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鳳奎》母親嫁給老兵父親後當女傭養活子女

·4 分鐘 (閱讀時間)
王鳳奎》母親嫁給老兵父親後當女傭養活子女
王鳳奎》母親嫁給老兵父親後當女傭養活子女

每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位偉大的女性;每一個辛苦的男人,背後總有一位更辛苦的女性。對一生坎坷的老芋仔而言,似乎需要一位更坎坷的女性才懂得照顧他。

母親來自貧苦的農家,生父很早就因病去世。我的外祖母改嫁給身為礦工的外祖父。母親因為是家中老大,即使是女生,從小就要幫助家計,二八年華就被送到工廠做工。母親年輕貌美,雖然在紡織工廠做女工,少女情懷總是詩,也愛幻想一日飛上枝頭變成鳳凰。但在外祖父的執意許配下,縱使全家族極力反對,還是嫁給一個孤苦落魄的老芋仔,麻雀沒有變鳳凰,還是一隻從鄉下農庒飛到都市貧民窟的麻雀,只是生存的環境變得更為窮困惡劣!

我好奇地問父親:「當時是如何追到年輕貌美的母親?外祖父為何又願意將母親許配給您?」父親娓娓道來。

民國46年,父親經由鄰居戴太太的引介認識了母親,當時母親在五股一家紡織工廠做女工,可是家住汐止,假日便得在台北火車站轉搭火車回家。當時在台北火車站排班拉三輪車的父親知道之後,便常常「蹺班」到火車站等母親,送她上火車。又常常在一天拉完三輪車,體力耗盡之後,獨自一人搭車到五股工廠前站崗,幾次還被工廠的領班威脅,不得妨礙母親工作,不然要找警衛打他,所以母親都很擔心父親因找她而被欺負。

一次假日,父親到工廠想接送母親回汐止,卻沒有碰上母親,雖然不知母親人在那裡,還是到公車站等母親,也不知等了多久,竟等到母親出現了。善良的母親後來告訴我說:那時也不知道父親在等她,也不知他等多久,只是見到他,心一軟,就跟著父親去看了他們交往的第一部電影:「魂斷藍橋」。

母親那天很晚才回到家,被我的外婆及阿祖(外曾祖母)臭駡一頓。從此父親到汐止找母親,外婆都不准父親進到離門口50公尺外的田埂,如果超過,便會叫我大阿姨去警告我父親,要拿掃把趕人。

父親因為曾讀過私塾,非常注重禮教,追求母親時對她極為尊重。有幾次與母親參加工廠所辦的出遊,看到別對情侶手牽手,竟然糾正人家:「光天化日之下,公然牽手,成何體統!」連在烏漆麻黑的電影院,父親也都沒有牽母親的手。多年後,母親每次在對子女講敘這一段過去,都會忍不住大笑。就這麼過了一年半,父親覺得再不採取積極一點的行動,可能就沒希望了,於是請了當時在五堵教書的退伍同袍,陪著他去拜訪已經臥病在床的外公。有老師的陪伴與加持,我外婆與阿祖就不便阻止拜訪。就是用這樣的方式,父親與他的老師朋友可以常去陪外公聊天,在聊天的過程,外公被父親的誠懇及耿直所感動,大約三個月後,在外公的堅持作主下,也不顧鄰居的嘲諷,答應了這門「芋仔加蕃薯」的婚事。

當年本省籍母親嫁給大她16歲的退伍外省兵,真是一樁完全不被祝福的婚姻,而母親也聽從外祖父的命令,就這樣開啟了她「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油麻菜籽命,含辛茹苦地跟著父親擔負起照顧全家人的責任。

嫁給父親後,短短幾年,一連生了四隻芋仔蕃薯的小麻雀,而這四隻小麻雀特別會吃,經常吱吱叫肚子餓,於是母親必須出外做女傭,幫忙拉三輪車的父親多賺一些奶粉錢,才能養活這四隻嗷嗷待哺的小麻雀。從有記憶開始,小時候我們家經常是我的姊妹在準備三餐,而母親則是全日在外幫傭,甚至有時我的姊妹也得跟著出去幫忙,她們也因此都培養出不錯的家藝。

母親汲汲碌碌一生,將人生最精華的歲月,毫無私心地貢獻給這個家庭,直到8年前母親中風才得以歇息。她說母親這個角色雖然辛苦,她卻甘之如飴,因為這是她這輩子唯一會的卻是最快樂的工作。

(待續)

作者為東海大學EMBA教授

照片為作者國一時,在母親幫傭的主人家拍攝全家福

●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登

●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