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正方專欄:66年前的學生戰鬥營—我們差點開船到廈門

王正方
·9 分鐘 (閱讀時間)

1955年暑假,我參加了青年反共救國團主辦的第二屆「金門戰鬥營」。戰鬥營為期三週,實際活動十四天,金門是戰地,只有軍用船隻往來,每次調度行駛至少需三四天的時間。

頭一次出遠門,帶著簡單行李,清晨搭北上基隆的列車,車廂裡擠滿了人,買的當然是普通票,沒有座位,只能在車門附近靠立。天氣悶熱,兩腿發痠,就出了車廂蹲在車門外,呆望著連結兩車廂的「詹天佑」,它像兩隻緊握住的手,據說是滿清末年第一批公費赴美留學生詹天佑發明的。

辦好報到手續,一群年輕人在碼頭上等船。我們登上一艘大型登陸艦,安排住在最底層的船艙角落,有一排排的雙層床。啟航後大家在甲板上看逐漸遠去的基隆港。艦上的士官長告訴我們:

「這是海軍最大的登陸艦,載重三千噸,船底是平的,可以開上沙灘,打開艙門,坦克車、軍車就直接衝出去展開戰鬥了。因為船底平,遇上風浪它搖晃得比較厲害,同學們會暈船嗎?」

一路駛向澎湖,風平浪靜,有部份同學下船去澎湖戰鬥營報到。這艘巨型登陸艦繼續往金門前行,陡然風浪大起,船身暴起暴落,暈船的同學太多了,有的平躺在鋪位上也會吐酸水。

抵達金門料羅灣,艦長說金門是前線,一切注意安全,同學們的動作要快,像搶灘登陸那樣。登陸艦的大艙門緩緩打開,我們列好隊伍,提著隨身行李,一聲令下,大家興奮地衝出艙門;那裡曉得海水深及腰際,要把行李舉在頭上,一步一步涉水上岸,哪裡有衝鋒陷陣的英雄氣魄?

參加戰鬥營的有大專學生、高中生、社會青年,共一百多人。每人發給全套軍服,包括綠色軍帽、軍衣褲、內衣褲、襪子、土球鞋、鋁飯碗、漱口杯子等。就住在金門中學的幾間教室內,打地鋪,一間教室睡三十多人。第二天人人歡欣無比,都領到一支M16半自動外型特別屌的卡賓槍,但是不發子彈。

戰鬥營指揮官是筆名公孫嬿(查顯琳)的帥哥軍中作家,官拜陸軍中校;查指揮官的口才好,講一口標準國語,他告訴我們:「槍」是軍人的第二生命,必須要徹底瞭解你隨身帶著的這支槍,今天第一堂課就是教大家如何愛護、保養、清膛、拆卸、組裝卡賓槍;你的第二生命太重要了。

學員們在學校都曾接受過軍訓,右肩揹上卡賓槍,裝模作樣地做隊伍排列、齊步走、左右轉什麼的都還過得去。戰鬥營沒有安排基本軍事操練,每天多是參觀活動;去了太武山頂心戰中心,戰鬥營的兩位女學員客串喊話,廣播大喇叭傳送到對岸廈門。通訊中心有現代化的無線通訊設備,分成好幾組在不同的地點遠距離通話,其實只有幾百公尺遠,共用一個通話頻道,大家搶著講話,規矩是:通話必須簡單扼要,結束前要自報姓名,然後說一聲Roger,鬆開按鈕將頻道讓出來。大家對這個遊戲的興趣很濃,玩起來不肯罷手,當然在這場無線通訊的對話中,每個人都在胡說八道,搞笑逗趣,樂不可支。

我們不斷向指揮官提議來一次卡賓槍實彈射擊,扛著這支可愛的「第二生命」走來走去,也該開開張,放幾槍聽聽聲音才對得起它吧!查顯琳指揮官搖頭,說這事要上級同意才行。查指揮官為我們爭取到一場戰地演習,滿夠刺激的。

小山頭上架了一支重機槍,朝著前面的一座山坡掃射,中間是塊平地,建了半人高的一片鐵絲網。我們一個一個的帶著鋼盔,端著卡賓槍,以手肘和膝蓋著力,在鐵絲網下快速爬行約五六十公尺,臀部要盡量壓低,若是褲子被鐵絲網勾住,情況就很尷尬了。頭頂上的機關槍聲急切,子彈颼颼的在頭頂上穿過,一直爬到鐵絲網盡頭的戰壕裡,灰頭土臉,全身濕透,彷彿是親身經歷了一次炮火飛揚的戰場。

我是頭一批爬到目的地的學員,坐在小山頭後方觀看其他學員爬行;有好幾位嬌滴滴的女學員,被嚇到低著頭不敢看前面,擦拭眼淚進退不得,真的叫人疼惜。再仔細觀察,發現那挺機關槍的發射角度略略朝上,落彈點多在對面山坡的高處,完全不會射擊到爬行中的我們,只是子彈划空的呼嘯聲滿嚇人的。

女學員們適應戰鬥的能力,確實比較弱,可是她們好幾位的歌喉,在金門迷倒了不知多少阿兵哥。經常參訪某個部隊的駐防地,接受熱情招待,臨別時戰鬥營表演幾個節目答謝,最叫座的就是我們的女學員高歌數曲,次次風靡全場。我們戰鬥營有位鄒大姐,擅長唱藝術歌曲,如海韻、天倫歌,她真的很有功力。但是最吸引人的是一位名「唯美」的女學員,她唱的流行歌曲特別有股子「騷勁」。唯美每次的壓軸曲子一定是「我要嫁給當兵的」,只要她宣佈了這首曲名,全場阿兵哥立即轟動尖叫起來。但是最叫座的一首歌是「我要你的愛」,她開始嗲聲嗲氣的唱:「我……」,觀眾跟著唱「我……」,接著來的是「我要……」,觀眾再隨著響起「我要……」,「我要你……」,「我要你的……」,唱到這個地方總會有個粗獷的四川男中音大吼:「格老子的你要我的啥子東西我都給妳!」現場情緒沸騰不已。

豈止是金門的阿兵哥迷戀唯美,戰鬥營裡的男學員那個不對她產生非非之想?但是我獨鍾情一位綽號「小妹」的女學員,她身材嬌小,穿著大一號的軍裝,頭頂大鋼盔,掩不住她的眉目清秀,笑起來特別誘人。念和尚學校的我,缺乏與異性交往的經驗,不對,連與女孩子交談的次數也不多。鼓足勇氣找機會同她攀談,知道她是台中女中的高二學生,該怎麼深入建立感情?門兒都沒有。我只會自說自話的在那兒講些破笑話,小妹好像聽得很開心,有時候會縱情大笑起來,前仰後合模樣真迷人。

戰鬥營還安排了一次超級棒的活動:我們乘小型登陸艇出海。指揮官事先講解:這種小型登陸艇,每艘可以乘坐十幾名全副配備的士兵,它的目標小速度快,沖上岸之後,小股兵力迅速登陸,無法阻擋。歐洲諾曼第的登陸戰役,就靠這種小登陸艇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

是日天氣晴朗,十艘登陸艇前後呼應,浩浩蕩蕩乘風破浪,同時朝著廈門方向前進,我們異常興奮,在登陸艇內或站或坐,觀望海景,輕鬆談笑。登陸艇群當然不能真正開到廈門登陸,行駛到某特定海域,一齊做180度的迴轉,返回出發地。前面幾艘登陸艇挺帥氣的繞了個半圈,揚起來丈餘高的浪花,但是我們的登陸艇還一直往前行。

繼續走了一陣子,我感覺到不對勁,湊過去聽駕駛士官同他的副駕駛講話,兩人緊張的交談,都說著一口四川話。駕駛說:

「龜兒子的這個駕駛盤又失靈,快點打開下邊的小艙門,是那個齒輪卡住囉!」

副駕駛用扳手轉開小艙門的螺絲,螺絲生鏽轉動費力,有幾個螺絲根本不為所動,登陸艇逕自朝著廈門開去。駕駛士官使勁轉動駕駛盤,卻不能左右它分毫。駕駛士官著急地大聲喊:

「你給我快點打開小艙門好不好,這樣往前走我們是要反攻大陸嗎?」

聲音太大,全船的人都聽到了,大家同時朝前看,我們確實距離廈門愈來愈近,互相交換眼神,個個神情緊張。滿頭大汗的副駕駛,抬起頭來怒吼:

「格老子的那個要同你反攻大陸,先把馬達停下來,你老子我再來慢慢修理這個老爛逼。」

一語驚醒,駕駛立即熄火,平底的小型登陸艇失去動力,在海上有如一支舢舨,驚濤駭浪做高幅度的上下起伏,海水不斷的打進艇內,十幾個戰鬥營學員全身濕透。由不得的緊張起來,我們面色凝重,低聲竊竊私語:

「要是真的漂到那邊,一身軍服拿著卡賓槍,人家會這麼樣?」

「我們的槍裡沒子彈……」」

「可是人家怎麼知道呀?」

「這樣在海上漂著,成了那邊炮兵的活靶子……」

副駕駛的頭鑽進了小艙門,悶聲悶氣的從裡面喊叫:

「駕駛盤同我向右轉一下子,向右向右,不是向左,日你的先人,怎麼左右分不清的!」

「你媽媽同我睡的時候,她的那個臭逼是在我的左邊還是在右邊,到現在也沒有搞得清楚!」

二位駕駛員互相辱罵了一陣子,方向盤修好了,然後聽見引擎呼隆隆的重新啟動,登陸艇動力十足仰起船頭朝前挺進,迅速地做了180度的迴轉,全力衝向金門。靠近碼頭了,查營長焦急地迎過來,他問駕駛員:

「你們到哪裡去了?」

「我們差一點點就反攻大陸囉!」

好時光留不住,兩個星期的戰鬥營匆匆過去,臨別時有數不清的不捨。去金門縣城照相館拍軍裝照,洗出好多張來互相贈送。美麗的「小妹同志」送給我她的鋼盔照,笑的很甜。翻過照片來看題字,登時洩了氣;她寫著:「方正同志-……」。名字都不對,喜歡她的男生太多了,我還沒掛上號。

小妹同志給作者的題字。(圖片由作者提供)

※作者為電影導演、演員、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王正方專欄:該生(就是我)態度不遜,令英文老師淚崩

王正方專欄:我就這樣淚灑建國中學校長室

王正方專欄:那個影響丁肇中的化學老師 是假釋出獄的匪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