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鳳奎》老兵父親王翔的百歲大壽

·4 分鐘 (閱讀時間)
王鳳奎》老兵父親王翔的百歲大壽
王鳳奎》老兵父親王翔的百歲大壽

【愛傳媒王鳳奎專欄】父親今年是一百歲的人瑞了,4/5是父親身分證的生日,但他並不知道他真正的生日是哪一天,在戰亂時期為避可能的戰禍,他隨同許多當年的老兵不僅改了名字,也改了生日,4/5日應該是父親特意取的生日,對他不僅好記更有不忘祖的意義。

生日當天一早父親就要外傭為他穿上大妹幫他購買的「龍袍」,心情興奮不已地坐在客廳等著。父親百歲大壽午宴的餐廳就在我們家附近,以免舟車勞累。午宴尚未結束,父親已顯疲憊,但依然惦記要吃蛋糕。在切蛋糕之前,我請父親致詞,由於失智再加上視茫,我必須湊著他已失聰的右耳,高聲地一句一句引導他唸出來我為他準備的講稿:

「大家好,我是王翔,

我請已經一百歲了,

很謝謝大家來參加我的百歲大壽午宴,

我非常高興,

也非常驕傲,

我很棒,

因為我一百歲了,

請大家為我鼓鼓掌!」

在父親「致詞」的過程中,講話對一個已有心智障礙的百歲老人顯然是困難重重的掙扎,緊靠著他身旁的我卻能感應到他完全的喜悅,這段致詞是父親在生日前兩天要我以大字寫下來,他一天都要演練好幾次,即使每一次他都因看不清字而放棄,但我知道這簡簡單單的幾句話是他一百歲生日最真實的心情感受,也是他百歲人生最精彩的生命寫照。

致詞後,我問他高不高興,他說出「高興」的兩個字是無比地鏗鏘有力,有一種老兵盪氣迴腸的震撼,令人感動萬分,一百歲的老人即使失智卻有如此的心境,我們在旁的親友能不動容嗎!?

其實從去年開始,父親就惦念著他的百歲壽宴,那時他的心智狀況比現在好很多,雖然時好時壞,還可以講得出要邀請哪些親友來參加,甚至很明確地告訴我一定要請兩桌以上。隨著時間的到來,當初他盤算的一些親友都無法出席,其中大姐及孫女因為新冠疫情無法從美返台,因此在壽宴前她們特別以視訊的方式為父親祝壽。他所惦念的同袍及結拜兄弟就只剩馬叔叔,原先兩個星期前還答應可以參加的黃叔叔因住院而缺席,但讓父親最意外驚喜的是呂伯母一家五口,呂伯伯是比父親年長一個月的結拜兄弟,他們是同鄉,當年一起從家鄉一路流離到台灣,因此感情最好,可惜呂伯伯早走20年。

父親的短期記憶失憶問題嚴重,講過的事馬上就忘,在壽宴的過程經常提問誰有沒有來,問了黃叔叔來了沒?我解釋黃叔叔住院不能來,又問馬叔叔來了沒?其實馬叔叔就坐在隔著外傭的座位,他們一進餐廳就已經寒喧一番,甚至馬叔叔也拿了祝壽紅包給父親,但父親還是惦記著馬叔叔在哪裡?馬叔叔的身體還好,就是耳背,我大聲對他說「爸爸在問您在哪裏」,馬叔叔轉向父親,牽起父親的手,兩位相差12歲、相識超過70年的同袍手緊握著相對不語,那種無聲勝有聲的沈默道盡他們曾經一起走過的滄桑歲月,看得我眼眶都紅了。

想起了大年初二帶父親與馬叔叔去新埔,探尋1949年他們從大陸來台第一個落身之地:怒潮軍政學校,當年父親28歲,馬叔叔才16歲,是學校最年輕的學生。在車上馬叔叔感嘆地對我說:「年輕苦不叫苦,起碼還可以照顧自己,年老苦才是真正苦。鳳奎,你父親有你這個兒子,是我們這群同學最幸福的!」

馬叔叔告訴我當年一起來的怒潮同袍現在應該剩不到30人,100歲的父親應該是存活同袍年紀最大的。看著童真般的百歲老兵臉上所洋溢的幸福感,真心感謝老天的眷顧,讓我這個已近花甲之年的老兵兒子能為老兵父親慶祝百歲大壽,祝 父親大人 福如東海,壽比南山,益壽延年又百歲!

(待續)

作者為東海大學EMBA教授

照片:老兵父親百歲大壽午宴,環繞他合照的是愛他的家人及親友

●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登

●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