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美國急轉彎

·2 分鐘 (閱讀時間)

當蔡政府興致高昂、甚至高官都跑去美國,爭取駐美代表處改名時,拜登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電話,而且表達「無意改變一個中國政策」,美國這個急轉彎縱然未讓蔡政府「摔出車外」,但至少肯定是一陣暈眩。

這次拜習通話引發全球矚目,原因是雙方領導人在今年2月通話後,一直未能直接溝通,原本外界期待「拜習會」會在10月G20高峰會上登場,讓雙方領導人面對面解決紛爭,但在習近平不出席的情況下,也不可能達成。

特別是近7個月來,中美關係明顯走向緊張而非和緩,不論是3月美方國務卿布林肯與中方外交領導人楊潔篪、王毅在阿拉斯加的會面,或是美國常務副國務卿雪蔓在天津與中方官員的會晤,甚至氣候特使凱瑞的訪中,雙方都是以爭執不歡而散收場。

但現實是,美國對大陸的各種壓制顯然已不能奏效,大陸經濟更勝過去;而美國經過阿富汗撤退重創國際聲望,內部疫情再起、企業紛紛要求降低對大陸的加徵關稅,更重要的是美國的通膨火苗已點燃,如果繼續與大陸大打關稅戰,絕對不利本身。

這就是拜習通話的背景,而且解釋了為什麼這通電話是拜登主動要求,而且不再像首次通話時,強調其對香港、新疆、台灣等人權議題的重視,反而把重點放在經濟話題、氣候變化以及新冠疫情等上面。

就某個角度而言,這通電話與電話內容,代表的是美國的「示弱」。蔡政府認為、同時也期待中美關係更緊張而獲利,顯然已不切實際。當美國轉彎時,蔡政府或許更該想想台灣的國家利益在哪裡,而不是完全押注在美國,甚至在無謂的名稱上打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