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嘻哈譙政府、diss中國很爽? 大支:曾靠爸爸每月接濟5千元過活

大支曾靠爸爸每月接濟5千元過活
大支曾靠爸爸每月接濟5千元過活

「認同這塊土地的人就是台灣人 若要怨嘆東怨嘆西 請你閃」歌詞直白有力開嗆,這是饒舌歌手大支20年前紅遍大街小巷的第一首歌《台灣SONG》。大支在今晚七點(7月13日)Yahoo TV節目《3Q不設限》節目中,與主持人陳柏惟來上一段《台灣SONG》實戰,也談談過去這20年來自己作品裡的變與不變。

做為台灣饒舌樂壇的先鋒,大支過去的作品向來以敢言為特色,也有不少人對他貼上政治化標籤。舉凡是過去寫歌開嗆馬政府,亦或是近年以饒舌歌曲為總統蔡英文打造的「辣台妹」形象,又或是改編作品《台灣隊長》向防疫人員致敬,無不與社會、時事拉緊關係。饒舌源自美國黑人文化中,對社會現狀表達批判的音樂形式,大支坦言,嘻哈背後的文化靈魂就是來自基層的聲音與怒吼,所以饒舌創作當然要緊扣著社會觀察與生活體驗。

大支提到,有許多年輕饒舌歌手苦惱於不知道創作什麼題材而向他求教,而他也不留情直言:「如果你不知道要寫什麼,其實你可以考慮不要再唱饒舌了」因為他認為,做為一個歌手,尤其是饒舌歌手必然需要去用心感受、體會生活中與社會上的大小事,如此才可能讓靈感源源不絕「總是有很多話想要講,有很多爽的、不爽的你想要表達」。

但這樣的大砲性格與創作理念,也成為大支在饒舌樂壇的兩面刃。當主持人陳柏惟問及是否曾歷經低潮時,大支坦言,自己有一段間寫了很多時事饒舌罵政府、嗆對岸,特別是2007年海峽杯籃球賽時,江蘇南鋼隊的球員孟達在比賽中肘擊台啤隊球員吳岱豪,事後他針對此事發表了一首對孟達的diss,引發中國饒舌樂壇也群起創作反擊,掀起了兩岸最激烈的饒舌大戰。但也因為這樣火爆的行事與敏感衝突,讓原先有意合作的廠商因而卻步,斷失了發唱片以及許多演出機會。

大支表示,他可以理解當時廠商的立場,並沒有怪他們;然而,這卻也實實在在讓大支陷入生計困境。「當時已經20幾歲快30歲,還要靠我爸一個月贊助五千元過活」想起那段日子,他仍充滿感慨,在夾縫中求生存,自己擬定發片時程,跟親友借錢籌組資金發唱片,直到2012年獲得金曲獎才稍稍揚眉吐氣、重拾自信。

面對主持人陳柏惟求教嘻哈饒舌技巧,大支表示,拍子、flow、押韻這些技術層面的東西可以靠練習而快速學成,但饒舌創作核心的社會觀察與批判精神,「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寫出來的,你要去體驗你的人生,才有辦法寫出有深度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