
法律許願池》我的財產不是我的財產? 淺談借名登記
周陽山》從斯德丁到什切青的歷史滄桑──冷戰結束三十年的省思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