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戰第一線 預醫所扮微生物獵人

·2 分鐘 (閱讀時間)
位在新北三峽的國防部預防醫學研究所,是國內唯一的P4實驗室,具有神祕色彩。(本報資料照片)
位在新北三峽的國防部預防醫學研究所,是國內唯一的P4實驗室,具有神祕色彩。(本報資料照片)

國防醫學院預防醫學研究所將規畫新的「P4實驗室」,在該處任職的軍方退休人士曾形容,預醫所的工作就像是「微生物獵人」,道破從事病毒研究人員的心境。預醫所所長洪乙仁也說,去年疫情爆發之初,外界對病毒還不是很了解,預醫所第一時間就在P4實驗室分離出病毒,並執行病毒培養、鑑定及分析,可見「微生物獵人」工作的重要。

據了解,國軍已建制天花、鼠疫、炭疽熱及肉毒桿菌等生物戰劑的快速偵檢能力,也備有抗毒血清,這些都是預醫所的「微生物獵人」在生化防護作戰方面付出的成效。

預醫所內部有流行病學、細菌學、免疫學、生化學、產程學、病毒學等單位,同時擁有第四級生物安全實驗室(P4實驗室),協助疫情調查、微生物培養、疫苗生產等生化防護;歷年發生重大疫情時,預醫所也會全力協助疾管署執行重大政策。

美國911事件後,恐怖分子一度用炭疽病毒以信件方式攻擊美國,預醫所即負責炭疽病菌及肺鼠痘桿菌等檢測研究。據透露,美國在檢驗信件內白色粉末是否為炭疽菌孢子,所使用試劑就是預醫所研發,準確度高達99.97%。

2001年,黑面琵鷺相繼發生兩波感染肉毒桿菌毒素集體暴斃事件,首波有66隻不治。預醫所主動南下,進行環境毒素分析。

另美伊戰事期間,生化戰陰影揮之不去,歐美國家重要官員多接種天花疫苗。預醫所奉命還原早年留下的天花疫苗,超過百萬劑。

預醫所也曾編列預算,前往非洲和美軍合作蒐集可怕的伊波拉病毒。

2002年SARS疫情發生,預醫所第一時間獲得檢體,進行相關研究,時任總統陳水扁並指示預醫所研製SARS解藥。

儘管從事病毒研究「常讓人感到很害怕」,尤其是存放各種超高危險病毒的P4實驗室,「越少進去越好」,不過「害怕才會讓人更謹慎、更注意防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