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防疫成了一場馬拉松

陳長文
中國時報

新冠病毒已進入全球大流行,我國確診個案每日以兩位數攀升、至今累計169例,其中多是境外移入個案。回首這3個月,社會認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抗疫初步成功,指揮官陳時中部長可圈可點。然而此時給予陳部長更多的讚美對疫情並無幫助,無論初期抗疫成果如何,政府應即刻盤點第一階段防疫的缺失及未解決的難題。畢竟對抗疫情,不是短跑衝刺的競賽,而是一場考驗耐力和智慧的馬拉松,穩健的開始並不當然為長程達標背書。指揮中心無論在資源、人力與法治層級早已捉襟見肘,蔡總統身為國家領導人,在此危急之際,應挺身而出為艱困疫情做出安定民心的全方位計畫,讓台灣順利完成防疫馬拉松!

無論是陸生無法回台上學、小明不能回家、台胞受困湖北遲等無專機、持「團聚證」陸配無法回台團聚,防疫措施在過去數月只要碰觸到大陸議題,政府始終不願正視個案的困境,僅以違法決定罔顧人權。日前更對滯留在外留學生說出最好不要回國的輕率言論。指揮中心似乎忘記出門在外者也是我國人民;來台就學陸生是我們的學生;父母一方是中華民國國籍的小明是我們的骨肉;持團聚證的陸配是我們的家人。指揮中心具防疫專業、卻未必有足夠的法治觀念和政治高度。再論,凡有人員流動便有病毒的遷移,指揮中心在月初對歐洲已提出警戒時卻表示會考慮對美進行「分州管制」,也顯示其對交通網絡發達、自由流動的美國州境觀念了解不足,致生延誤管制之現象。

指揮中心並非萬能,當事涉兩岸、外交、經濟、財政、民生問題,即不能再以醫療「防疫」作唯一考量,而應依循法治、由跨部會聯合辦公室為斷。現行《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的部分條文因缺乏明確性備受批評,無法作為長期抗疫的法源基礎,蔡政府必須提供一套近程、中程、遠程的完善藍圖,做必要的修法,甚至發布緊急命令以為因應。防疫工作更應遵守比例原則、通盤考量,蓋人口流動、旅遊、貿易、航空、運輸乃至兩岸交流都是台灣重要利益。堪比第三次大戰的全球瘟疫,不是典型武裝對抗、更無具體可見的「敵人」,極需政府不帶任何意識形態,僅以科學、理性與感性兼備的態度應對。過去數月在兩岸間的場景,轉眼已是全球格局,面對國民從各地的返國潮、全球金融動盪、愈加複雜的困境,防疫固然重要,但絕不能以犧牲法治、民主與人權作為代價。

筆者認為,2020年總統選舉剛結束,蔡總統有817萬民意支持,執政黨更是國會最大黨,要完善立法因應疫情並非難事。蔡總統不應再退居幕後、全權責成指揮中心包辦防疫大任,應站出來為全民利益把關,不可犧牲人權、罔顧人民對政府的信賴。政府因人民而存在、為人民而服務。當台股已動盪不安、民生物資有缺乏之虞、百業蕭條及無薪假來襲,總統應明確告訴國人下一步該何去何從。面對空前的疫情,沒有人民、談何國家?如何嚴守社區防疫、紓困使人民有感,乃是國家擔負照顧義務的最大責任。是否頒布緊急命令固然是總統的權力,但當有違憲之虞的特別條例已在掏空法治原則、層級不足的指揮中心持續對外發布命令之時,盼蔡總統儘早擬定抗疫的大政方針、亡羊補牢猶未為晚。若只為追求防疫成功,卻未能著眼長遠之計,恐在肺炎疫情終結前,台灣已被「經濟疫情」、「兩岸疫情」、「民生疫情」擊敗、滿目瘡痍。

最後,筆者希望提醒蔡政府,嚴峻疫情同時也考驗著政府面對「經濟」、「兩岸」問題時的態度。病毒的來襲並未改變台灣與大陸的地理位置與歷史淵源,假如逢中必反之心延續到防疫工作上,最終受害的還是無辜的兩岸人民。期盼蔡政府放下歧視與不必要的政治算計,為兩岸最大利益著想,對大陸友善就會有加倍善念奉還台灣。正如德國總理梅克爾日前在全國電視演說中,希望所有德國人嚴肅對待、團結以對,她並向全國民眾表示德國政府將盡其所能保護人民,將疫情對經濟、社會的損害降到最低。這份謙卑、誠懇與同理,乃是這場抗疫馬拉松裡為政者該有的態度與己任。(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