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凝視深淵,深淵亦凝視著你… 《接觸感應》就像一種詛咒?

·7 分鐘 (閱讀時間)
鬼影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鬼影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接觸感應(Psychometry),一種以接觸來讀取物體上殘留訊息的超感官知覺、以心靈(psyche)作為測量(metron)工具的奇異能力,對任則戎來說就像一種詛咒──

因為他所觸碰到的殘留,永遠是最劇烈、最黑暗、最醜陋的情緒。

但這一次,被他視為洪水猛獸的詛咒,卻成了翻轉陳年懸案的助力。他要讀取兇手的心靈,猶如在崖邊凝望深淵,直面那最濃郁最深沉的惡意。

===鏡文學《接觸感應》搶先看===

不到五坪的方型空間裡只有一張單人床和一套書桌,牆邊貼著一個五層的大書櫃,依照房裡沒有衣櫃的狀況來看,應該就是要湊合著收納。

房裡的獨立廁所窄得讓人一進去就幾乎沒有轉身的空間,氣窗很小,而且還上了鋁欄杆在外頭,看起來簡直跟監獄沒兩樣。

「現在月租的價錢就有含光纖、第四台、瓦斯和水費,但是電費要另計。公共區的就是平分,自己房間的獨立冷氣也有另外裝電表這樣。」

男人看出任則戎好像有點不悅,有些緊張地搓起手,心裡有股莫名的異樣感,總覺得眼前的青年身上有著什麼難以明述的違和之處。

任則戎站在門邊隨手一指那戶已經有人入住的雅房,房東趕在他發話前識趣地介紹道:「住在那間的是個刑警,大概四十幾歲吧,值勤時間蠻不固定的,所以要在一般時間遇到他的機會不太大。請放心,他不是什麼吵鬧的房客,也沒看過他帶人進出這邊,生活應該挺單純的,畢竟是公家機關的人嘛……」

揮手示意對方不用再多做解釋,任則戎沉默地觀察著整個雅房,隨後才終於開口道:「房東先生,你確定這房子很『乾淨』對吧?」

房東一時沒聽出來任則戎話中有話,慢了半拍才想通,慌忙應道:「乾淨、乾淨,我保證這裡絕──對沒出過什麼事兒!」

任則戎眼前的屋子雖然裝潢設備等都很老舊,但勉強還算過得去,而且又附設垃圾集中處和室內的停車格,非常方便。樓下一出去就有條小吃街,步行可到的範圍裡就有數間超商、藥局和診所,遠一點也不過十分鐘車程就有大醫院,公車停靠站也有好幾處,就地點來說十分便捷。

以上種種要素綜合起來,一個月租金居然只要四千五?

以台北市區的行情來說,簡直便宜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而且三間雅房只租出去一間,再怎麼沒心眼的人,也會猜想這棟屋子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價格都已經如此便宜卻還是乏人問津。

儘管擔心事情不單純,但對任則戎來說,更需要擔心的是他的存款簿金額還剩多少。

在那張看似冷漠的表情下天人交戰好一陣子後,他還是做下了決定。

「我要租。什麼時候可以開始入住?」

「隨時!我們可以月中再打契約,你現在想搬進來就搬吧!」

任則戎瞥了眼放在腳邊的一只行李箱,默默接下了鑰匙。

好不容易把整個房間都仔細擦過一輪,任則戎抹抹額角的汗水,在椅子上稍作休息後,決定把那間讓他看了相當不舒服的浴室也刷乾淨得了。

甫一踏出房間,他就發現斜對面的房門前多了雙破舊的短靴,像是被人隨手一扔般凌亂地倒在路中央。

他忍不住皺著眉,上前把鞋底朝天的靴子整齊地併攏放好,這才轉身往浴室走去。

打開閃爍好一會兒才逐漸亮起的燈,任則戎從櫃子裡翻出被蜘蛛網纏繞的水桶和刷子,轉身就要去拉出蓮蓬頭接水。但他的指尖才剛碰觸到淋浴間的拉門,那股讓他既熟悉又厭惡的感覺便粗暴地侵襲他的身體──

又來了!

嗚嗚嗚嗚嗚……

任則戎耳邊響起女人的低喃聲,眼前的景象也開始扭曲。

他聽見一首類似催眠曲的調子,但女人的歌聲卻令他毛骨悚然。

緊接著,他感覺手臂上傳來陣陣刺痛。

他低頭看見「自己」正拿著一把刀子,緩緩劃開皮肉,一道又一道的血痕沿著手腕往上堆疊,逐漸佈滿他的手臂內側,彷彿他是名小提琴手,正拿著弓在來回拉推,把自己的手臂當作琴弦一般,展開一段充滿痛楚的演奏。

紅色。

視線裡只剩下一望無際的紅色。

寶寶睡,乖乖睡……啊啊啊啊!

任則戎發出淒厲的叫喊,拿起那把刀子狠狠刺進自己的腹部,然後發了狂似地抽出利刃後再用力插入。

血滴隨著他的動作四處噴灑,在牆壁與瓷磚地上染出整片殷紅。

他不停重複動作,直到雙手再也無法緊握刀子,便一頭栽倒在地上,感覺從喉嚨深處淹出一股重重的鐵銹味。

乖寶寶,媽媽來陪你了唷……

「喂!醒醒!」

任則戎打了個激靈,立刻從地上坐了起來,發現自己竟然一身是水。

剛才那一下真的把他弄出滿臉冷汗,但真正讓他渾身濕透的理由,是有人拿了桶水往他身上澆下。

「嗚……」

方才倒下的時候肯定撞到了頭,任則戎抱著後腦發出了呻吟。穿著夾腳拖的男人在他面前蹲下,扣住他的下巴,硬是把他的臉轉向自己。

「小子,你怎麼回事?嗑藥嗎?」

任則戎光是在這樣的距離下,就能聞到男人嘴裡濃濃的菸味,難以忍受地掙脫箝制,沒好氣地回道:「才不是!」

「嗯……你高潮哦?」

「怎麼可能啊!」

任則戎掙扎著站起身,扶著洗手台乾嘔好一會兒才鎮定下來,一抬頭便從鏡子中的倒影看見那男人還靠在門邊打量他,眼神似乎有些詭異。

「小子,不要緊嗎?你剛剛在尖叫欸……」

男人刮搔著下巴的鬍渣,皺眉思索了幾秒又道:「好像還說了什麼『寶寶』來著?」

「我癲癇發作,別管我。」

男人的雙眼突然緊盯著任則戎,過一會兒後哂然道:「說謊的孩子可得打屁股呢……歡迎入住啊,我的好鄰居。」

看著一身凌亂西裝的男人轉身離開,任則戎嘆了口氣,轉開水龍頭舀水洗了把臉,抬頭時眼前的鏡子突然閃過黑影,一張女人的臉猛地出現,雙手拍在鏡面上留下兩道血手印,嘴角慢慢溢出紅液。

然後,她笑了。

寶寶睡,乖乖睡……

砰!

關門聲把任則戎的神智拉了回來,鏡子裡只有他自己那張慘白的年輕臉龐,沒有女人,沒有手印,也沒有歌聲。

「還說沒出過事?那該死的禿驢……」

《接觸感應》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欲知下回請點此>>>https://bit.ly/35ZfFHO

《接觸感應》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接觸感應》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你可能還想看>>>

傳說住進這墓園的都會「屍變」 只有《守墓人》才知道的秘密…

火焰灼燒的痛楚竟是如此真實… 《躺棺》他只能任憑恐懼肆虐

呈堂之上,罪孽由此開始… 《曾經他是整個花花世界》有血有肉的人生刻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