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陳時中淪為老三

(羅永銘攝)
(羅永銘攝)

今年選舉,蔡英文越是表態力挺,就表示那位候選人越岌岌可危。林智堅已在「被力挺」後無奈退選,現在蔡英文又在「偷窺門」後拉抬陳時中「每一項政見都對症下藥」,可見陳時中也已經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2018年台北市長選情出現「三腳督」,民進黨的姚文智慘被邊緣化,得票率只有17.29%,陳時中其實是肩負著民進黨在台北市的「中興」大任;贏不贏一回事,至少輸得不能難看。原本民進黨以為有「防疫光環」的陳時中,至少在台北市能夠「坐二望一」,但目前來看,陳時中反而背負了三個原罪。

第一個是前瞻計畫時,政務委員張景森說「大台北穿著錦衣跟窮人搶錢」,傷了台北市民的心;第二個是去年疫情,衛福部次長說「萬華是破口」,汙名化所有萬華人;第三個就是現在民進黨刁難大巨蛋,不讓其在柯文哲任內開幕。

柯文哲已對大巨蛋改變立場,蔣萬安也聲援北市府被中央刁難,演變成蔣萬安與柯文哲聯手對抗中央打壓,也就表示國民黨與民眾黨是有部分共同目標的競爭關係。據TVBS民調,陳時中已經落居老三,爆發「偷窺門」後更是每況愈下。行銷需要「哏」,「哏」來自顛覆與反差,但顛覆、反差不能牴觸最基本的道德感受。陳時中團隊以為「惡趣味」就能吸引青年選票,真的是把年輕人想簡單了,也證明陳時中沒有管理能力,沒有核心價值。

為了搶救陳時中,不但蔡英文親自跳下來,綠媒也發表陳時中民調第一、領先蔣萬安7%,但這只有鞏固姚文智基本盤的作用。既然現在陳時中已落居老三,蔣萬安與黃珊珊就無從操作棄保,而必須「直球對決」。

黃珊珊嗆藍營「找得到投蔣萬安的理由嗎?」這是個好問題,蔣萬安也應該要證明自己除了長得帥、家世好、做事認真,還具備首都市長的格局。在野黨籍的首都市長將是制衡執政者的最大象徵,不是市政做得好就夠了。

但同樣地,黃珊珊當得起台北市長嗎?民眾黨是最能夠制衡民進黨的政黨嗎?這也是柯文哲與黃珊珊應該要證明的。柯文哲說,取消敬老金跟大巨蛋,是他覺得做不好的地方,「做不好」是客氣了,這其實是民眾黨最反覆的兩項政策。民眾黨新竹市長候選人高虹安已表態,要延續新竹市「老人每年3萬8千元」的敬老津貼,是台北市的31.6倍;柯如果不對敬老金認錯,高虹安還怎麼選?但這樣的認錯,什麼是民眾黨的理念也就有些模糊了。

台灣人已經厭惓了政治惡鬥,若良性競爭可以從台北市開始,從蔣萬安與黃珊珊開始,也不能不說是一件好事。希望兩大在野黨可以互相檢驗求進步,這才是台灣民主之福。

(作者為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