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敵人也玩死自己!為何商鞅會被集體忿恨?

·4 分鐘 (閱讀時間)

關於商鞅不得好死的原因,歷史上許多人都有分析:得罪當權貴族、強制改變風俗、以詭詐之道行事……我覺得有道理,但也還有可以為商鞅辯駁的地方。

比如:得罪當權貴族。但這是戰國時代的必要治國策略,如果不將權力及戰果從特定階級解放出來,誰還肯為國家賣力?更何況打擊貴族勢力,其實君主也在中央集權的過程裡撈到好處,所以即便商鞅死,秦惠文王仍然執行商鞅新法,因為對君主而言,這法律簡直太好用了。

強制改變風俗,這的確會讓老百姓哀號遍野,畢竟人天性追求穩定。可是商鞅變法也讓不少平民獲得以往難以想像的晉升,更是讓秦國人享受到國際地位提升的尊榮。

要說商鞅的改革會讓人民因不便而忿恨一時,但時間拉長,享受到福利的群眾應該會感恩戴德的鼎力支持才是。可詭異的是,商鞅死時卻幾乎是人人歡慶,難道秦國人各個都是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以詭詐之道行事,那就見仁見智了,因為對敵人的殘忍就是對自己人的恩慈。(但我認同呂思勉教授提出的一種看法,就是當你慣性地以詭詐待人,那身旁的人自然也容易詭詐待你,這就是把自己投入在危險的環境之中。)

到底為何商鞅如此被集體忿恨?觀察商鞅的變法內容,我找到自己版本的解答……相互監督檢舉,告發後採連坐懲處。

如果大家對課本提到我國曾有一段「白色恐怖」時期有印象,應該知道言論及思想管制下,民眾有多麼被壓抑,而這股壓抑會形成怨念,長期的怨念則會發酵變質成巨大的反撲,即便這樣的管制當初有他背景上的合理性或必要性。

以白色恐怖而言,是為了防止共產黨進一步透過言論宣傳破壞治安,如果研究共產黨歷史,很容易發現他們真的很會操作言論並以此動搖對手;若以商鞅變法來說,他則是希望透過新法使秦國迅速富國強兵。

同時,告發後採連坐懲處,這當中有多少人因告發而得利?又因被告而家破人亡?這不但是累積怨念,還培養了一個最要不得的風氣:誣告。

大家回憶一下,秦惠文王是在何時決定要逮捕商鞅?答案是:公子虔等人告發商鞅要謀反。但這延伸出很多疑問:商鞅謀反的動機是什麼? 有沒有證據?透過這些疑問不難發現這個告發超級站不住腳,商鞅如果據理力爭,應該能輕易反駁。

可商鞅的反應卻是立刻落跑,為何商鞅反應這麼大?或許我們能合理推斷,商鞅在執政期間,對於誣告是清楚且縱容的(甚至用更腹黑的角度來看,說不定商鞅自己就參與或挑起誣告,好製造更有利於己的局面),所以他明白這招搞死人的功力有多厲害,以至於當他自己面臨誣告時,連抵抗的念頭都不敢有。

時間回到商鞅剛獲得秦孝公欣賞的時刻,那時他跟景監解釋自己因提出強國之道而讓秦孝公興奮不已,但他最後是用一句感嘆做結尾:「使用強國之道,可就難與德治的效果長久相比了。」

其實商鞅變法雖然太過兇猛,但對於陷入危急的秦國卻是必須的猛藥。可是當秦國已經擊敗強敵,商鞅完全有機會用德治作出平衡調整,這非但是他早年的認識,甚至在晚年還有趙良的當面提醒,但商鞅卻堅持不肯改。這其中的原因,只怕是趙良所說的「貪戀權位」吧。

所以若要我對商鞅這個人的結局發表評論,我會說:「你活該,為你自己加諸在他人身上的所作所為負責吧!」

*本文摘自《哥,就是個狠角色:不讀戰國,不知權力這樣玩!細數戰國風雲人物,誰能縱橫天下?,平安文化出版。

【作者簡介】

金哲毅

由於正在摸索老師的價值及意義,所以自號「老ㄕ」,目前正在各學校間流浪。 東吳大學歷史系畢業,說好聽點,是個對歷史研究有興趣的科班生;說坦白點, 是一個平常喜歡聽故事、說故事,現在能有機會寫故事的幸運兒。 著有《國父「們」︰被遺忘的中國近代史》、《野心家們:被遺忘的中國近代史 2》、 《繼承者們:被遺忘的中國近代史 3》。

更多上報內容:

一窮二白、父母早逝!落魄的貴族公子「孔子」靠這個行業翻身

戰國時代的資訊戰!田單靠著散播「假新聞」光復祖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