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兵4大忌 曹操全犯了

文/秦濤
旺報

周瑜滿不在乎,三萬就三萬,領人走了。劉備駐紮在鄂縣,眼瞅著西邊曹軍順流而下,東邊吳軍溯流而上。大戰一觸即發。

當時人包括後來的讀史者,都認為這是張昭職業生涯的一大汙點。張昭的立場,要從其身分來索解。張昭乃是漢末的名士,原本是徐州彭城人,漢末大亂而避難揚州。他與揚州本土出身的豪強如周瑜、魯肅不同。漢末避亂四方的名士很多,比如跑到遼東去的管寧、國淵,跑到荊州去的王粲、和洽,包括跑到江東的張昭、諸葛瑾等人。名士避難,是因為中原雲擾;如今中原已定,他們自然想要回去。

身分決定立場

周瑜、魯肅輩則不同。他們是時代的弄潮兒,唯恐天下不亂,好成就一番英雄霸業,勝固可喜,敗亦欣然。張昭之欲降,周瑜之欲戰,不是個人能力問題,主要是身分決定立場。

再者,孫策臨死之前交代張昭:「緩步西歸,亦無所慮。」默許了張昭勸孫權投降的權利。

孫權看群情洶湧,都想降曹,心中憂悶,起身上廁所。始終一言不發的魯肅,此時追趕出來。孫權心知魯肅有不同意見,滿懷期待,握住魯肅的手:「卿欲何言?」魯肅說:「剛才眾人的話,乃是坑害將軍,不足與謀大事。如今,所有人都可以降曹,唯有將軍不可。」孫權納悶:「何解?」魯肅說:「我投降曹操,還可以慢慢做到郡守州刺史,保全如今的官職;您投降曹操,結局會是什麼呢?」孫權長嘆一聲:「剛才眾人的話,我聽了極其失望。只有你能懂我的心。」這是孫權第二次下決心。

魯肅勸孫權立刻召回在外地的周瑜,共商大計。

周瑜乃是孫策的結義兄弟,與孫策一樣英氣逼人。當年孫策打破皖城,得到當地橋公的兩個女兒,都有流離國色。孫策娶大喬,而以小喬與周瑜。周瑜雅好音律,配以佳人,一派儒將風範,江東人呼孫策為「孫郎」,呼周瑜為「周郎」。郎,是郎君的意思。以今天的話講,有點「國民老公」的意味。

周瑜風塵僕僕趕到柴桑,劈臉就說:「曹操託名漢相,實為漢賊。將軍以神武雄才,兼父兄之烈,割據江東,地方數千里,總攬英雄,正當橫行天下,為國家掃除奸佞,何況現在曹操自己送上門來找死,正可以迎頭痛擊,怎麼會想到投降呢?」

周瑜一臉詫異的憤憤然,讓孫權、魯肅倍生安全感。周瑜拿起一把算籌,一支一支擺放在案上:「我來給將軍算一算曹操犯下的錯誤。一、馬超、韓遂尚在,後方不穩;二、曹操捨棄擅長的鞍馬,走上不擅長的船隻,來跟吳越人打水戰;三、如今天氣寒冷,馬缺糧草;四、中原人來吳越煙瘴之地,水土不服,易染瘟疫。這四項都是用兵大忌,犯一個就完蛋,何況曹操全犯了。活捉曹操,正在今日!請給我數萬精兵,保證為將軍破賊。」

張昭諸人已經喪膽,固不必說;諸葛亮、魯肅精於計算,但傳遞給孫權的資訊,也不過是「戰也死,不戰也死,不如一戰」。只有周瑜,把話說得這樣痛快淋漓。這就是謀士與英雄的區別。

孫權聽得熱血沸騰,拍案大呼:「老賊早就想廢天子自立,怕的不過是袁紹、袁術、呂布、劉表和我江東孫氏。如今群雄已滅,只剩我一個了。我與老賊勢不兩立!」說畢,仍不過癮,拔出寶刀,攔腰砍斷桌案,提刀四顧。「誰再說降曹,此案就是下場!」

當天晚上,周瑜再次祕密找到孫權,給孫權計算曹操的真實兵力:「所謂八十萬人,只好嚇嚇外行人。曹操帶來的中原戰士,除去各地防守武裝,不過十五、六萬,況且急行軍追殺劉備,已經疲弊不堪;收編的荊州軍,不過七、八萬,而且這些荊州軍,個個心存疑慮,在觀望形勢。曹操一旦不利,他們投降得比誰都快。以疲敝之兵,統領狐疑之眾,人數再多,不足為慮。請給我精兵五萬人,我為將軍破曹操。」

孫權沉吟半晌,說:「五萬人一下子湊不齊,我先給你三萬人吧。船隻糧草也已準備好。你和魯肅、程公先出兵,我在後方繼續招兵買馬,往前線送。你打贏了最好,打不贏的話就回來,我再與曹操決一死戰。」這是孫權謹慎的地方。孫權從來不會把全部家當交到一個人手上,而總是利用江東的廣袤腹地,布置縱深防線。此次赤壁之戰如此,未來夷陵之戰也是如此。周瑜滿不在乎,三萬就三萬,領人走了。

劉備駐紮在鄂縣,眼瞅著西邊曹軍順流而下,東邊吳軍溯流而上。大戰一觸即發。

赤壁.東風.火

程普是孫氏的老將了。他從孫堅時代開始,就跟著討黃巾、破董卓,孫策時代又跟著橫掃江東。孫氏諸將,程普年齡最大,資格最老,眾人尊稱他為「程公」,連孫權也這樣稱呼。

如今大敵當前,程普滿以為可以統領大軍,獨當一面,扶大廈之將傾。沒料到,卻屈在一個小輩手下當副將。程普心懷不滿,多次在軍中倚老賣老,公開折侮周瑜。周瑜卻謙虛自抑,不與計較。時間一久,程普反為周瑜的人格魅力所折服,感嘆道:「與周公瑾交,如飲醇醪美酒,不覺陶醉其中。」

現在,周瑜就帶著程普、魯肅溯流而上,經過劉備駐紮的鄂縣。劉備當時天天盼救兵,望眼欲穿。如今周瑜兵到,劉備大喜過望,派人請周瑜喝酒連絡感情。周瑜派人回話:「我有軍務在身,無法抽身。如果您願意屈尊來我營中,十分歡迎。」劉備想知道吳軍的虛實,只好乘一條小船來到周瑜軍中。席間,劉備說:「孫將軍能夠決定抗曹,真不錯。不知你帶來多少軍隊?」周瑜說:「三萬人。」劉備略顯失望:「恨少!」周瑜輕輕一笑:「夠用了。您就看我破敵吧。」劉備是反覆與曹操打交道的老油條,周瑜卻沒有興趣過問他的經驗教訓,認為沒有參考價值。劉備只好沒話找話,問魯肅在哪裡,能不能叫來見一見。周瑜說:「魯肅也有軍命在身,您想見的話,可以另外再去找他。」周瑜軍容嚴整,有周亞夫細柳營之風,劉備聽到此話,慚愧而去。周瑜瞧不上劉備,他的對手還在上游。周瑜繼續率領三萬大軍挺進。

曹操端坐艙中。他的心,隨著船隻左右晃蕩。沿江東下以來,士兵水土不服,軍中暴發瘟疫,非戰鬥減員嚴重。連他的愛子曹沖也染病在身。他此刻只想速戰速決幹掉劉備,卻收到消息:孫權已經與劉備結盟,派大將周瑜領兵迎頭而來。前兩天,雙方狹路相逢於赤壁,先打了一場遭遇戰。曹軍不利,暫時退卻,倚靠北岸結營紮寨。孫權果然非劉琮之輩可比啊!但江東文武也並非毫不懼怕。曹操此刻面前就放著一份降書,來自江東老將黃蓋,約定某日開戰,身率十艘戰艦充當前鋒,屆時將伺機來降。曹操懶得去分析此降的真偽。(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