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鳳奎》危機處理:勇於承擔的老兵個性

·6 分鐘 (閱讀時間)
王鳳奎》危機處理:勇於承擔的老兵個性
王鳳奎》危機處理:勇於承擔的老兵個性

【愛傳媒王鳳奎專欄】在父親100年漫長的人生歲月,真正當兵的時間只有5年,但這5年培養的老兵精神與擔當,影響他自己及兒子大半輩子的價值觀及人生選擇。

從父親的身上,我看到的老兵精神就是誠信、義氣、盡責、無愧,凡是長官交代的一定使命必達;凡是同袍面對的一定情義相挺;凡是部屬有難的一定勇於承擔。

可是,「當你的理念與長官或單位有衝突的時候,該怎麼辦?」父親傳承的答案是:「自己應該有所選擇」,亦即做人做事要問心無愧,當年父親選擇退伍及離開警職就是如此,而我離開工研院及高薪職務也是如此。

離婚後,一方面我因身心受創而需要療傷以重新振作,另一方面孩子年紀還小,需要父親更多關照,我逐漸將生活重心轉移到年幼兒女的照顧上,那時我還是工研院的單位主管,但是人生目標開始調整,儘量減少假日的工作時間,安排與孩子上山下海,遊山玩水,希望藉由大自然力量可以重振生命力,凝聚與孩子共同生命的情感。

然而,老天對人的考驗往往不會只有一次,2011年4月27日星期三的晚上,接到國會辦公室主任的緊急電話,問我產業學院是否有開一門課程?以我單位主管的職位通常不會過問同仁開辦的任何單一課程,後來調查發現那是一門根本尚未經主管核定就上架的課程,竟因新來的工讀生不明課程的SOP而放到網路,此尚未開辦的課程因課程名稱及規劃內容的不適當,引發反對黨一位立法委員對經濟部的不滿,因而轉爆成政治事件。星期四上午與院長在立法院目睹立法委員對經濟部長不理性的謾罵後,我就決定辭去執行長一職以示負責,中午與院長午餐後,我告訴院長我下午會提出辭呈,院長好意安慰我:「兩天內提出說明及檢討報告即可,不需要辭職!」

下午兩點回到位於科技大樓的辦公室,我與同仁眼見新聞媒體的報導已經將此課程事件「操作」成政治問題,督導學習業務的主管同仁當下對我表示:他督導不周願意承擔所有後果。我告訴他「把您跟張XX(學習中心經理)及承辦同仁殺頭都不會阻擋這件事向上延伸,反對黨的目標不是院長也不是經濟部長而是總統,我會承擔一切!」於是我寫了一份檢討報告並擬定懲處名單,以我的辭職作為懲處的上限,然後email給我的督導主管。

督導主管看到我的檢討報告立即致電給我說,他不能接受我的辭職,並要我調整懲處名單。我告訴他:「我是出事單位的最高主管,當然要負最大責任,我若不出來承擔,這件事絕對會沒完沒了!」他說他會與院長再討論。晚上我被通知:第二天早上院長要對媒體道歉,要我一起出席。

星期五院長對媒體道歉後,宣告我辭職以示負責,因為再來是週末,而且我在「經濟部的要求下」辭職負責,媒體似乎沒有繼續議題「炒作」的空間。等到星期一也是勞動節早上,我擔任理事長的協會召開會議,遇見許多關心我的朋友及長官,其中李院長還特別拍拍我的肩膀說:「你的辭職救了不少人的官命……」,下午因勞動議題而引發另一個政治事件,媒體對原先大肆報導的課程爭議事件不再有興趣,焦點瞬間全部轉為勞委會主委與副總統候選人。

這件雷聲大雨點小的媒體事件,似乎就因為我的辭職再也無人過問,我活生生見證台灣媒體及政客的亂象,當時許多關心我的長輩勸說我的情緒千萬不要隨媒體起舞,不需要辭職,一定要撐得過台灣媒體為增加收視率的陣風式議題炒作。不過我的辭職並非忍受不了媒體的壓力,只是不想為難長官及部屬,想發揮老兵父親勇於承擔的精神,事件雖如陣風般消逝,但網路還留著搜索得到同仁知道真相為我抱屈的平面媒體報導,至今依然還有人問我當時到底發生什麼事。

為了避免父母的擔憂,這件事從未主動告知他們,直到他們從親友口中知道,父親特別憂心地詢問我辭職後的下一步。當時我所理解的工研院似乎有個不成文的慣例,一個單位主管辭去職務後就先調到院長室擔任特別助理,通常會有三個月的時間可以讓主管找到另一份院內或院外職務。我當時的督導主管認為我的主動辭職不僅有擔當而且讓工研院在危機處理樹立一個典範,所以積極地替我在院內找到另一個行政單位的主管職務,我回覆他:「我不能接,才剛從一個單位主管職務辭職,媒體還大肆報導,如果現在接了另一個單位主管,工研院對內對外都無法交代。」我不僅沒接受,還推薦一位同仁去接。

不接院內職務安排,代表必須離開工研院,這件事我一定得與父親商量。沒想到父親堅決反對,他可以理解我為什麼要辭去產業學院執行長的職務,他也會做同樣的決定,但他認為我離婚後急需休養生息,孩子也需要父親有穩定的工作及時間,如果要離開工研院,那絕對不是對的時候,而且以當時的薪資,即使沒有主管加給及福利,在台灣還是很穩定的好工作。因為父親的經歷,平安穩定是他做任何選擇最大的考量,他希望我能三思。

父親的考量一點都沒有錯,但是我的個性與價值觀都是傳承於他,我們往往會做出對自己挑戰性最高的選擇,我知道他不同意我的決定,但是還是會理解與支持。

下定決心要離開工研院後,有三個選擇:健康管理集團總經理、新創事業部門的主管以及私立科技大學的副校長,我的選擇卻是一個最不穩定、風險最高的職務,也注定老天對我下一個考驗。

(待續)

作者為東海大學EMBA教授

照片:離婚後,經常帶著孩子上山下海,遊山玩水

●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登

●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