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父母最難的事:看著孩子堅持往受騙上當的坑走去......還要陪她一起跳進去

未來 Family
圖片提供:王麗芳
圖片提供:王麗芳

作者:王麗芳(未來Family專欄作家)

很多人問我,當父母最難的事情是什麼?

我常常形容當父母的人,最難的一件事情,就好像有人正往懸崖走去,你明明知道那條路不通,也帶著傷回來過,你曾經在那條路痛苦很久。

但是,看著自己最愛的孩子走過去的時候,你要忍著不出聲,因為那是他該走過的路,或許,他走過之後會回來痛罵你,為什麼不早講?你很難告訴他,父母心裡想的是「我尊重你的選擇,不干涉孩子的人生才是好父母」,而孩子徘徊不去的是,當初爸爸媽媽明明知道那條路危險重重還讓我去走,分明是用「看好戲的心態,讓我走進去的。」

孩子不懂你忍著不說的心情與痛苦

下次,當你選擇跟孩子說的時候,孩子堅持要自己走,即使帶著傷痕累累回來,即使白走了一遭,但是他得意地告訴你那沿途的風景有多美,那遇到人有多好,然後一副「爸爸媽媽說的警告都是屁」的得意感在父母面前刺眼的閃耀著。

而這兩種選擇,都忘了當孩子往自己曾經受傷的懸崖前進時,父母那心中的煎熬,是孩子走多久父母就煎熬多久,沒人理解這種煎熬。

最好的一個選項是,父母也說了,孩子也不選擇那條路,父母表面輕鬆了,不用看著孩子在自己受傷的時候跌倒,但是你知道,孩子無意中流露出的那個遺憾是父母與孩子心中一輩子的結。

當父母難,難在你很難把自己的心頭肉當做不是自己的孩子,那心頭肉就算大了,感覺看到他遇到同樣的一個傷,父母還是會痛。

當父母難,也難在你被騙過的坑,你還要看著他走入坑,你摔傷的懸崖,你要看著他走過去,那種糾葛很痛。

兒子四歲的時候,有一次我們去看農業博覽會,場地很廣也很舒服,兒子開心地到處跑也不干擾到人,後來,我們慢慢的往停車場移動,展覽的道路到停車場前要經過一條不寬廣但是因為展覽期間人潮眾多的車潮,其實蠻危險的,走到快馬路的時候,弟弟還是跑跑跳跳,我走在最後面,女兒大聲喊著弟弟的名字,又大罵出聲,衝在前面的弟弟才停了下來看我們,十歲多的女兒氣到又罵又哭的,我抱著她說:「為一個人心急擔心也會罵到口不擇言吧!」,「愛一個人看到他危險了,很難不出聲吧?」,「謝謝妳這麼在乎我的寶貝!」

那時候的她,才慢慢地理解,看懂別人的擔心,看懂什麼是求好心切,那是對自己重視的人才會有的感覺。

這一次來宿霧第一週的假日,我帶他們去薄荷島,我們在Alone beach跟船家議價參加一日旅遊,船家開著震耳欲聾的船先帶我們去一個小島浮淺看海龜,然後,在搭船去這個由白沙組合成一整片的美麗沙灘景點,船還沒停靠,就有人衝上我們的船開始跟我們兜售珍珠項鍊,女兒看了那些珍珠項鍊,她很愛,一直試圖說服我買,並且說:「只要三百元菲比索而已!」。

我不以為然的隨意說:「台幣一百七十多元的珍珠,品質哪會真的好到哪裡去。」,女兒聽著不以為意,繼續地問我可不可以買,我才理解到,這個年紀的青少女,看東西只看「好可愛喔~」「好美麗喔~」就想要,他們沒有「品質」「一分錢一分貨」的概念,甚至沒有「觀光區被惡意推銷的經驗」,很多事情很難跟她談。

美麗的小島轉了一圈回來,為了不讓其他乘客等,無論到哪裡我都提早帶著孩子們去集合點,這個時候,因為女兒想要珍珠項鍊的意圖太明顯, 她臉上寫著「我很想買」的表情更引來的攤販在我面前圍繞著,常出國被觀光地區坑殺過的我,曾有著很不舒服的經驗,我很討厭觀光的時候被小販用太高額的價錢推銷,這時候的我有著感覺被自己女兒聯合攤商想要宰殺我皮包的感覺。

隨著我們往船方向走,三百元菲律賓比索的珍珠項鍊也開始跌價了,從三百開始慢慢的往下喊價,每降一個價格,我就跟女兒對看了一眼,終於這條項鍊來到了一百元菲律賓比索,我一邊看著女兒更想要的表情,一邊處理著兒子肚子餓又曬傷的癢,在那藍天白沙的美景中,有些許的煩躁。

我心裡想,如果不讓女兒買,當船駛離的那一刻,就算以後有再多的珍珠項鍊,對女兒來說應該想的還是在這裡的這一顆,於是,一直不開口的我對著其中一個長得看起來最兇狠的小販說:「一百元菲律賓比索是嗎?」,對方點點頭說:「對!一百元菲律賓比索!」

我拿起一百元交給他後,他把錢握在手裡,然後跟我說:「再四百」,我馬上用英文說:「我不要了,把我的錢還給我!」,原本很開心看著我掏錢出來買項鍊的女兒臉色也變了,明明說好的價錢,忽然就反悔,她看著對方兇狠的臉色有點害怕了。

看我這麼堅持,小販更兇狠的說「一百元人民幣!給我一百元人民幣!」,一百元菲律賓比索是60元台幣,一百元人民幣是460元台幣,這幾次越南、菲律賓到處跑,女兒知道幣值的差別,而我聽到那句「一百元人民幣!」更火了!

我大聲地用英文說:「我不是中國人,我沒有人民幣,我是台灣人用的是台幣,把我的錢還給我!」,我試圖要拿回他手上的那張鈔票,看到我這麼堅持,小販很快的把錢放進褲子內的口袋中,然後繼續跟我叫著「再兩百元!」,隨著我們繼續僵持著,女兒也越來越害怕,她緊張著拉著我的手搖搖頭,似乎想要告訴我她可以不要這條珍珠項鍊了。

看到女兒的緊張與害怕,我知道那一百元就算沒有拿回來也超值了,女兒懂我這一路的堅持不買是什麼原因,其實能陪著孩子一起看觀光區的生態,比什麼都值得,但是我知道,有些事情要認了,有些事情要爭取,那邊的攤商多,但是各國遊客更多,當我用英文跟他爭執的時候,只要再大聲一點,所有的遊客都會圍過來,或許是因為這樣,我只是堅持著「把我的錢還給我!」,沒有潑婦罵街,也沒有亂叫喊 ,我接受合理的交易,但是這次我只想展現著爭取自己的權益而已,小販看我這麼堅持搖搖頭把珍珠項鍊給了女兒就離開了。

女兒握著那條項鍊,沒有以往買到想要的東西那種開心與興奮,我們默默地返回船上,我試圖幫兒子撫背減緩他出疹子的不舒服,沒有時間跟女兒聊,就這樣我們的船又開回了ALONE BEACH,一下船一個男孩走了過來,手上拿著剛剛女兒的那條珍珠項鍊說:「50元菲律賓比索!」

女兒看了看男孩,再看看我,握著我的手加深了力道,然後頭輕輕地靠著我說:「抱抱!」。

當父母難,難在自己被騙過的坑,還是要陪她一起跳進去一趟,那個眼神跟那個擁抱,讓我覺得那個坑跳的很值得。

這條珍珠項鍊,對我來說「無價!」

更多未來Family文章>>

親子作家王麗芳:5步驟,孩子邁向真正獨立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