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長廷送「生日賀禮」求償80萬 施明德:他終於提告了 被告卻少了我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施明德:謝長廷告了,怎沒告我 。資料照
施明德:謝長廷告了,怎沒告我 。資料照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妻子陳嘉君指控謝長廷是調查局線民一事;施明德今在臉書表示,今年1月15生日來臨之前,我收到兩件「賀禮」。其一就是生日前夕,收到法院寄來臥底特務謝長廷的控告狀,但只告陳嘉君。

他說,民主自由之後,這一場白色恐怖時期的臥底特務控告坐牢受難者的歷史荒謬劇終於宣佈開幕。

他說,美麗島軍法大審,他活下來了。也挺過10年鐵窗。如今「美麗島辯護律師到底有多少個是卧底的特務」的歷史公案。這是他對台灣歷史應該承擔的又一項任務。

他今在臉書指出,今年生日來臨之前,收到兩件「賀禮」。一件是「中華人權協會」由理事長高思博等人,1月8日他被捕的紀念日親臨基金會致贈「人權終身成就獎」。列席者僅僅幾位好友:田弘茂、高育仁、許信良、蘇嘉全與古承濬。

他說,另一件事,也是發生在生日前夕,正式收到法院寄來臥底特務謝長廷的控告狀。

他說,早在政黨輪替之前,1996年我的基金會就展開美麗島口述歷史研究,之後嘉君就一直持續研究台灣的白色恐怖統治時代歷史,這段歷史最大的特色就是特務高壓統治。

他說,像我這樣的人,大半輩子不論在牢裡牢外都活在各式各樣的特務、眼線、告密者、爪耙子...的監視之下。

他指出,美麗島軍法大審的不少辯護律師是國民黨安排的,別人也許沒有警覺,他則是打一開始就這麼認定。他的戰友們可能沒有經驗,而他曾經是一個無期徒刑的囚犯,已經受盡特務折磨和監禁過15年。

他表示,這是一包很厚的書狀。他帶著高度期待掀起歷史公案的虔誠心態,像當年坐在牢房裡打開美麗島事件起訴書般:看到謝長廷求償80萬。

他說,接下去,找被告名字。怎麼只有「施陳嘉君」?怎麼不是「施明德」?沒有「施明德」?一定是搞錯了。問助理,是不是還有另一份?請助理打電話問社區警衛室,是否漏交另一份文件了?都沒有。

他說,不久前,謝長廷大聲吆喝要告他,幾乎舉國皆知了。「為什麼告了,被告卻沒有我?」

他說,這個被稱為「民進黨第一奸巧的人」,他到底又在玩什麼巧步?他指證歷歷他是舊黨國的臥底特務,也公開説出江鵬堅的告白,「他不控告我,卻寧願默認並犧牲小我?」

他指出,「他是親眼目睹我在美麗島大審中為公義誓死奮戰的精神的。他這樣默認自己的臥底身分,是防止在法庭內外又被我揪出民進黨中更多他的<舊黨國的臥底特務同志>」?或者,「是他重男輕女,認為嘉君好欺負,只告她不告我」?又或者,「他要迴避特務與受難者這兩種身分的尷尬」。

他表示,「他終於提告了,被告卻少了我。」

後續發展會另行報告。「嘉君被告,我就是真正的義務辯護律師了」。

他說,這一件事情不是謝長廷個人的問題,它同時是台灣現實政治裡面重要的問題,也是台灣歷史真相很關鍵的問題。重點不在於陳嘉君或施明德是否有「毀謗」謝長廷之意或之實。

他說,因為這一件事情無關乎謝長廷做為特務的個人名譽問題,而是全體台灣人民暨台灣的民主運動的名譽,也是一整個美麗島年代牢裡牢外每一個受難者以及整個白色恐怖時代全體受難者的名譽問題。這才是在這個「特務控告政治受難者的歷史事件」中,必須被這個國家、社會和人民公開討論的「名譽問題」。

他表示,我期望在台灣社會,會掀起一種對真相的執著,舊黨國到底派遣多少調查員臥底黨外、民進黨?是台灣近代史很重要的一頁。

他說,政黨輪替了,全是「美麗島律師群」在掌權,為什麼檔案還不敢公開?為什麼還有一些謀殺真相要永久保密?現在不理清,將來也會處理。公理正義,是非曲直,終需見天日。

台灣的年輕後生,應該也不想在偽史,在被欺騙中活過一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