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馬雲、郭台銘鼓吹賣命工作賺大錢,我卻看見奴隸制從未消失……

圖片來源AP
圖片來源AP

作者/獨立評論    文/Amazing

這個月,中國的「996工作制」引發熱烈討論。996是指從早上9點工作到晚上9點,每週工作6天,一週至少72小時的超高時工作模式,近年來逐漸成為中國科技業的普遍現象。

就在4月初,一群不堪忍受996制的工程師,開始了抗議行動,他們喊出:「工作996,生病ICU!」也就是說照著996工作模式,遲早有天就會被送進加護病房(ICU)。

對於工程師們的抗議,電商巨頭阿里巴巴的創辦人馬雲卻說:「能做996是巨大的福氣!」並且強調「幸福是奮鬥出來的」。

在台灣,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也因為宣布參加國民黨總統初選,過去的言行再次被大眾檢視。其中一句,郭董最喜歡拿來問員工的,就是:「你尿變黃了沒?沒有,表示工作不夠努力。」希望員工工作到身體變質,才能證明其能力價值。

就在兩位巨商企業家鼓吹「賣命工作」的言論惹議時,我剛好觀看了義大利電影《幸福的拉札洛》,這部在去年獲得坎城最佳劇本獎的影片,彷彿就是一則現代寓言,帶我們看從古老的過去到現在,為何人類還是在拚命工作?奴隸制真的消失了嗎?

▎從一個純樸村落開始說起……

故事描述少年拉札洛與他的家人、村民們,總共54人,一起住在一個與世隔絕的偏遠村落,他們種植菸草,日子簡單,看似與一般農民無異。直到有天,一位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載著生活用品,和一本帳冊進到村裡,開始跟他們點收菸草的採集量,算了一算後,他說你們這個月還是負債,欠了「侯爵夫人」一大筆錢。

原來,他們是一群農奴,被香菸大亨侯爵夫人欺騙。她靠著傳教士以及一些寓言故事催眠他們,你們天生就是奴隸,一輩子都屬於我。他們不覺有異,因為生來的世界就是如此。

侯爵夫人的兒子覺得這樣不對,問媽媽不會良心不安,怕他們有天發現嗎?她有恃無恐地回答:「人類跟動物一樣,若給予自由,就會意識到身為奴隸的曾經。」意味著這群世世代代為奴的農工們,只要持續被關在這個地方生活,就一輩子不會發現真相。

沒想到一場意外下,警方發現了他們,才揭穿這個世紀大騙局。他們載著這群農奴「逃出監獄」,安頓到了城市生活。

到了城市,他們以為就此自由,可是由於沒有其他專業技能,也不識字,根本無法找到工作,只能棲身在鐵路旁的廢棄圓桶屋,靠著竊盜與詐騙維生。我們跟著拉札洛的經歷,看見一群來自中南亞的移工,在一場「工作拍賣會」上,將原本4歐元的時薪一路往下喊到1歐元,誰願意賺得少,誰就取得那份工作。反正世上不缺更低薪的人工,大家只好自願血汗、自我剝削。顯然,奴隸制度其實從未消失,只是那樣直白的惡意,藏到地底下去了。人們為了賺錢,被不合理奴役而無法翻身。

後來,拉札洛也與侯爵夫人的兒子重新相遇,卻發現他們變成了窮人,他說:「是銀行,銀行拿走了我們所有東西。」

原來電影想說的,是今日的資本主義以及金融制度,就像奴隸主的化身,他們讓人們以為自己是為了更好的將來而工作,工作就會賺到錢,是一個公平制度,是我們自由選擇的。但人們從未去質疑,這些辛苦賺來的錢,是不是透過了看起來「正常」的金融借貸、投資、賦稅、土地、買賣等制度,又回到了「主人」們手上,流回給利益團體,甚至在利潤分配時,就已極度不公平,我們拿著微薄薪資,吃著麵包碎屑,卻不自知。

惡魔從未消逝,只是隱形,更懂藏身了。人民以為自由得很,不再反抗,甘願為奴。

▎克拉契的計謀:放開腳鐐,讓他們為錢而做

我想起《鳴響雪松新的文明》一書中,講的另一個寓言故事:

一位國家的大祭司克拉契,坐在寶座上,看著人們被銬上腳鐐,為他建造著堡壘,他誓言讓地球上的所有人,都成為他的奴隸。

一日,他卻聽聞其中一位年輕人在計畫策反行動,本來想直接把他抓起來處死,但是他後來想了想,發現殺死了一個,還是會有其他反叛者出現,應該要想方法真正根除,「讓他們相信做奴隸是最幸福的事。」

隔天,他突然向眾人宣布:「所有奴隸都完全恢復自由,但如果你每把一個石塊運到城裡,就能獲得一枚金幣。金幣可以用來換食物、衣服、房子、城裡的皇宮,甚至一座城市。從此以後,你們都是自由之身。」

沒想到脫下腳鐐的奴隸,全都爭先恐後搬石塊,而且做得比以前更起勁,克拉契的計謀實現了!甚至,他們內部開始出現一些服務,像是送水和食物。一些奴隸在路上直接用餐,不想浪費時間回營房吃飯,寧願用賺來的金幣叫外送。還出現了大夫、交通指揮者、仲裁者、帶領者等,都要收錢。他們以為自己自由了,不過本質上根本沒變,一樣在搬運石塊。

「一直到了今日,這些奴隸的後代,依舊毫無自知地奔波。」

▎當企業家說:努力工作,才能賺取理想生活……

回到馬雲與郭台銘,以及眾多的企業主們,我們常聽他們說:「你不付出超越別人的努力和時間,怎麼能夠實現你想要的成功?」「要成為第一就必須付出代價!」這些話本身沒有錯,可是我們要思考,這是否正如拉札洛與克拉契的寓言,超時的工作真的讓我們獲得了對應的回報嗎?還是企業主賺去了大多收益,我們只分到了蠅頭小利,還賠上了健康與性命?

如果科技與人工智能不斷在進步,許多勞務性工作都能讓機器取代,不是應該將大部份人從勞動中解放,去做真正喜歡且具創造性的事嗎?為何我們卻反其道而行,超時工作越來越嚴重,人類越來越像機器人,奴隸的枷鎖更為沈重了。

最近,富士康墜樓員工許立志的詩作《一顆螺絲掉在地上》,讓人特別有感:

一顆螺絲掉在地上

在這個加班的夜晚

垂直降落,輕輕一響

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就像在此之前

某個相同的夜晚

一個人掉在地上

變成一顆掉落了也沒人在意的螺絲,真的是我們要的生活嗎?或許我們能夠看清金錢與勞務的本質,選擇不同的價值,不再被追趕成功的神話綁架,活出一種更像人的日子。

更多獨立評論文章

你沒看錯,台劇早就很好看了!

※本文由獨立評論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