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鳳奎》放棄高薪改當教授的原因

·5 分鐘 (閱讀時間)
王鳳奎》放棄高薪改當教授的原因
王鳳奎》放棄高薪改當教授的原因

【愛傳媒王鳳奎專欄】很多朋友問我為什麼要當老師?特別是2012年我毅然辭去企業高薪的總經理職務回到學術界教書,期間有好幾次客戶或朋友主動找我擔任高階主管職務,我承認每次都心動不已,但最後還是決定留下來當個受人尊重的窮教授,主要原因是教職比較自由自在,彈性的工作時間可以讓我好好照顧高齡體弱的父母。父親對老師這份職業非常敬重,曾經因為大妹不願去考師範學院,而產生非常嚴重的父女衝突,父親也非常以我這個留美博士教授的兒子為榮。

我曾問父母是否記得國中時惹導師生氣而被從學校趕回家之事,二老不僅記得這件事,也對國中導師有深刻的印象。母親說當時導師擔心我是否真的回家,還主動打電話來問,而且她告訴母親當我背起了書包,沒有任何辯解就離開教室,她也著實嚇了一跳。父親則提到,當時帶我到學校向導師道歉時,導師認為我的行為「沒有教養」,這顯然刺激到一個向來以軍事教育嚴格管教小孩的父親,父親因此很不高興地回駁:「老師妳可以說我教得不好,可是不能說我的小孩沒有教養。」

父親拖著我向導師道歉的事件讓導師注意到我的存在,她似乎也瞭解了窮人家孩子在前段升學班讀書的鬱卒。隔了幾天,導師找我到辦公室,她似乎認為我是讀軍校的料,告訴我士官學校在徵召學生,她想推薦我,問我有沒有意願去讀士官學校,我回家後告知父親,但父親認為士校是書讀得不好的學生去讀的,因而拒絕掉。我知道父親對導師依然覺得抱歉不已,於是做了一件有違背他原則的事,他買了一盒月餅禮盒,要我拎去送給導師,這是我印象中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父親送禮給老師。又隔了一陣子,導師在班上宣佈,她改了一個非常女性化的名字。

之後我因為腳受傷無法到校上課,請假在家休養,導師在沒有知會我的情況之下,也帶了一份禮物來我家探視我,我因為當天去了榮總回診,所以沒有遇到導師,但是我相信導師目睹位於違章建築區的我家會相當震撼,應該會留下相當深刻的印象,她應該無法想像在這樣破爛不堪的六坪小木屋,我的父母怎麼扶養四個讀書還不錯的孩子。

國中畢業後,我考上成功高中,我家也搬離了違章建築區,從此沒有與導師以及班上同學有任何連繫,曾聽說班上有開同學會,我也不曾參加。直到1999年,我從美國回台灣結婚,在擬邀請賓客名單時,父母同時提出應該邀請國中導師,但我與導師都沒有連繫,沒有她的連絡資訊。後來父親告訴我,他背著我打電話到我就讀的國中,而導師因為早已轉到別的學校教書而沒有連絡上。

有朋友認為跟導師衝突這件事我委屈了(編註:見前一篇),但我從不覺得,反而認為這是生命中一個深刻的記憶,或許也對我從事教職起了潛移默化的作用。我的國中導師其實是非常認真負責的好老師,她因為沒有結婚,幾乎將她所有的心思精力都貢獻給學生。雖然我國中過得不算快樂,但是一直對國中導師心存感激。在那個年代,許多老師都是台灣貧苦人家出身但是非常優秀,從導師的名字我知道她也是,因為在師專或是師範學院讀書時不僅不用繳交學費,還有生活津貼,而且畢業後就有一份受社會敬重的職業,這是貧窮孩子最好的出路之一。

所以父親一直期待我家的姐妹考大學能夠考上師範學院,大妹從就是我們四個孩子最聽父母話的,當大妹考上東海大學,父親希望她能重考,父親認為她第一次就能考上東海,只要重考就一定能考上師範學院,而我大妹認為別人家女兒只要考上大學就放鞭炮慶祝,她對教書沒興趣,為什麼還要重考,為此與父親大吵一架,父親甚至動手打了她,至今大妹似乎對此衝突還耿耿於懷,即使她還是很孝順我父親。

現在世風日下,師道不存,以前是父母帶孩子去給老師打,現在是父母帶孩子去打老師。就像我讀國中時,大部分的父母經常主動要求老師管教自己的子女,即使打駡體罰也在所不惜,不像現在的父母,不僅不敬重老師,有些還會帶著子女到學校找老師算帳,甚至還恐嚇老師。

時代真是變了,老師自己要檢討,但我們這些即使有心教學的老師也必須特別小心,以免被無理的學生及父母「申訴」,甚至「管教」。

(待續)

作者為東海大學EMBA教授

照片由作者提供

●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登

●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