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線 即刻救援|消防員的日與夜|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李宜庭 採訪/撰稿 盧松佑 攝影/剪輯

消防工作,必須24小時隨時待命,不僅辛苦、耗體能、更是高風險,他們總在大眾最危急的時刻,展開即刻救援!華視採訪小組,連續守在,位於萬華的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記錄下消防隊員們日夜出勤,颱風天為民服務的真實場景。而平時備勤時間,他們也得做自主訓練、分分秒秒都不能鬆懈。每一位消防員的養成都相當不容易,我們特別申請、前往新北市消防局,位於汐止的「保長坑訓練中心」,獨家拍攝消防員訓練過程,透過鏡頭,帶您來看,在守護你我的背後,他們所付出的汗水和努力。

雲梯消防車升空,30米相當於10層樓高度,這是第一線消防員的視野,必須克服恐懼與心理障礙,挑戰從高空救火救人。王聖博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隊員說:「每天的下午會有,不同的器材車輛(訓練),那像今天剛好是31的雲梯車,它其實就有架設水線了,就是可以沿著它出去」。

雲梯車操作,是他們備勤自主訓練重要的一環,在救災現場,要快速搶進更高樓層,雲梯車扮演救援關鍵。採訪團隊來到台北市雙園消防分隊,貼身拍攝、記錄消防員的日與夜。

盧碧颱風侵襲,挾帶強風和陣陣豪雨,我們跟著消防員在第一時間出勤。李宜庭記者說:「颱風天消防隊員,也必須扛起防颱的工作,實際跟拍,當有民眾通報有低窪地區積水,他們就必須前來處理,確定對民眾不會造成危險」。

危機現場,隨時需要他們即刻救援,台北市的消防隊勤一休一,上班上滿24小時,才能有一天休息時間。雙園分隊鎮守萬華轄區,突發出動、早已習以為常。

王珏瑋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小隊長說:「只要有勤務出去都是有風險的,行車風險是一個,比較不會被注意到的一面,你開車你會闖紅燈嗎,你不會闖紅燈,那相對的,我們出勤就是反其道而行」。

鍾毅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隊員說:「就是看一下自己的,手電筒會不會亮,像這就有點壞掉了,這等一下要換電池」。

裝備是他們最重要的防護之一,而每件消防衣底下,都有著一腔熱血的故事。鍾毅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隊員說:「在我小學的時候,那時候剛好台灣有一部連續劇,叫做火線任務,對那一部戲就是覺得很著迷,然後我就覺得,消防好像是一個很酷的工作,然後我本身覺得我自己,對助人或是救人這一塊,滿有興趣的」。

27歲的消防隊員鍾毅,把助人當志業,懷抱著憧憬成為消防員。鍾毅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隊員說:「我們每天都要點交,車上所有的器材,然後看一下它的功能,是不是正常的」。

鍾毅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隊員說:「你覺得消防工作累嗎,它滿多樣化的,整體來說因為它的累,最主要是消耗掉,你的睡眠時間,然後你有時候晚上,出勤的頻率不一定」。

34歲的王聖博,108年特考班出身,剛下分隊半年,原本是名廚師,六年前歷經八仙塵爆、協助救人,讓他決心轉職。王聖博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隊員說:「有一次工作剛好是在八仙塵爆的現場,所以它就在我身後發生,因為現場很亂,所以你第一個時間想法,就是要救人要幫忙,後來其實一直在考量到,既然想做點不一樣,做點有幫助事情,那之前遇過的事情好像就是,牽著我慢慢走向這一塊」。

王聖博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隊員說:「當然家人都是不支持,畢竟他們都不會希望,自己的小孩,去參與到有危險的地方,我覺得多用心去,溝通了解你的工作環境,讓他們去感受,其實他們,我覺得他們是能夠理解的」。

勤務廣播說:「出動防疫梯次,雙園93,患者為確診」。

2021年,台灣遭遇新冠病毒本土疫情衝擊,消防員和醫護一樣,扛起重任,卻也深陷風險。楊叢暉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隊員說:「一定會隱藏著病毒,可是不得不,患者是需要就醫的,所以我們還是得去幫助他」。

從著裝、接送到返程清消,不只耗時、危險,更承受龐大的心理壓力,有的人為了家人,一度選擇分隔兩地。楊叢暉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隊員說:「我就一直跟他們講說,爸爸在前線跟病毒打仗,將病毒打敗之後就會回去,跟你們一起團圓了」。

王珏瑋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小隊長說:「譬如說這是一個確診,或是疑似確診或者是,TOCC陽性的這個環境的話,消防,等一下喔」。

採訪過程,火警通報響起,消防弟兄緊急出動,一個半小時後才返隊,救人救火,他們肩負重任,消防員的分分秒秒,面對著不同挑戰,也面臨著一場場生死冒險。

台北市宮廟火警,瓦斯桶冒火光,室內傳出炮竹聲響,民宅付之一炬,消防隊緊急搶救,救出多名住戶,小隊長王珏偉,頭盔攝影機畫面,記錄下消防員在瞬息萬變的火場中,驚險的救援場景。王珏瑋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小隊長說:「火場裡面,我們最怕兩個東西,就是一個叫做爆炸,一個叫倒塌,因為這個是你不可預期的,爆炸就包括就是我們常聽的那個所謂的閃燃,消防員殺手,這個也是從慢慢地,每一場火災慢慢去累積,去經驗,然後上面傳承下來,我們的經驗再傳承下去」。

王珏偉從事消防工作23年,曾獲選全國十大緊急救護技術員。人命關天,他們總是出現在第一線。王珏偉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小隊長說:「我們不管是救災救護的出現,那正常情況下這個是他,可能這一生最悲慘的時候,那我們能做的就是,幫他把所(有)他,面對的東西就到此為止」。

鍾毅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隊員說:「多多少少還是碰到一些,他沒有辦法被救出來的,就通常都是盡最大的努力了,但是有時候還是會有一些,遺憾的事情發生這樣」。

要成為一名消防員,是透過精實的訓練與經驗累積而來,每一個堅韌的身影背後,都得付出許多汗水與努力。個人防護裝備,著裝訓練,這裡是新北市消防局保長坑訓練中心,因為疫情暫緩開訓,由兩位社后分隊隊員,與教官、助教在鏡頭前實地操練。消防衣加空氣呼吸器,裝備重達20多公斤,著裝後、準備進行濃煙搜索訓練。

濃煙訓練室,空氣呼吸器,暨火場搜索訓練,火場裡,最大的威脅,不是火而是密佈的濃煙。當高溫濃煙,從天花板快速往下蓄積,既危險也阻礙視線,一般建築物火警溫度,可達攝氏800度以上,消防員必須採低姿勢,在火場中行動。

李宜庭記者說:「火場內部危險性相當高,像是濃煙搜索訓練,就會施放大量的煙霧,主要是訓練消防隊員,在火場裡面的臨場感,以及他們的方向感,因為一旦迷失方向,對於他們的自身安全,以及搜索過程,都會有相當大的影響」。

張煒新北市消防局社后分隊隊員說:「我是第一員,負責在前方搜索,然後還有探路,要定位我們自己的方位,不能迷失掉,然後後方那一員,是負責擴大搜索範圍,以及提供支援」。

姜力仁新北市消防局社后分隊隊員說:「一直對話才能確定說,後方的人還在不在,前方的人有沒有走遠,那如果只要一有狀況,雙方就要立刻溝通」。

魏楷峰保長坑訓練中心教官說:「濃煙裡面還有幾百種,幾千種的有毒物質,所以當你吸到一口的時候,你可能就會被嗆暈過去,所以如果消防人員,要進去火場裡面,就必須配戴SCBA,就是我們的空氣呼吸器」。

何瑋笙保長坑訓練中心助教說:「這一套訓練流程都是以,第一線自保的能力,為做一個訓練再去加強」。

訓練過程,必須還原伸手不見五指的場景,但為了協助我們拍攝,現場開燈、改由兩位隊員矇上雙眼,搜索過程困難重重,這也是最貼近火場裡的真實環境。

鐵籠侷限空間,空氣呼吸器,暨火場搜索訓練,張煒新北市消防局社后分隊隊員說:「我以前是職業軍人,是因為我親戚本身,就有在做消防員,後來我有自己去查資料,覺得還不錯,(消防)各個領域過程中,都有很多東西要學」。

姜力仁新北市消防局社后分隊隊員說:「剛出社會的時候,有去救護車公司工作過,那時候覺得其實對救護,感覺比較好像有熱忱,能夠真正跑到第一線,去幫助人是很了不起的」。

社后分隊隊員張煒與姜力仁,兩人剛分發半年,期盼在消防崗位、奉獻己力。他們要有專業的技能、鐵人的體能,每一位消防員的養成格外重要,也艱辛不易,因為每一趟現場都很危險,每一條生命都很寶貴。何瑋笙保長坑訓練中心助教說:「火場都是比較屬於短時間,然後需要高耗能的一個工作,那我們基本的體能,也要持續地給它維持到,比較好的狀態下,以確保我們每一趟任務,都可以平安地結束」。

魏楷峰保長坑訓練中心教官說:「我們從事這個行業,這個就是我的工作,這個救人這個就是我的使命,給新生的觀念就是,我們還是一樣要穩紮穩打,把我們的基本功練好,熟能生巧,那隨時保持你自己的裝備堪用」。

消防署統計,2020年整年,全台發生2萬2千多起火警,161人不幸死亡、400多人受傷,緊急救護出勤次數達112萬次,但其實,他們除了救災救人,還得背起不少業務壓力。王珏偉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小隊長說:「像我們就很一直,很推這個住宅警報器,為了(民眾)他們的安全,我們只好出去發,那出去發本身又會擔心,就民眾就會覺得說這是詐騙,當然我們已經司空見慣了」。

白湧文彰化縣消防局彰化東區分隊分隊長說:「我們的目標是家家戶戶,都要安裝到住警器,但是(中央地方)採購的,這個數量跟實際上數量,是還有一段落差,就需要靠我們分隊跟大隊,去尋找一些民間資源」。

朱智宇消防員權益促進會祕書長說:「(住警器)它其實可以,交由義消或是宣導隊,去執行這樣就好了,就是其實你有志願人力,可以去處理的時候,你就不用讓,就是正式的編制人力,已經不足的人力,還要去做這些事」。

消防員得挨家挨戶,請民眾安裝住警器,除了雙北市外,有的縣市得靠消防隊勸募。討論多年的捕蜂抓蛇,雖由農政單位接手,但各縣市做法不同,有時仍得仰賴消防員出勤。他們24小時待命,沒有過多喘息,勤二休一的縣市,甚至得上滿48小時,才能休息24小時。

魏楷峰保長坑訓練中心教官說:「前輩就是一些,殉職(事件)慢慢地改進,導致業務簡化,比較落實訓練,但是我覺得有進步是好事,但是希望不要就是到這邊而已,還是要持續地進步」。

姜力仁新北市消防局社后分隊隊員說:「有成就感跟真的,有在幫助人的感覺是很,我很喜歡那個感覺對」。

王聖博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隊員說:「(消防工作)它對我來說,它其實每天遇到的,人事物都不一樣對,那我會學著,把他們當作我的老師,都是可以讓我再更,成為更好的消防隊員」。

鍾毅台北市消防局雙園分隊隊員說:「人家都說消防員,是火場的逆行者,我們是進去,然後我們要叫所有的民眾出來,每一次的出勤,就是為了平安回來」。

熊熊烈焰中,衝鋒陷陣、奮勇救災,他們是火場中的逆行者,消防員的搏命,保障了你我的生命與家園,而他們的權益,更該由全民共同守護。期盼他們每次出勤,都能完成任務、平安返隊。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