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長大 他自己要學會跌倒

陳安儀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文:陳安儀

上個月,為了一趟高中畢業旅行,兒子跟我起了很大衝突。

首先是他拿畢業旅行的家長簽名條給我簽名時,說畢旅很無聊,不想去。我看了看內容,有參觀行程、淨灘活動、還有樂園遊玩,覺得還不錯呀!而且高中全班同學一起外宿機會難得,雖然要價不菲,要繳7000元,但肯定是難忘的回憶。所以我就一邊嘴上勸他,一邊動手替他勾了「參加」。

隔了一陣子,週末開車準備要去吃晚飯時,他跟我說,畢業旅行那幾天,他要跟幾個同學去綠島。我很詫異:

「跟同學單獨去玩,可以春假去呀!或是再找時間去也可以。學校活動你是班長,帶頭不參加不好吧?而且我已經幫你勾選參加畢旅了呀!」

這時他才說他私自改了單子,而且已經交給老師了。我聽了心裡有點生氣:

「如果這件事可以由你自己決定就好,學校幹嘛印單子給家長簽名?《校外教學》跟人際關係、社會學習都是有關聯的,我認為這是涵蓋在教育領域之中的。我不同意你不參加。」

於是我們爆發了劇烈爭執。

兒子怒氣沖沖的認為我「干涉他的自由」、「代替他做決定」,「不尊重他的意願」、「連不去畢旅的選擇都沒有」……而我卻對於他為何不願意去參加「絕大多數同學都熱烈期待」的畢旅?感到大惑不解。

「你跟同學相處有困難嗎?」

「你不喜歡你們老師嗎?」

「你有什麼不能去、說不出的苦衷嗎?

「很多班上同學都不參加嗎?」

我一連串提出我的疑問,但他都搖頭否認。而且班上沒有參加畢旅的,也就是那幾位打算跟他一起另外出遊的同學。

於是我斬釘截鐵的說:「那我更不能同意了,你們明明可以另外找時間出去玩,為什麼要放棄這個全班一起出遊的難得機會?當其他同學回來之後,分享共同歡樂的經歷,你會後悔的!而且你們幾個男生單獨去綠島,我也不放心。我不答應這件事。」

沒想到兒子突然情緒大爆發,摔車門、摔手機,罕見的生氣大哭:

「那我寧可每天去學校自習,我也絕不去畢旅!」

我嚇了一跳,這小孩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去一趟畢業旅行有那麼痛苦、嚴重嗎?於是我竭力鎮定的叫他把手機撿起來:

「我不認為你應該用這種態度對我。而且我並沒有強迫你要去,只是希望聽到一個更有說服力、不去畢旅的原因。」

兒子當下倒是立刻對於摔手機這件事向我道歉,不過他同時也很沮喪的哭著說:

「我說不過妳啦!我們家吵架哪一個有吵贏過妳?」

於是那頓晚飯,我和阿宏都食之無味,兒子更是一口飯都沒吃。

晚上,我和阿宏想了一整晚,納悶這孩子為什麼這麼堅決不肯去畢旅?我們以前都沒參加過畢旅,我是學校沒有舉辦過,阿宏是根本繳不起費用。於是我交代阿宏,家長日的時候去問問老師,他在學校有沒有什麼人際狀況?結果老師說他就是因為人緣很好,才會連續兩學期都當班長。雖然老師也不明白他為什麼不願意參加、也希望他改變心意,但是卻很明確的說「他沒有人際問題」。

怎樣勸都說不動之後,最後我只好給了兒子畢業旅行的那筆錢,答應了他們的「三人畢旅」。因為太魯閣號事件之後綠島去不成了,三個大男孩決定改去澎湖。於是我要他像國中跟同學去行動學習一樣,開一個群組說明行程、上傳照片,並且答應我不在非開放的水域下水、不騎水上摩托車。

上週四,三個大男孩在澎湖曬得黑黝黝的回來了。他們依約上傳了海邊照片,吃吃喝喝的看起來好不快活。

今晚回家,桌上有一個從馬公寄回來的小郵包:

「爸爸媽媽,這是我送給你們的小禮物。」

兒子很得意的秀給我看,原來他挑了一對珊瑚石和沈積岩,請師傅刻上了我和阿宏的名字,從馬公寄回來。

圖章真的很美。這是我收到兒子送給我的第一份「有價」禮物,值得紀念。不過這場「不明原因」的爭吵,卻也像這顆印章一樣,深深銘刻在我的心扉——

我很確定他以後會有無數次、跟我做出完全不一樣的判斷和決定,即便是錯誤、可能會後悔、而且我不明白為什麼、甚或是根本無法接受的理由和結果。

然而,我必須記住,接下來的日子已經是他的人生,他自己要學會跌倒,也要自己負責站起來。他是由我手中射出去的那支箭,但他已經不再屬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