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強勢統一成唯一選擇

徐宗懋
中國時報

如果從長時間的角度觀察,1949年以後兩岸的統合關係存在著三部曲。由於大陸政治上是統一的,以一種強大的方式存在,台獨始終是假議題,這點美國心知肚明,儘管從228事變後就有美國中低層官員,以美國利益為中心鼓動台獨,但高層衡量大局後,深知絕不可行,很快就強壓下來了。

因此,統一仍繫於兩岸彼此力量的消長。從1949年後的兩蔣時代,大陸受困於對外用兵以及對內鬥爭,表面上強大,實際上卻一窮二白。蔣中正總統以軍事反攻為準備和號召,也加快內部土地改革和農業建設,清除台灣本土共產主義的政治土壤。到了蔣經國時代,改成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政治反攻,同時推動台灣經濟起飛。近40年的時期,台灣要統一大陸,台灣人抱著強大的自信,並沒有被大陸統一的恐懼感。儘管這種團結部分也源於政治權力集中的宣傳效果,但到了1980年代,台灣人確實比大陸人富裕很多,台灣人的自信也有事實的基礎,這是兩蔣正確的政策所累積的成果。

又由於兩岸都接受台灣和大陸同屬一個中國,所以沒有必要急著攤牌,雙方都獲得長期和平相處。1990年代中期,江澤民時代有智囊提出,統一可以不是中華民國,也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是創造一個第三方的中國。這是對台灣最有利的一段時期,也可能創造中國式的國協,一個新的中國政治文明。遺憾的是,李登輝無此才具,時機稍縱即逝。

到了李登輝時代,統一進入第二部曲。1999年李登輝發表的「兩國論」,同時又開展了分離意識教育。這是關鍵性的政策敗筆,也是重要的轉折點,兩岸開始進入李光耀先生所形容的「彼此互鬥的無底深淵」。民進黨又不斷地強化被大陸統一的恐懼,用恐懼代替自信來面對中國大陸。

此後30年大陸經濟起飛,國際影響力快速提升,台灣則擺盪在與大陸和解或對抗的選擇。結果是台灣經濟停滯,從四小龍的高薪變成最低薪,最重要的是,統一的概念由「台灣統一大陸」變成了「台灣被大陸統一」。台灣人逐漸喪失面對大陸的自信,反而處於莫名的恐懼,很容易被煽動。儘管馬英九時期全力推動兩岸和解,但他並沒有建立台灣人面對大陸的自信感,反而經常跟著民進黨的口吻,砸自己的腳。

現在則屬於統一的最後一部曲,也就是蔡英文時代。大陸無論在軍事上和物質上都有了統一台灣的條件,蔡總統和民進黨又以煽動台灣人民的恐懼感作為對抗的精神力量,但卻又沒有任何軍事準備的實質動作,只是靠著美國人的空洞聲明。

今天即使已經30歲的年輕人,都出生在蔣經國過世之後了,兩蔣時代台灣人民的奮鬥吃苦,創造富裕生活的歷程他們完全沒有經歷,更不會感念,很容易吸收民進黨徹底醜化中華民國的史觀,年輕人也沒有能力在民族的立場上跟大陸進行和解對話,他們對大陸的恐懼達到空前的程度,蔡英文的大勝本質上是台灣人恐懼感的最高表現,但它終究是虛的,一旦硬碰,結果可想而知。

而蔡也強調九二共識的模糊空間已沒有,既然連她都相信只能硬碰硬了,那麼北京的強勢統一就成了唯一的選擇,這也是未來四年兩岸統一的最後一部曲。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