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寄生上流成主流

黑鳥麗子
中國時報

導演奉俊昊以韓國片《寄生上流》抱回4座奧斯卡獎,包括年度最大獎的最佳影片。過去最佳影片從沒頒給非英語發音的電影作品,沒想到《寄生上流》打破膚色、語言與文化差異的巨大隔閡寫下紀錄,原來「貧富差距」已是世界各地觀眾的共同語言。

《寄生上流》劇本精巧、處處呼應,而且娛樂性十足。前半段是騙子家族一家四口喬裝彼此是陌生人,靠著假身分互相掩護、寄生在富有、善良且相信「信任鎖鏈」的上流家庭裡。一連串的小謊話換來一家人如魚得水、改頭換面的好運人生,簡直是魯蛇家庭奇蹟翻身的勵志故事。沒想到在大雨夜裡,前任幫傭忽然來敲門求助,說自己忘了帶走某樣東西,意外揭開祕密底下還藏著另一個祕密。原來這部電影不是一部關於「兩」家人的故事,因為共有3個家庭牽涉其中!

這3家人的演出都極度精彩,讓人性的無奈化成種種笑點。逆轉又逆轉的情節發展讓人坐立難安、提心吊膽,巧妙堆砌的環環圈套中其實沒有一個人是壞人,也沒有人計畫著惡行,最後卻無可避免以暴力將一切歸零。更諷刺的是這個暴力被媒體誤讀為「無差別殺人」!

貧富差距不是新鮮題材,2008年奧斯卡最佳影片《貧民百萬富翁》讓印度貧窮青年在挫敗傷痛中成長,甚至成為他連連闖關成功的原因;但《寄生上流》不同,奉俊昊的鏡頭不只說一個故事,還說出了一個與你我都迫切相關的故事。

他以「氣味」切入,陋屋中可見吊掛在房子裡潮濕、難乾的襪子,帶出窮人有種不像蘿蔔乾、不是老人味、也不是消毒水的「窮人臭」。有錢人家的幼兒很快聞出看似不相識的4個人有著共通的氣味,而有錢老公私下對老婆說,「這就是地鐵裡常聞到的味道」,讓觀眾驚覺原來不搭地鐵的有錢人,是這樣看待日日夜夜擠車上班上學的我們啊!什麼都不必說出口,他們甚至不需要語言,只要遮遮鼻孔,就代表了千言萬語。

有些電影愛好者覺得《寄生上流》在藝術表現上並不特別贏過戰爭片《1917》,很為《1917》扼腕抱屈,當然,《1917》的鏡頭精巧、場面調度離奇高明,真可說是巧奪天工。但也剛巧可以看出《寄生上流》、甚至韓國流行文化的獨特調味,是如此親近、如此逗趣卻又強烈到令人印象深刻,實在很難抗拒。就像本片投資老闆李美敬所說,她的夢想是「全世界的人每周吃一次韓國菜,時常聽韓國音樂,一年看兩次韓國電影。」我想,在此就不必多說什麼韓國能,台灣能不能之類的廢話了!(作者為作家)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