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礦場老闆批永侒:時機不對體質最差,還要衝第一個

尹俞歡
鏡週刊Mirror Media
礦業管制從寬鬆到嚴格,一位礦場老闆接受我們訪問,強調自己會為礦場拚到最後一刻,更認為採礦不是壞事、重點是位置是否合適。(本刊資料照)
礦業管制從寬鬆到嚴格,一位礦場老闆接受我們訪問,強調自己會為礦場拚到最後一刻,更認為採礦不是壞事、重點是位置是否合適。(本刊資料照)

「從民國57年到現在,我從來沒有離開過礦場,」坐在我面前的張董(化名),面色紅潤、精神飽滿,看不出已近逾矩之年。他從高中時就在蘇澳大理石礦場打工,為礦工推下的石礦發牌計數,後來與朋友合夥投資開礦場,脫手賺到第一桶金,又投資買下法拍礦權,成為礦主,至今已超過20年。他笑說自己每天親自到礦場監工,拖到4、50歲才結婚,一生都在礦場打拚,「我也說不出這裡到底哪裡有趣…就是命,走上這一條,就離不開了。」

張董經歷礦場無法規限制、可以肆意開發,到後來政府建立環評、水保制度,山坡地開發日漸受限的年代,自認看盡礦業起落,「現在我們可能屬於八大行業,因為主管機關太多了,」他苦笑。

5年前他同樣申請展延礦權,碰上《礦業法》修法爭議,申請被凍結,人事、環境監測費用照付,每年燒400萬,但他不甘心礦場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收掉,「我一定要知道最後(申請)到底打叉、三角或是圈…如果政府不讓我們做,那我就有個交待,那如果人家做得出來,我就要知道為什麼我不行?」

只要能繼續採礦,就連目前多數業者都反對的原民同意問題,張董也相當有「彈性」。「原民法我也考慮過,大不了反對的就請他來當獨董,來監督,」他不滿的說,現在許多人討論原民同意權,講到最後就是變相要錢,政府要做,最好先討論清楚開礦對部落的影響,或是直接規定一個價碼。

他認為採礦不是壞事,關鍵是要在哪裡開發。「像大理石,台灣要生存,也不能整個沒有,應該要合理的讓他採…台灣礦的資料礦務局都有,這些規劃好,有利害衝突的先來談,其他不適合採的地方就不要去,好比就算總統府地下有大理石,你就不可能在那裡採礦嘛,」張董說。

近期宜蘭永侒礦場開發案,因選址不當,引發抗爭。張董坦言自己其實也曾考慮到中華村周遭投資礦場,但最後縮手:「那邊真的是人家的水源地,那些居民都有在飲用那個水,而且還流到宜蘭市…要去採那個地方,地點要先看看,」他正色說道:「永侒那個我不會要。」

「說句不好聽,像我的礦場這麼不敏感,都還在一步步走,你條件最差還硬要衝第一名?」說起同業,張董滿是無奈:「不是我們看不起他,是時機不對,雖然他很努力,但很難克服…這麼多人反對,環評可以暫時撤一下吧,又不是環評過了你就能採,」礦業的前景,他難以預料,但至少現在不要當出頭鳥,就是最安全的選擇。


更多鏡週刊報導
【番外篇】環評委員都不滿意的開發案 為何可以苟延殘喘?
【番外篇】齊柏林過世三年 礦業改革去哪了?
【鏡相人間】被老礦場鑿裂的中華村 蝴蝶與砂石車的戰爭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