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華民國被自外於中國

何思慎
中國時報

2020年開春,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展開新一年的外訪行程,首站選擇緬甸,此不僅凸顯「一帶一路」戰略,更意味在美中博弈中「習近平外交」對周邊外交的重視。此外,此行為台灣總統大選後習首次出訪,可藉中緬關係窺見北京因應蔡英文連任後兩岸關係局勢的外交布局。

18日,習近平與緬甸領導人國務資政翁山蘇姬舉行會談,雙方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緬甸聯邦共和國聯合聲明》,翁山蘇姬重申,「緬甸將永遠持續支持一個中國政策」,在《聯合聲明》中,「緬方重申堅定奉行一個中國政策,認為台灣、西藏、新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部分,支持中方處理台灣、涉藏、涉疆問題的舉措」。

緬甸對中外交奉行「一個中國」政策不足為怪,但在「台灣問題」以「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部分」之表述法值得關注。特別在蔡總統接受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記者沙磊專訪,提出「中華民國台灣」的國號新解後,北京對台灣主權的聲索捨慣用的「中國」,以「中華人民共和國」代之,實令人玩味。

在馬英九時期,兩岸以「九二共識」體現「一個中國」精神,並以「各表」方式,各自詮譯「中國」的意涵,北京雖堅稱中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但我方仍依憲法主張「一中」即中華民國,兩岸的「一個中國」各自解讀,使台北、北京兩個政權的對立不致成為兩岸交流的障礙。此即BBC訪談中記者所言「在經濟及文化上,也和中國建立較密切的關係,用持續模糊這個島嶼地位的小代價」,但蔡總統認為「局勢已經改變了,模糊已經無法再奏效了」,意味不明確表述台灣地位不足因應兩岸局勢變化。蔡英文以「中華民國台灣」為國家自稱,中華民國冠上台灣,成為與中國無關的名稱,儼然成為台灣的國號,此或許是蔡英文對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的交代,但卻有「違憲」之虞。

其實,在《中華民國憲法》下,中華民國始終是中國的國號,是孫中山革命創建的中國政府,無法將中華民國張冠李戴成為台灣的國號。在蔡總統接受BBC訪談的照片中仍見孫中山肖像,但國人早忘卻國父遺囑中所言「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

民意支持蔡英文連任被解讀為拒絕北京的「一國兩制」,但總統大選應非變相的「台獨公投」,國人否決「兩制」不是授權執政的民進黨變更國號,將中華民國「台灣化」,形同「台獨」。

當民進黨執政下的中華民國自外於「中國」時,北京在外交上即粗魯的表述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部分」,國人絕不同意此種論調,但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以不符近代史之「中國政府沒有一天統治過台灣」的說法反駁北京,恐只徒增兩岸紛擾,無助台灣接軌國際,有意義地參與國際社會。

尋回孫中山,或許是緩解兩岸僵局之良方,因中共亦不否定孫中山。(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所特聘教授兼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