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學柔道遭摔重傷 坊間道館沒人管?!

台北市 / 林彥汝 邱勇賓 專題報導

4月份,台中一名7歲男童慘遭柔道教練重摔多達27次,他顱內出血,昏迷不醒,還在加護病房奮戰!這一起事件震驚全國,我們調查發現,民間開設的各種道館,教學者完全不需要證照,政府也沒有師資的審核或規範。七歲男童的媽媽首次面對鏡頭,接受華視新聞專訪,她痛哭呼籲,對於市面上林林總總的武術館,政府不能再袖手旁觀,希望她的兒子是最後一個受害者。

帷帷媽媽:「我常常在病床跟他講說,你是我最寶貝的小兒子,我跟他說,你要趕快醒來,你要醒來跟媽媽抱抱,你要醒來,讓媽媽每天載你去上學,你從背後抱著媽媽,我們之間有好多好多的約定都還沒有完成,還有好多事要一起完成。」7歲的黃小弟弟正努力和生命搏鬥,黃媽媽說,當初兒子要求學柔道是為了保護家人,想不到被摔成重傷。

帷帷媽媽:「你送去的時候,很多孩子都在那邊上課,然後很多家長在那邊,那今天我們真的,我們會讓孩子去上課,一定是相信教練的專業嘛,那我真的也不知道他竟然是一個沒有執照的教練。」帷帷:「我的腳、我的腳。」黃小弟弟他喊痛求救,直到最後攤軟在墊子上,教練竟都沒有立刻停止。

帷帷媽媽:「他沒有發現事情的嚴重性,還告訴我說,他在演的,他很聰明,事情都已經發生,你竟然沒有去檢討這一塊,而且你還一昧的在撒謊,而且把責任推給現在躺在病床上的帷帷,我覺得很不公平,你怎麼可以對一個7歲孩子下這麼重的手。」黃小弟弟的腿部遍布瘀青,顱內出血瀕臨腦死,為什麼單純的兒童柔道教學竟會如此殘暴?

這一摔也曝光台灣運動教練制度的漏洞,全台私人柔道館將近50家,但所謂的教練不需要專業的證照,憑著段位名氣或實戰經驗,就能開班授課,就連他們適不適合教兒童,也無人審核把關。議員陳清龍:「我們其實在坊間,課外的一個課程很多,那從這個例子我們看到,至少在我們教育局能夠在管理的一個方面,是不是能夠有一個要點或是一個要求。」

政大法律系副教授林佳和:「我們經常把運動倫理視為法外之地,跟法律無關,深表遺憾,法律上很抱歉,我也是好意的,我無此惡意,是一個不幸的結果,都是上天決定的,我們要開始矯正這錯誤的想法。」教練賴巧敏:「如果他摔倒,他只有身體軀幹著地,兩隻腳打在一起成為線形,那他的衝擊力是在這一條線上,這個身體的臟器一定會受傷,身體的臟器一定會受傷,所以為什麼我們下去打護身,手要拍,腳要打開,讓他著地的面積變大。」

這是初學者必須紮實訓練的基本功,護身倒法,教練賴巧敏:「我們小朋友至少要練到40個小時,從臥姿,剛剛你有看到的臥姿的護身倒法,左側、右側到蹲姿到站姿。」新興國小柔道教練賴巧敏有20年的經驗,他點出只有在學校教學,才必須考取教育部頒發的專任運動證照,除此之外,民間主要由中華柔道總會頒發教練證,並且每年進修教學技巧,但並沒有硬性規定教學者都要教練證,是一大問題。

教練賴巧敏:「除非說我們現在有立法,我們有立法說,他開設道館,他的負責人然後他的教練,必須有具有柔道幾段,他的教練講習需要參加多少個小時。」日本柔道興盛12年來,高達470人死亡,他們特別針對小學生擬訂柔道練習的相關限制,而台灣能不能記取教訓,讓悲劇不再發生?帷帷媽媽:「真的沒有人想到說,一個孩子去上一個柔道課,最後會變成現在像帷帷躺在病床上,那我也不希望說,以後還有小孩子,因為這樣子而受到任何傷害。」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