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機程序追蹤孩子 究竟是利大於弊或是得不償失

·10 分鐘 (閱讀時間)
手機
手機

專利律師伊萊恩·斯佩克特(Elaine Spector)很想知道兒子最近離開家後,是否安全回到了他在德克薩斯州的學校宿舍。但這位住在美國巴爾的摩的媽媽並沒有給他打電話或發短信,而是等待著手機發出提醒的聲音。

那是因為,如全世界大約3200萬人一樣,斯佩克特和她全家人都在手機上安裝了Life360。這款應用程序持續追蹤她三個孩子的行蹤,她因此可以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出門,什麼時候安全地回家,他們是否去了不該去的地方,以及一大堆這種數據。「他們到了學校,叮一聲;他們回家了,又叮一聲,」斯佩克特說。「這只是我們家掌握每個人行蹤的一種方式。」

這家人使用這款應用已經好幾年了,斯佩克特說,雖然年幼的孩子們有時會關掉定位功能,但她的大兒子在使用這款應用時總是很放鬆。儘管他現在已經18歲了,而且全國各地旅行,但她承認,如果刪除應用、刪除那些叮當聲,「會讓我感到壓力」。她說,「我不想成為追蹤狂家長,但我們這樣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心裏有些猶豫是否要完全斷絶這種追蹤關係。但我喜歡『他很安全,我就不需要管他』這一微妙的感覺。」

在過去十年左右的時間裏,家庭追蹤應用程序迅速流行起來。當然,父母保護孩子的天性是孩子成長的一部分——但這些應用程序一直在蓬勃發展,因為許多父母覺得這個世界,無論是離線的還是在線的,本質上越來越危險。

然而,專家表示,父母們應該認真考慮如何使用這些應用,以及如何與孩子溝通。應用程序在收集數據方面變得越來越複雜,這引發了關於個人安全的問題。在應用程序監控下長大的孩子現在已經長大成人,這讓父母們陷入了兩難境地——什麼時候停用這些程序。

定位和定速

雖然Life360在家庭追蹤程序市場上佔據主導地位——目前在英美兩國的iOS應用程序商店中它是下載量第六大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序,但還有大量其他可供選擇的軟件,都可為父母提供不同程度的監控。

吉斯林·鮑勃撒(Ghislaine Bombusa)是總部位於英國的互聯網機構(Internet Matters)的主管,該機構為家長提供網絡安全方面的建議。他說,基本上有兩種類型的跟蹤程序。選哪種「取決於你的育兒方式,也就是你想要多密切地監控你的孩子」。

最簡單的是位置共享程序,安裝在iOS設備上的「Find My Friends」,或安裝在Android設備上的「谷歌 Family」。還有一些第三方應用程序可以讓用戶從他人手機上收集看似無限範圍的數據。

最基本的,這包括地理圍欄等功能,當手機離開或進入某個區域時,就會發送警報。對於駕車青少年的父母來說,還有速度監控和碰撞檢測——斯佩克特說她發現這些特別有用。更極端的,在市場上還有像FindMyKids這樣的應用程序,允許父母遠程激活孩子手機上的麥克風,甚至錄製音頻,而TeenSafe宣稱擁有「隱形模式」,該公司表示,這意味著孩子「永遠不會發現他們的父母正在監視他們」。

除了位置追蹤,應用程序還可以管理孩子的數字生活,「如果有零花錢,會在網上花多少錢,如何以及何時使用遊戲機等等,」鮑勃撒說。像OurPact這樣的應用程序允許父母查看孩子在線互動的截屏,而Bark程序還會掃描手機的信息,提醒父母「需要關注一些手機網絡互動行為」。

雖然鮑勃撒並不認為現在所有的父母都在使用這類應用程序,但她表示,這類應用程序的激增和在這類應用程序上的投入肯定表明市場需求很大。2019年對英國父母和監護人的一項調查發現,40%的人每天都在使用某種GPS跟蹤。

應用研發公司都是大企業。僅Life360一家公司的估值就超過10億美元,業務遍及140多個國家。雖然許多應用程序確實有免費選項,但大多數應用程序也可升級到付費賬戶以獲得額外功能或連接更多設備。例如,監控互聯網使用情況的Circle,每月9.99美元(7.39英鎊)起,而TeensSafe的五個設備連接計劃目前是每月99.99美元。

數據與信任

在這個充滿危險的世界裏,位置跟蹤應用自我標榜為必不可少的育兒工具。他們希望父母相信,只要知道孩子在哪裏,孩子就會更安全,或者孩子知道他們被監視,就會避免危險的行為。當然,也有父母使用跟蹤應用程序來應對事故甚至綁架案例。

但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媒體與傳播系教授索尼婭·利文斯通(Sonia Livingstone)認為,事實上「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這些應用程序能讓兒童更安全」。她說,「我從來無法得出這樣的結論,儘管我看了所有的證據。」

作為一名兒童數字權利和安全方面的專家,利文斯通寫了幾本關於數字時代育兒的書,她認為,經常出現的頭條新聞,讓父母產生「孩子面臨可怕危險」的普遍想法,這可以理解。但她認為,從長遠來看,追蹤應用可能會產生「意想不到但也具有破壞性的後果」,尤其是對親子關係。

她表示,應用程序開發商和廣告商可能熱衷於讓父母相信,獲得應用程序是父母愛孩子的一種表現,但「對兒童成長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孩子學會信任父母,父母信任孩子」。她說,依靠應用程序來發現孩子在哪裏或在網上看什麼,尤其是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會嚴重破壞這種信任,這可能會導致孩子做出更冒險事情,或聰明地避開監視。利文斯通說,除了安全的權利,兒童也有隱私權,尤其是當他們長大一些後。

你當然不需要對青少年管得太多,甚至是年齡較大的孩子,他們會覺得父母正在侵犯自己的權利,或者不願放開網絡監控。尤其值得一提的是,Reddit上滿是年輕人因父母焦慮的遠程監控而感到壓抑的故事。

最近在Reddit的「瘋狂父母」版塊上有一條帖子寫道:「我媽媽看到我在Life360的定位功能被關閉了,她威脅要停掉我的手機,還告訴我不能再開車了……哦,我提到我已經20歲了嗎?」另一個在Life360版塊的Reddit上,用戶們交流如何躲避監控,稱他們雖然19歲,但父母為他們支付手機費用,所以要求他們下載這款應用。「我幾乎一直在家,除非我去上課,她開車送我上下學。為什麼她覺得有必要追蹤我的位置,而且我只在學校和家兩個地方出現過?」

利文斯通說,確實存在這樣一種真實的風險,即父母的監控「從侵入性轉變為控制性」。她認為,「不要讓我們每個人的內心想法都被觀察,這對我們自主權和個人誠信至關重要。這就是隱私。」

使用手機
父母自然希望保證孩子的安全,但一些專家認為,跟蹤他們可能會對兩者關係產生負面影響(Credit: Getty)

利文斯通的另一個主要擔憂是,這些應用背後的科技公司收集了的大量數據,這非常「可怕」。雖然Life360表示,用戶可以「完全控制和了解」他們自己的信息,可以根據個人喜好調整設置,但許多應用程序在與保險公司等機構共享數據方面是相當開放的。利文斯通認為,即使是專家,對於如何使用數據以及未來可能如何使用數據,也缺乏理解,這令人擔憂。

斯佩克特表示,她對數據收集「一點也不擔心」,並相信其益處遠遠超過任何隱患。但是利文斯通說,父母們需要認真考慮的不僅是眼前的風險,還有技術在未來十年可能如何發展。從理論上講,今天在一個七歲孩子身上收集的數據,將來可能會被輸入某個「聰明的算法」,這些算法會根據他們的歷史記錄對他們進行歧視性篩選。

「沒有人希望是這樣,所以我認為父母應該非常仔細地考慮這些信息的採集和流出。」

掌握平衡

然而,如果家長確實覺得使用應用程序是正確的,就有辦法將利文斯通強調的風險降到最低。

鮑勃撒說,父母和孩子在公開討論後一起使用應用程序是很重要的,孩子知道這並不會影響他們之間正確的、互相信任的關係。她補充說,確保雙方都知道這些程序的用途,你為什麼想要它,設定了什麼界限,最重要的是,孩子對這些程序的感覺如何。隨著時間的推移,適應使用也是至關重要的,因為孩子在成長,需要更多的獨立性。

「我認為這與孩子的反應有關。如果他們第一次拿到手機時就使用了程序,並且遵守了規則,那麼父母和孩子就可能會討論放棄一些追蹤功能。或者可以說,『好吧,我只會在我覺得有問題的時候開啟追蹤』,而不是一直使用。」

開車
專家建議家長和孩子討論如何使用這款應用,並隨著他們長大變更使用方法(Credit: Getty)

然而,利文斯通擔心,關於跟蹤程序對兒童和兒童發展的影響,還存在太多的未知因素,因此不推薦使用。她說,「 我們不知道成長在這樣一個世界裏的這一代孩子會變成什麼樣子,在這個世界裏,他們總是被監視,總是被跟蹤,從不迷路,必須修正自己。我真的尊重父母的焦慮,這種焦慮導致他們認為這可能是一個解決方案,我真的希望他們去尋找一個不同的方案。」

斯佩克特的家庭有鮑勃撒推薦的那種「公開對話」,她因此感到欣慰,所以她從來不用「監督」孩子們的活動。但她承認,要放棄Life360的定期提醒,以及習慣了看到孩子們在哪裏後的內心平靜,這是非常困難的。「我認為上癮應是一個凖確的詞,因為一想到沒有這個程序,我就感到不安,」她說。

她的大兒子現在仍然願意有這個應用程序,「因為他知道我沒有跟蹤他或監視他,」她說。但她知道,她關閉程序的時刻即將到來。「如果他不想要,他會告訴我,我會尊重這一點。這是很困難的,但我們作為父母,困難的事情已經經歷過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