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原住民視為聖山 澳洲知名烏魯魯岩不准攀爬了

高詣軒

澳洲中部知名地理景觀「烏魯魯」(Uluru)巨岩,對當地原住民「阿南古人」(Anangu)來說具有神聖意義,他們也一向苦勸觀光客不要攀爬。然而,隨著烏魯魯岩所在的國家公園將在26日正式禁止攀登巨岩,遊客便搶在禁令前的最後日子大排長龍,想親自踏上被譽為「世界肚臍」的巨石。

烏魯魯岩過去稱為「艾爾斯岩」(Ayers Rock),會在26日生效的禁令則是在近2年前通過。據《英國廣播公司》(BBC),負責管理的「烏魯魯—卡達族塔國家公園」(Uluru-Kata Tjuta National Park)委員會在2017年一致同意,將會禁止遊客攀爬岩石,理由包括尊重其精神意義,以及考量安全與環保因素。

禁令前一天的25日,當地一度因強風導致攀登時間延後開放,等了數小時國家公園才判斷遊客可以安全的前往攀登。當地下午4時,攀登已正式禁止。

「只是塊岩石,本來就該攀登」

當初禁令宣布的2017年,只有約16%的遊客會選擇登上巨岩,但近幾周隨著禁令生效日逼近,攀登的人次也急遽拉高。然而,遊客在烏魯魯岩周圍大排長龍的光景,也被拿來與先前人們一窩蜂攀登聖母峰的景象相比。

25日烏魯魯岩上的遊客。(湯森路透)

作為當地居民的神聖象徵,在烏魯魯岩的「山腳」下,設有標語拜託遊客不要攀登,但是許多遊客仍然執意踏入,引起當地社群的反感。

《BBC》引述一名「阿南古」原住民男子托馬斯(Rameth Thomas)批評,烏魯魯岩是神聖的地方,「就像我們的教堂」,但是觀光客「來了就爬,完全沒有尊重」。

部分搶攀巨岩的遊客心中,似乎不認為區區「石頭」有何值得尊重,反而抱持「只要我喜歡」的享樂心態。

《BBC》訪問一名近期前往登岩的男子,他表示很難理解腳下的岩石「有何重要性」,直說:「這只是一顆石頭,本來就該被人攀登。」另也有遊客認知到攀登岩石「可能不太禮貌」,但仍前往攀爬,宣稱「這是我們的夢想」。

《澳洲廣播公司》(ABC)則訪問到來自墨爾本、排隊攀登的貝弗里奇(Beveridge)一家人,其中先生狄恩(Dean)表示,自己和妻子在幾年前就曾經攀登巨岩,現在他們便帶著小孩子前來「朝聖」。

狄恩認為,攀登巨岩和尊重當地文化並不衝突,「我希望他們(原住民)有機會可以了解,我們致敬宗教名勝的方法是不一樣的。」

近70年30多人攀登時喪生

當地居民表示,在禁令生效前的這段時間,附近的露營場和旅館都水洩不通,導致部分觀光客非法露營並傾倒廢物。隨著烏魯魯岩不讓遊客攀登,是否會影響當地觀光?

《BBC》引述當地官員與旅遊業者估計,即使岩石禁止攀爬,應當也不會過度衝擊來訪該國家公園的人次。

可以確定的是,禁令將有助於避免意外。烏魯魯岩有348公尺高,路途陡峭易滑,在夏季更可出現攝氏47度高溫。

自1950年代以來,已有數十名遊客攀登時因意外、脫水或其他與熱相關的事件中不幸喪生,最近一次是在2018年7月,一名日本觀光客試圖攀登較為陡峭的區域時意外罹難,讓死者來到37人。

一名烏魯魯岩的監管人(custodian)雷斯特(Leroy Lester)向《ABC》表示,不希望遊客攀登的理由包括文化因素,以及安全和環境生態考量。

雷斯特說,雖然當地居民反對,仍有大量遊客前來攀登,顯示澳洲內部的文化衝突,「(他們是)一個不一樣的文化,征服又分割,你不能怪他們。這存在他們的基因裡,是盎格魯-撒克遜人的作風。」

據BBC,當地阿南古人的傳說相信,在世界誕生之初,萬物都是無形無狀,直到祖先(ancestral beings)從虛空當中出現,在各地創造所有生命以及形態。

烏魯魯岩是祖先在創造世界時,所展現的事蹟的具體證據,例如在烏魯魯岩上的一塊青色部分,也有相應的傳說。當地人表示,有些傳說因為太過神聖,不方便透露。

BBC引述當地老者費舍(Donald Fraser)表示,樂見禁令實施後減輕烏魯魯岩的負擔,「現在是時候讓攀登(的行為)好好休息,得到休養。」雖然遊客將再也無法體驗到攀上巨岩的珍貴體驗,但阿南古人多年以來的沮喪也可望劃下句點。

據ABC,澳洲國會議員、原住民事務部長懷耶特(Ken Wyatt)則表示,對於禁令生效前大量遊客搶攀烏魯魯岩的情況感到失望,更將攀登烏魯魯岩的舉動以爬上「澳洲戰爭紀念館」(The Australian War Memorial)來類比,呼籲攀登巨岩的人士對自身不尊重當地社群的行為加以反省。

更多上報內容:

澳洲白化大堡礁有救了 東加海底火山噴發浮石助珊瑚重生

【有錢不一定能爬】聖母峰遇難頻傳 尼泊爾新規防無經驗者冒險喪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