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反戒嚴,現在搞戒嚴

桂宏誠
立法院31日院會處理「反滲透法」草案,國民黨立委王育敏上台發言。(姚志平攝)
立法院31日院會處理「反滲透法」草案,國民黨立委王育敏上台發言。(姚志平攝)

民進黨立委以絕對多數的優勢,對關乎人權侵害的《反滲透法》的制定,無視程序正義及尊重少數的民主素養,強行完成三讀程序。國民黨面對此一情勢,如同柯文哲所說,只會「丟水球和提釋憲」,難有可撼動人心的反制作為與論述。無怪乎,立法院過去輕易通過多項涉及違憲的法律,此刻民進黨為了選戰操作,通過《反滲透法》仍只須談笑用兵。

柯文哲笑國民黨聲言要釋憲猶如投降,是因立委連署人數即使可提出釋憲聲請,但大法官要何時才做出解釋呢?何況,解釋內容就一定能如國民黨所願嗎?在法律生效施行後,恐怖的氛圍並不會因聲請釋憲就得到舒緩,國民黨還不如告訴民眾這部惡法的邪惡所在,並承諾選後國民黨若立委過半就廢除該法。

民進黨立院黨團版本指出,制定《反滲透法》是為了「強化我國民主防衛法制」,所以納入《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政治獻金法》、《公民投票法》及《遊說法》等與民主制度有關的法律,就該等法律中已明定屬違法的行為,規定若係受到滲透來源的指示、委託或資助而為之,則另外加重其刑責。

該版本草案總說明中稱上述法律「均禁止境外勢力從事相關活動,其立法目的係為避免境外勢力介入干預我民主政治運作及影響選舉」,其實就已有所欺瞞。因為只有在《政治獻金法》和《遊說法》中,才對外國、大陸和港澳地區有所限制。

最為離譜的情形是,假設某人受到中共的「委託」,又有機會應邀為某候選人助講,演講的主旨是呼籲選民「認同與支持你們自己憲法所規定的國家」,依據三讀通過的《反滲透法》第4條規定,這位助講者可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1000萬元以下罰金」。甚至於,某大陸台商受過中共「資助」,而他僅「亮相」出現在某候選人造勢的舞台上,也可移送法辦。

《反滲透法》第4條規定不得為《總統副總統選罷法》第43條和《公職人員選罷法》第45條所定的各款行為,在各該法律中是限制選務人員,且違反者僅處行政罰而非刑罰。同樣地,《遊說法》本已規定大陸和港澳地區不得自行和委託遊說,而該法要求遊說者須經政府核准,政府也須「公開遊說內容」,目的是避免利益輸送。但在《反滲透法》第5條中,依合法程序進行遊說者若遭指係受中共委託來滲透,就成了犯罪者,而不論究竟建議些什麼?

民國76年戒嚴解除前1個月,民進黨以「假維護國安,真破壞民主」為由,發動抗議制定「國安三法」的大規模群眾示威。30多年過去,首度全面執政的民進黨1年內就拚到「國安六法」,當年的口號可以還給民進黨了。(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