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割喉魔4】回到凶殺夜 高大成:姊姊極度驚恐雞皮疙瘩至死未退

林慶祥
鏡週刊Mirror Media

姚女清醒之後,雖然釐清了洪嫌瘋狂殺人動機,但她對行凶過程的描述,與鑑識人員、法醫勘驗結果頗有出入,很可能是極端恐懼產生的記憶扭曲、空白;此外,法醫高大成也指出,姊姊被凌虐好幾個小時,洪國揚才給她致命的一刀,她死後雞皮疙瘩未褪,屎尿失禁、胃出血,可見她是在極度恐懼中死去,非常可憐。

姚女可能因為極度驚恐產生的記憶扭曲,也有部分空白,時序混亂,她的供述,與鑑識人員分析血液噴濺方向、血液殘留時間先後所做的「現場重建」,以及法醫相驗的結果頗有出入;法醫高大成說:「黃泳憲與黃文璇最先死的,這對情侶胃裡面的食物都還在,死亡時間應該是在凌晨一點多,而且兩人均無掙扎痕跡。

法醫高大成說,很少有被害者像姚女姊姊一樣,在極度恐懼下死去,全身雞皮疙瘩至死不消。
法醫高大成說,很少有被害者像姚女姊姊一樣,在極度恐懼下死去,全身雞皮疙瘩至死不消。

接著,因地上有長長血痕,鑑識人員研判,洪國揚可能將死者姚珊妘拖到黃文璇房間,凌虐好幾個小時才給她腦後的致命一刀。高大成說,洪嫌相當殘忍,他用利刃刺穿姚女兩手手肘,還敲落她的牙齒,這幾個小時,可能極盡恐嚇、羞辱、報復之能事,使得姚珊妘屎尿失禁,而且死後全身起雞皮疙瘩。

凶案現場地上、牆上滿是鮮血,令人怵目驚心。(翻攝畫面)
凶案現場地上、牆上滿是鮮血,令人怵目驚心。(翻攝畫面)

高大成說,一般人遇到驚嚇,皮膚都會因為微血管收縮出現雞皮疙瘩,但通常不要多久就會消褪,像姚姍妘至死不消的現象,是他從事法醫二十年來非常少見的,加上她同時有驟間受到極端壓抑造成的胃、肺出血現象,可見她是在極度恐懼中死去,非常可憐。

姚姓女友在姊姊頭七當天甦醒,但她喉嚨有傷,只能點頭、搖頭或寫字溝通。(東森新聞提供)
姚姓女友在姊姊頭七當天甦醒,但她喉嚨有傷,只能點頭、搖頭或寫字溝通。(東森新聞提供)

最後,剩下姚姓女友一人,洪國揚可能想同歸於盡,刺了幾刀,還是不自主的留了點氣力,他自知難逃法網,留下徘徊兩回的血鞋印,跳樓自盡。


更多鏡週刊報導
【男友割喉魔5】無辜情侶慘遭割喉湧血泉 家人不捨辦冥婚
【男友割喉魔1】「爸媽沒教我處理感情」 恐怖情人虐殺3人後跳樓詭姿亡
【男友割喉魔2】他嗆分手殺光妳全家 一封遺書留下三角戀謎團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