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權者為何要做劊子手

張亞中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中天新聞台已放在NCC的祭台上,刀會迎頸落下或刀下訓斥留人?不管結果如何,在NCC幕後的劊子手,其目的已經達到,在冷冷地笑了。

在美國總統傑佛遜的心目中,寧願不要政府,也不可以不要代表新聞自由的報紙。法國哲人伏爾泰的立場是,即使不贊同對方立場,也要誓死捍衛對方的言論自由。他們了解,新聞言論自由從來就不是個廉價品,也不如空氣與水那麼自然,而是個奢侈品、易碎的花瓶,需要使用的人珍惜它、保護它、捍衛它。

NCC所有委員以及那一群靠著追求言論自由、人權、民主走上權力祭壇的當權者,不會不了解新聞自由的重要。他們當中不乏曾經追求新聞自由的人士。但是,為何如今有些人會撤守、墮落、甘願做當權者鷹犬?當權者又為何要做新聞自由的劊子手?

這些人必須要有一個自我說服或欺騙的心理過程,才能相信什麼東西還高於新聞自由?他們為了什麼要箝制新聞自由?

世上沒有一個價值應該是至高無上的,愛情如此、生命如此,自由更是如此。每一個人、社會、國家都有自己的禁忌,違反這個禁忌,生命都可剝奪,何況是新聞自由。因此我們要討論的是,什麼樣的禁忌,會願意讓人甘願犧牲自己的新聞、言論自由。

希特勒的納粹殺害600萬猶太人,從此,鼓吹或同情納粹在德國的社會不再是政治人物的言論自由,新聞媒體也視為禁忌。對於伊斯蘭的信徒而言,新聞自由不包括可以詆毀先知穆罕默德。這些禁忌,文明的社會應可理解,因此,有些自由不僅要自制,必要時要給予限制。

若干NCC委員及當權者考慮廢除中天新聞台的執照,總得有個可以大到可比擬「歷史懺悔、宗教信仰」的價值理由,不可用個人的情感好惡或政治判斷來做為評斷的標準。這是約束新聞媒體的基本認識,否則就是以鷹犬自居、劊子手自詡。

對於台灣的當權者而言,當「台獨抗中」站在價值的制高點時,其他價值都要退位了,這當然也包括自由、民主、人權、清廉。蔡英文堅持要走「台獨抗中」路線,任何打壓、箝制、恐嚇的行為,只要有助於達成目標都可被允許,《反滲透法》的通過、對中天的開鍘,都是這樣思維下的產物。

中天新聞台與旺旺中時媒體集團的原罪在於與大陸的關係密切。對目前的當權者而言,任何不願醜化大陸的新聞報導,都被視為在美化台灣的敵人;任何報導大陸發展的新聞,都等於是為敵人做宣傳;任何批評台灣當權者的報導都可能是敵人的同路人。

當然,另一個不入流的理由在於當權者的恐懼,恐懼有媒體會撕毀他的虛假面具,監督他的行徑,因此只有把相關媒體消滅,才能夠繼續欺騙人民,盡情玩弄權力。

開鍘中天只是當權者想遂行「台獨抗中」理念與權謀的一場操作演出而已。在鷹犬與劊子手眼中,新聞自由只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產品。不論刀是否落下,已達殺雞儆猴的效果,已完成動員「恐中抗中」敵我意識的政治目的。

很好奇,民進黨政府既然要「抗中台獨」,何不乾脆斷了兩岸經貿,絕了兩岸所有交流,不才更有道理嗎?欺負自己人民,將其當作演出工具,算什麼英雄好漢!(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