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蟲吃定女友 害童遭遺棄求重刑

陳志賢/台北報導
台北市中山區疑虐童致死案,男童生母蕭姓同居人(左)、男童生母(右)遭起訴。圖為當時警方移送中山分局情形。(本報資料照片)
台北市中山區疑虐童致死案,男童生母蕭姓同居人(左)、男童生母(右)遭起訴。圖為當時警方移送中山分局情形。(本報資料照片)

台北地檢署偵辦2歲男童遭生母、舅舅餓死案,林姓生母供稱沒錢養兒,一度淚灑偵查庭,但哭完隨後笑問可否還她手機,檢警發現林女將在酒店上班賺的錢,都供養蕭姓男友,吃喝玩樂全由林女負責。檢方因而認定蕭雖無扶養男童義務,但知悉林女遺棄犯行,卻花用林女金錢時間,剝奪她照顧兒子的義務,構成遺棄致死罪的幫助犯。並對蕭男求處重刑。

《刑法》第294條「違背義務遺棄致死罪」構成要件,是指對於無自救力之人,依法令或契約應扶助、養育或保護而遺棄致死,因此是規範有法定扶養保護義務的人,例如父母,但蕭男只是生母同居男友,並非男童生父,對男童不具扶養保護義務,因此法界對於蕭男是否構成犯罪,存在法律見解爭議。檢方為釐清此一法律爭議,特別請求成功大學法律系教授許澤天出具法律鑑定書,許澤天認為蕭男雖非男童生父,不具保護義務,但他明知林女對男童不作為,可能導致男童生命危險與死亡,卻促使林女每天外出不回,消耗林女有限生活費用及時間,以致男童在未受餵養狀況下死亡,蕭男因強化林女遺棄男童犯意,另提供林女心理上幫助,成立幫助犯。

檢方認為,這起家庭悲劇中,男童生父未履行法定扶養義務,亦有責任,但因我國《刑法》並未如德國《刑法》有訂定「違反扶養義務罪」,因此無法對男童生父課以刑責。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