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動販賣機賣菜

黃菁菁

工商時報【黃菁菁】

日本的自動販賣機十分普及,舉凡飲料、餅乾、巧克力、冰淇淋、花、黑輪罐頭、內褲等都能在自動販賣機中買到,而東京練馬區最具特色的則是投幣式蔬菜自動販賣機。

■Vegetable vending machines can seen both in residential areas of the city, and rural areas of Japan.

東京練馬區有很多農家,他們會在自己的農田或住宅前設置自動販賣機,賣剛採的新鮮蔬菜。練馬區2018年8月曾針對農家做了一項問卷調查,結果只有31戶回答有設置自動販賣機,但實際上應該更多。

自己種的菜自己賣

沒有設自動販賣機的農家會在自家庭院或農田搭個遮雨棚,將蔬菜陳列出來,再放個投錢盒讓消費者自行投錢,幾乎都是無人販賣。自販機加上路邊無人小攤販的話,共有269戶農家自己賣菜,占所有438戶農家的六成強左右。

《週刊文春》網路版分析這種特殊的賣菜法的歷史背景指出,從前練馬區是江戶城的糧食供應地,但二戰結束後農田急速減少,日本邁向高度經濟成長期,人口逐漸流向東京,練馬區積極開發住宅用地和商業用地,因此1975年將近750公頃的農地,現在減到只剩下200公頃左右,水田則已全部消失。

農地減少的原因除了都市開發之外,還有當時的社會風氣。當時日本經濟高速成長,屬於東京都內的練馬區被認為無需發展農業,應該將都市的農地變更成住宅地,多少能提供更多人較便宜的住宅。有些堅持務農的農家因周邊被開發成住宅區,因此在耕耘、翻土時總會被鄰居抱怨說,「耕耘機的聲音太吵」、「灰塵太大」等,迫使許多農家最後不得已而放棄務農。再加上當時如果賣了農地就可以有一筆進帳,於是許多農家開始轉而從事不動產業。

但是到了1992年,當地農家之間掀起「都市沒有綠地行嗎?」的危機意識,因而促成了「生產綠地地區」的制度。若被指定為生產綠地,必須維持農地至少30年,就像宅地一樣可減輕課稅,繼承稅也可獲減免,農民便可讓後代繼續務農。

練馬區區公所的都市農業課說明指出,當時想繼續務農的農家若得不到附近居民的支持便難以持續,如果將農產品出貨到果菜市場,農業就和附近居民完全無關,因此有農家想到,如果把一早採的蔬菜直接在農地或庭院賣,鄰居們就可以吃到新鮮美味的蔬菜,是不是會比較高興,接受度也會提高一些呢?同時也可以讓近鄰理解務農的重要,想維持好的飲食生活的話,農地是必須的。

從此練馬區的農家便開始在院子前賣菜或設置自動販賣機,但這種無人銷售方式難道沒有風險嗎?過去關西地區也曾流行蔬菜自動販賣機,但因為不斷發生機器遭破壞,現金和蔬菜被偷等事件,使得一些地區停止使用蔬菜自販機。

在練馬區也有偷竊的問題,因此也有農家在自動販賣機旁裝監視器,還有80多歲的農家說,「才賣100日圓,還有人只投10日圓」。儘管如此,農家們為了和近鄰和睦相處,還是沒有放棄此作法,因為他們認為,畢竟做壞事的人並不多。

新生代翻新農品銷售

到了1996年,農家們和區公所一起推動「練馬方式」的新型「農業體驗農園」,讓都市人也能藉由農業體驗來理解農業。由於被指定為「生產綠地」的話,是不允許租借的,因此不是收租金,而是收取一年38,000日圓(約台幣10,815元)的土地使用費,練馬區以外的人則需付5萬日圓(約台幣14,230元)。

「農業體驗農園」是將土地分為30平方公尺的小區塊,由農家負責指導,讓都市人學習如何種菜。白石農家的農地共劃分為120個區塊的「農業體驗農園」,利用者有八成是住在練馬區的,也有遠從澀谷區、港區等地搭電車、巴士前來的。來體驗農業的人有的是當成退休後的興趣,有的是想要親子一起體驗種菜,有的人則是想吃美味、有機的天然蔬菜。

現在練馬區的農家已有年輕新生代接手,自動販賣機的花樣變多,從100日圓到150日圓、200日圓,同時也有許多農家開始利用網路、社群媒體等,用直接銷售的方式來推銷新鮮蔬菜,比起透過批發商、農會、零售店等層層剝削來講,直營的獲利還是比較高的,年輕的一代想繼承農家的意願也相對提高。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