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瀚興觀點:停不了囉?21世紀的金圓券與口罩「擠兌」

王瀚興
風傳媒

目前俗稱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大,新加坡報紙頭版揭示,政府有限度提供免費口罩,然我臺灣為口罩進口國,之前閣揆宣稱救人必先救己,然人為囤積哄抬,政府因應變局,每人限購口罩,且每枚陸元,比原價高數倍;亦有擴大廠區,政府製造之倡議,甚至公告口罩為刑法251條民生必需品,筆者或有意見,供諸君參考。

《刑法第251條第1項第3款》:「意圖抬高交易價格,囤積下列物品之一,無正當理由不應市銷售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三十萬元以下罰金……三、前二款以外,經行政院公告之生活必需用品。……」定有明文。然徒法不足自行,必須嚴格與即時查緝,否則僅屬空文;若如星國免費贈與,人手一,罩囤積居奇,只會血本無歸,何須勞師動眾?足見政府舉措,容有商討餘地。

2020年1月,武漢肺炎疫情入侵新加坡,軍方全面協助防疫(星國軍方臉書)
2020年1月,武漢肺炎疫情入侵新加坡,軍方全面協助防疫(星國軍方臉書)

2020年1月,武漢肺炎疫情入侵新加坡,新加坡軍方全面協助防疫。(取自星國軍方臉書)

《這一夜誰來說相聲》段子:嚴歸(李立群老師飾)與大陸來臺人士白壇(金士傑老師飾),國共內戰末期「金圓券」造成物價飛漲,白君甫出生,其父到市場買雞蛋,給白母補身,概況如下:父:「雞蛋一斤多少?」販:「算個,一百五十」父:「太貴了」販:「兩百!」父:「便宜點?」販:「兩百五十!」看來得改變策略:買雞!父:「一隻母雞多少?」販:「三萬!」嚴:「這雞會唱歌嗎?」父:「太貴了!」販:「三萬五!」一路飆升;最後,白父以五萬五買了雞屁股,回家燉湯,老闆送給他三千元蔥花。國府倒臺,神州變色,其來有自!

承前,似乎神似口罩缺貨?原本應論斤蛋與論盒的口罩,以單個出售;而單個的售價,又一漲數倍,還要限量購入?或謂:雞生蛋,蛋生雞,改增設口罩工廠?但遺憾的是,中國為輸入臺灣進口口罩大宗且含「口罩原料」,試問:當覺青上跳下竄,認禁運口罩乃「以直報怨」,難道大陸應該「唾面自乾」,仍給與臺灣系爭原料?是以,假設有新生產線,然巧婦難為無米炊,欠缺大陸挹注,只能做擺設罷了!

20200127-武漢肺炎疫情使民眾搶購口罩、造成藥局口罩缺貨。(盧逸峰攝)
20200127-武漢肺炎疫情使民眾搶購口罩、造成藥局口罩缺貨。(盧逸峰攝)

武漢肺炎疫情使民眾搶購口罩、造成藥局口罩缺貨。(盧逸峰攝)

或謂:政府賣的口罩雖貴,然大家買智慧型手機,動輒數萬,也沒抱怨啊云云?西漢「均輸與平準」:讓原先要進貢到京城的物品,送往需要的地方,省去運費;平準由政府賤買貴賣,增加國庫收入。但官商勾結者眾:酷吏張湯,因政策為商人洞悉,讓商人獲利甚豐,武帝興師問罪,張湯推說「巧合」,一概不知,豈非欺君?

承前,新加坡乃「小國」,其國力焉能與我「大臺灣」相比?然星國,尚行有餘力,發放免費口罩,難道不若星國?且依史實,政府介入交易,志在「獲利」,於法於理,不可能做虧本生意,若不能禁商人「發國難財」,必民怨四起;試問:智慧型手機售價甚貴,但畢竟屬數年購置乙支,但一般貨品漲價數倍,還無悔購置的,我們叫他「凱子」;同理,政府獨賣稀缺口罩,統一天價,你幾塊,我幾元,積羽沉舟,哪是小數目?豈非將國人都當成「潘仔」?

最末,以歷史故事做結:《秦取梁新里》,梁國君要在新里建城,偽稱賊寇將至,叫百姓配合;未料弄巧成拙,庶民四散奔逃,秦趁機佔地。今蘇院長或本於赤誠公心,禁口罩出口,結果:臺灣人心惶惶,對岸怨聲載道,大家沒見著便利商店前的失望人龍?「二十一世紀的金圓券」,口罩之亂能叫暫停嗎?停不了囉!

*作者為律師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風評:韓國瑜不懂的別講,柯文哲懂的也不必講
相關報導》 孫慶餘專欄:中國是世界瘟疫最大原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