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媒體人帶頭對撞

王欽
中國時報

最近新黨青年軍王炳忠與綠媒主持人張雅琴、安幼琪等人槓上,前者指控後者肆無忌憚造謠,挾媒體公器猖狂辱華,而在此之前大陸官媒也點名這幾個人製造仇恨、醜化大陸,後者也不甘示弱,不過也只能訴諸個體的認同選擇。

事實上,媒體人是否有外省人的出身背景,以及是否為了迎合政治正確而選擇某種國族認同,這些都是私領域的事務,不必向外界澄清而外界也無權置喙。這次爭論的焦點在於他們是否造謠,而且是肆無忌憚的醜化抹黑。引發大陸媒體激烈反彈的問題恰在於此,當這些媒體人嘶吼著要在陸台灣人回去吃蝙蝠,並對大陸抗擊疫情的努力大肆攻擊時,他們就不再是嚴肅的媒體從業者,而成為歇斯底里的宣傳機器。不管他們是為了媒體的價值取向還是個人的職業前途,他們都已經喪失了媒體人的基本原則。

更嚴重的問題還在於他們帶來的嚴重後果,這與他們造謠抹黑的行徑給自己帶來的好處相比,顯然不合比例原則。易言之,他們為了蠅頭小利卻要讓整個社會乃至兩岸付出巨大的代價。其實看看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的輿論走向就可以知道,這些媒體人不負責任的煽動,極大地催化了台灣社會的焦慮情緒,並且將情緒的重點從台灣社會內部轉移到對大陸的敵視上,先是大陸人成了攻擊的對象,所有大陸遊客都不得不即時離開台灣,想要去台灣的大陸人也被拒絕入境,後來則發展成為所有在大陸的台灣人也成了被封堵的對象。

民意的癲狂甚至超出了政治人物的掌控範圍,海基會本來還想借千里送藥炒作一番政績,結果根本沒有任何人給予正面肯定,反而因為當事者的親中言論,成為台灣社會大肆攻擊的對象,蔡政府自然也只能假裝視而不見。至於陸委會為陸配子女開入境小門的鬧劇,就更是將台灣人的惡意和理盲展現得淋漓盡致。

問題在於,台灣人本來就這麼壞嗎?答案當然不是,2008年兩岸剛剛開啟大規模的民間往來,那時候台灣人留給大陸的印象可是最美麗的風景,曾經一度掀起大陸社會對台灣社會的吹捧熱潮,如今再回過頭來看看二者的對比,恐怕會有恍如隔世之感。

作為群居動物,沒有幾個人能真正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絕大多數人都是在集體意識的影響下隨波逐流。在這一過程中,政客的煽動與媒體的炒作都扮演著引領風向的角色。而在這一個案例中,除了少部分政客依然按捺不住炒作的衝動之外,媒體反而成了仇恨動員的主力軍,大部分政治人物反而要在媒體的風向之下不斷調整。

在這種情況下,媒體從業者應該冷靜下來反思一下自己的角色,要想想自己的言論傳播出去之後,會有多大的社會影響力。如果只是為了一時的收視率,而不惜讓一個世代陷入仇恨意識中不能自拔,那麼這樣的媒體也就沒有資格再做第四權。不幸的是,這一結果可能已經要出現。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