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戰或心理戰

洪榮一
中國時報

引發武漢肺炎疫情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究竟是不是源自於生化戰劑的開發,引發了正反兩方的論證與攻詰。起草制定美國《1989生物武器反恐法案》的波爾 (Francis Anthony Boyle)教授直指新冠病毒是一種「進攻性的生物戰武器」。共和黨參議員柯頓(Tom Cotton)則表示新冠病毒恐怕是由「P4病毒實驗室」所流出。《哈芬登郵報》則指控柯頓參議員散播假訊息與恐慌。

曾以〈數種新發自然疫源性疾病的發現與溯源研究〉獲得國家獎的大陸人民解放軍曹務春將軍指出,不依賴人類即能在自然界生存繁殖的病原體在一定的條件下,有可能傳染給人類而帶來疾病。那麼到底有哪些病原體可能由自然疫源感染給人類?而這些病原體爆發疫病流行的風險有多大?在以國家安全為重心的生物醫學研究中,這兩個命題成為嚴肅的課題。

以截至2月2日24時的統計資料來看,武漢肺炎在全中國(湖北省除外)的致死率為0.18%,而在湖北省的致死率為3.13%,在武漢市除外的湖北省致死率為1.41%,而在武漢市的致死率為5.15%。相較於一般流感約莫0.13%的致死率,新冠病毒之於中國0.18%以及武漢5.15%的致死率便有著一定的區別性以及安全性的意義。

新冠病毒所引起的疫情將會是一個拖垮封閉、隔絕地區之醫療能量的有效手段。這個手段的可怕除了在於病毒可能「留城不留人」的臆想威力外,更在於疫情在被封鎖、隔絕的環境下,人們信心的崩潰與社會秩序的崩盤。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電話中對美國總統川普說「中國打響一場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當歐、美、日的醫療專家逐漸認識到新冠病毒在臨床的影響可能相當於嚴重流感時,這一場抗擊新冠病毒的鬥爭將會是如同對抗SARS的殲滅戰,還是如同對抗AIDS的持久戰?

四面環海的台灣,在民眾的健康考量、100多萬台商暨眷屬的人道考量、躁動而缺乏安全感的人心、捉襟見肘的醫療能量與物資條件等制約因素之下,當面對新冠病毒逐漸顯露出「高傳染率、低致死率」的特性時,我們準備要打的又應該是生物戰,還是心理戰?(作者為戰略學者)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