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環保少女的蛻變(下)】感染全球 推特跟隨者從不到20人暴增至403萬

劉瑞芬
鏡週刊Mirror Media
今年情人節,#FridaysforFuture在全球150個國家的2000個城市舉辦氣候變遷示威。葛瑞塔說,還有什麼事比拯救地球更浪漫呢?(翻攝推特)
今年情人節,#FridaysforFuture在全球150個國家的2000個城市舉辦氣候變遷示威。葛瑞塔說,還有什麼事比拯救地球更浪漫呢?(翻攝推特)

2018年8月20日,葛瑞塔比平時早起一小時,吃過早餐、把課本、午餐盒、餐具、水壺、坐墊和一件毛衣放進背包裡,還有她列印出的一百份傳單,上面寫著關於氣候的一些事實以及參考資料。

然後,她騎著腳踏車去國會,爸爸斯萬特尾隨在後,默默觀察女兒的狀況;在總理辦公室外,葛瑞塔把標語靠著牆,坐定。

她的罷課抗議就這麼開始了。

她請一位路過的行人幫她拍照,把照片貼在社群媒體上,幾分鐘後,推特開始有人分享,政治學者Staffan Lindbert轉貼她的Po文,然後氣象學家Pär Holmgren、作曲人兼歌手Stefan Sundström也相繼轉貼,葛瑞塔的IG只有不到20位追蹤者,推特也差不多,但這一切開始起了變化。

聚集的媒體越來越多,幾家報社、還有一個紀錄片團隊,都想採訪葛瑞塔,她很驚訝進展如此迅速,但十分開心。

綠色和平的伊凡和芬妮也來詢問葛瑞塔是否需要協助,但葛瑞塔說她不需要,她獨自應付所有採訪,對瑪蓮娜和斯萬特來說,女兒能自在地和陌生人交談,對身為父母的兩人來說,是意料之外的喜悅。

但仇恨言論也開始出現了,社群媒體上不乏酸文,公開攻擊、嘲弄她,右派激進分子譏諷她、甚至有議員也嘲笑她。

斯萬特每天幾度繞去查看女兒的狀況,有回他發現葛瑞塔靠牆站著,十幾人包圍著她,也有記者想採訪她,她看來全身緊繃,做父親的直覺不對勁,趕緊把女兒帶開,跟她說,「我們回家好嗎?你不必做這些的。」葛瑞塔雖然哭泣著,卻搖頭拒絕。「不,我要堅持下去。」

偶爾她似乎瀕臨恐慌邊緣,呼吸急促,眼淚直流,但密切觀察她的父母卻發現,她基本上很快樂,每天早上她開心地起床,開心地騎車去國會,下午回家後她讀書寫功課,查看社群媒體上的反應;晚上她準時上床,平靜安穩地一覺到天明。

就連一直讓父母擔心的飲食問題,也出現了神奇的變化。她罷課的第三天,綠色和平的伊凡帶來一份泰式純素麵,問她餓不餓,本來忙到沒時間吃東西的葛瑞塔聞了聞這碗麵,先試吃一小口,然後幾乎把整碗吃光。從此葛瑞塔謹守純素飲食,蛋、奶、蜂蜜都不吃,也不穿戴動物製品。

葛瑞塔的名氣越來越大,甚至飄洋過海,但爭議也沒少過,她父母接到過死亡威脅,還有人把排泄物放在她家信箱裡。

不再形單影隻

如今,葛瑞塔不再形單影隻在國會前示威,陪伴她的人越來越多,她更堅毅了,即使有回一整班小學生想和她說話,不經意勾起了她被霸凌的回憶,她走到一旁,哭了一陣子,冷靜下來後,回來對這些孩子解釋,「我每次遇到一群孩子,他們一定會霸凌我,因為我不大一樣。」

她罷課示威的最後一天,國會廣場前聚集了上千位成人和孩童,好幾個國家的採訪團隊進行實況連線報導,有人說她一人為環境做出的成就,超過政治人物和媒體好幾年的努力,但葛瑞塔並不同意,「什麼也沒改變,二氧化碳排放持續增加,我也看不到未來會有變化。」

隔天是2018年9月8日,也是瑞典國會大選前一天,葛瑞塔受邀在斯德哥爾摩的人民氣候大遊行發表演說,在那之前她頂多只在能塞滿一間教室的人群前說話,而且總顯得有些侷促不安。

活動開始前,舞台前已聚集了大約2000人,更多人陸續來到。瑪蓮娜寫道,這場示威遊行不大一樣,不再只有穿著北極熊道具服的綠色和平成員,或其他熟面孔,各行各業的人們都來了。「這是我第一次參加示威,」一名西裝筆挺的40多歲男子說。

主持人介紹葛瑞塔上台,她慢慢走到舞台中央,斯萬特緊張到不知所措,眼前的場面大到不像真的,他暗自想著,「她會不會開始哭泣?轉身就跑?」

結果葛瑞塔展現最穩健的台風,她抓住麥克風,開始先用瑞典話說,「嗨,我叫葛瑞塔,我要開始說英文,我希望你們拿出手機拍下我的演說,然後貼在社群媒體上。」

「我是葛瑞塔.桑柏格,我今年15歲,過去三週我為了氣候罷課,昨天是最後一天,但我們會繼續延續罷課活動,每逢周五,我們會坐在瑞典國會前,直到瑞典符合巴黎協定的規定為止。」群眾爆出熱烈掌聲。

她繼續說,「我鼓勵你們也這麼做,在你們的國會或地方政府外靜坐,無論你在哪裡,直到你的國家達到暖化低於攝氏兩度的目標;時間比我們想的還短得多,失敗意味著大災難。」

激勵千萬人上街頭

「需要的改變很巨大,所有人都必須在日常生活中做出貢獻,尤其是我們這些富裕國家,所有富國做得遠遠不夠。」

聽眾激動地站起身,不斷鼓掌叫好;瑪蓮娜因為演出的關係,只能在劇院裡透過手機看直播,她緊盯著螢幕,看著葛瑞塔的笑容,「眼淚停不下來」。

由於亞斯伯格的主要症狀之一,便是對特定事物有超乎常人的強烈興趣,有些人把葛瑞塔對氣候議題的執著,歸因於亞斯伯格,瑪蓮娜認為這樣解釋太過簡化,對她女兒來說,現代生活產生的種種矛盾,她無法妥協,不明白生活富庶、享有眾多資源的我們,為何無法幫助那些逃離戰亂和恐懼的難民;她也無法容忍各國領袖對於氣候變遷的不作為。

葛瑞塔說,「有人說我應該上學,但為何年輕人被迫為了未來而學習,卻沒有人試圖出力拯救這個未來?學習事實的意義又是什麼?當最優秀的科學家提供的重要事實完全被政客漠視?」

一顆單純的初心,葛瑞塔.桑柏格開啟了國際間氣候變遷學生運動,德國、日本、英國、澳洲以及其他許多國家成千上萬個年輕學子響應她「週五救未來(#FridaysforFuture)」的罷課活動,估計過去一年全球更有超過一千萬人在她的啟發下走上街頭,要求政治人物採取行動。

誰能想到?當初那個成天哭泣、不說話、不笑、不吃的少女,會蛻變成今日的環保先鋒,讓氣候危機變成社群媒體上的火紅話題?

資料來源:衛報 BBC

更多鏡週刊報導
【瑞典環保少女的蛻變(上)】從飽受霸凌的邊緣人 變為環保急先鋒
【瑞典環保少女的蛻變(中)】「她是那個孩子 而我們都是全身赤裸的國王」
鑽石公主號亂糟糟 日媒直指「自保至上」組織文化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蝗害肆虐東非 千萬人面臨缺糧風險
陸網路治理新規施行 禁霸凌促弘揚習思想
憂家鄉疫情失控 近千中國遊客盼留峇里島
敘利亞現人道危機 馬克宏籲土俄永久停火
割1公分小傷沒管 她3天後病發身亡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