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議員惡老闆2】選前大罵企業血汗 她和助理協商時姿態比慣老闆還硬

劉修銘
·2 分鐘 (閱讀時間)
林穎孟的A助理表示,因為不堪長期過勞,才選擇向媒體投訴。
林穎孟的A助理表示,因為不堪長期過勞,才選擇向媒體投訴。

更離譜的是,因為助理常要幫議員跑行程,無法像一般上班族準時進辦公室打卡,所以建議林穎孟比照部分私人企業「雲端打卡」,不料,林根本不甩,甚至在協商結束當天,立刻買了一台指紋打卡機說:「之前給你們自由,你們不要,現在要打卡,很好呀!」為了貫徹政策,林還當場要求尚未下班的2名助理找她按指紋。

不僅要求助理們用指紋打卡,林穎孟還要人在外面的助理必須「露臉自拍打卡」,她強調,拍照才能明確辨識時間、地點以及處理何項業務,讓助理感到不被尊重。

林穎孟特別購買指紋打卡機,強制要求助理按指紋打卡。(讀者提供)
林穎孟特別購買指紋打卡機,強制要求助理按指紋打卡。(讀者提供)

A助理告訴本刊,林穎孟進入政壇後,一向標榜人權至上,也極力反對中國用科技威權監控社會,甚至還曾開記者會譴責「新疆再教育營」用科技監控迫害人權,不料,林穎孟對自己的助理卻用同樣的方式監控,明顯有侵害個資的疑慮,讓助理們彷彿置身新疆再教育營,指控她根本是選前一套、選後一套的政客!

林穎孟(左)今年8月初退出時代力量,並在鏡頭前哭訴自己「被退黨」。(翻攝自TVBS)
林穎孟(左)今年8月初退出時代力量,並在鏡頭前哭訴自己「被退黨」。(翻攝自TVBS)

A助理無奈地說,協商過程不但遭林穎孟刁難,事後她還在議會到處抹黑,批評助理,說:「造反、能力不足!」但真實的狀況是林把議員辦公室變成血汗企業,甚至多次嗆助理:「團體協約又怎樣?想要上班打卡,可以去大企業或公務單位工作啊!」

A助理表示,林穎孟在競選時,一天到晚罵某某人是慣老闆,某某企業是血汗企業,但在協商時,助理提出,林若堅持不依照《勞動基準法》對待助理,就要申請勞動檢查,沒想到林竟嗆聲:「勞動局來的話,我就會要求勞動局去查每間議員辦公室!」


更多鏡週刊報導
【甜心議員惡老闆3】前男友掛名執行長領補助 他們質疑為詐助理費
【甜心議員惡老闆4】助理勞健保費4個月沒繳 林穎孟:我拿去週轉了
【甜心議員惡老闆5】林穎孟遭控涉嫌詐領助理費 美女議員回應了

更多政治相關新聞
營養午餐契約不必載明瘦肉精引不滿 陳時中:教育部管的
外媒再揭露 美同意售台MQ-9B偵察無人機
阿扁喊「沒拿過的出聲一下」 行政院:蘇貞昌從未向他拿錢
公投綁大選聽證交鋒 學者:中選會不要像國文老師
高雄市選委會主委 陳其邁:以後由祕書長擔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