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藝文表演被疫情蓋牌

褚瑞婷
中國時報

澳洲音樂家在國家音樂廳演出後被確診,讓民眾對於密閉空間群聚感染的隱憂更趨恐慌。自2月初疫情爆發至今,藝文團體收入驟減。藝文產業跟觀光旅宿業的情況其實很類似,這些依靠人潮聚集方能生財的活動,都成了疫情衝擊下的嚴重受災戶。

政府提出的因應措施也很像,「除了發錢,還是發錢!」在行政院公布的600億紓困方案中,文化部提出8億的預算需求,文化部另外投入7億的特別預算,總共15億元將分別用於紓困方案11億及振興方案4億。

其實,文化部在2月底已提出「藝文紓困補助辦法草案」,作為短期紓困及中長期振興措施的依據,要從「藝文紓困補助」、「貸款利息補貼」、「行政調控」、「振興措施」等四大方向循序漸進,而地方政府像是台中市與高雄市政府文化局也都開始進行實質補貼措施,例如退租或減租場地費。藝文界的寒冬正席捲而來。

也因為澳洲音樂家在本月5日確診,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在隔日就隨即宣布公眾集會因應指引,文化部隨即進一步發布《藝文活動防疫因應原則》, 希望藝文團體根據指引提示的6項風險指標做為評估標準。但是,政府主辦的活動能承受取消或延期的損失費用,但民間活動多是藝文團體先行代墊支付,哪熬得住?

從文化部的文化統計資料來看,8億元的紓困預算是明顯不足。根據2018年的文創產業家數與銷售金額統計,光是視覺藝術、音樂及表演藝術、文化資產應用及展演設施等3項產業的營業額就達323億元,總家數達6722家,而每人每年大約會參加10個藝文活動。相較之下,8億補貼根本杯水車薪,遑論更多隱性損失如電影跟出版業都難以計算。

再者,即便國內疫情尚屬控制範圍內,但海外情勢未有趨緩現象,民眾連出門聚餐旅遊的心情都沒有,每天都擔心領不到口罩,哪有閒情逸致去看表演?別說民眾不願出門看藝文表演,在現有的大量展演內容遭取消延期,日後展演活動不確定性更高的前提下,為了擔心活動取消或者預購退票的問題,藝文展演作為日常休閒活動的可能性根本就被徹底排除。

人潮群聚跟密閉空間幾乎是藝文展演活動的必要環境條件,也是疫情是否擴散的關鍵。就算是觀賞者座位以梅花座排列,也只是增加展演主辦方座位減少的損失,卻仍然無法解決表演者「不宜配戴口罩」的問題。短期看來,除了更積極的投入展演場館的防疫措施之外,加快發放紓困款、考慮增加預算配額可能是藝文界短期救急的最適解方。(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