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登豪斯無罪惹議 但法律專家稱不意外

·3 分鐘 (閱讀時間)

白人少年瑞登豪斯殺二人、傷一人後被判無罪一案,引發正反兩極觀感;但對法學專家而言,判決結果不令人意外,瑞登豪斯出現在威斯康辛州基諾沙(Kenosha)為抗議非裔佛洛伊德冤死一案引發的騷動現場,開三槍射殺兩人重傷一人,只要他宣稱自己是出於自衛,要認定他有罪,舉證的沉重壓力就落在檢方身上。

紐約時報報導,威斯康辛大學法學教授瑟西麗亞‧克林吉爾(Cecelia Klingele)指出,人們關注本案判決,覺得沮喪,而沒能察覺檢方背負的擔子有多沉重,要證明不是出於自衛,真是異常艱難。

被告說自己是出於畏懼而行使自衛權,即便他周遭的人也很害怕,法律系統就給被告很廣大的無罪開釋空間。

威州的自衛權規定並未悖離全國主流看法,只要人們有理由相信自己有喪生或受傷之虞,就可動用致命武力;多數州都宣稱,挑起暴力或行為不合法的人就算放棄自衛權利,但威州還允許只要當事人「已沒有其他任何合理手段而脫身,以避免自己喪命或受到重傷」,就有權自衛。

至少30州制訂了周詳的「堅不退讓」(stand your ground)法條,威州並沒有,人們相信自己受到威脅,即使抽身而退辦得到,但沒有義務要那麼做。

法規如此,再加上州法允許公開佩槍,很容易就引發衝突;很多陌生人擁有武裝,自認為在維持秩序,基諾沙當時的情勢就是那樣,而引發槍擊案。

自衛法條一般沒規定當事人要有良好的判斷力,往往只考量暴力發生前的瞬間狀況,也不考量行為人是否自願捲進動盪現場,甚或助長當時的紊亂。

現任杜克大學法學教授、前聯邦檢察官布爾(Samuel Buell)談到瑞登豪斯案時表示,鑑於威州槍枝法律,真的無法指責瑞登豪斯。

布爾指出,國內槍枝普及,法律未規定或幾乎不提人們何時、在哪兒才能攜帶並展示有槍,那麼就會碰到自衛法律真的無法處理的場面。

大量社會科學研究指出,非裔民眾尤其男性,最可能被視為具有威脅;自衛時要有合理的畏懼,此一標準引發許多憂慮,認為它受到司法體制裡無處不在的種族歧視所影響。

威克森林大學法學院刑事法主任卡蜜‧查維斯(Kami Chavis)指出,瑞登豪斯案釋出的訊息是先開槍再問話,若是種族、年齡、被害人有所變化,當時態勢略有不同,很可能判決就大不一樣。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影/彭帥現身開幕式? 胡錫進再PO新影片
賓州捷運仗義遭暴打華女 母募款1天獲逾60萬
耗資8億元 天廣新天地要打造皇后區「上海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