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失不易舉證 地雷保母難防

黃婉婷/桃園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許多父母會將孩子送到保母家中照護,但即便孩子確有異常,在沒有監視系統的情況下,舉證相當困難。圖為照顧幼兒示意圖。(黃婉婷攝)
許多父母會將孩子送到保母家中照護,但即便孩子確有異常,在沒有監視系統的情況下,舉證相當困難。圖為照顧幼兒示意圖。(黃婉婷攝)

「永遠會有下一個受害者」,不少家長因地雷保母吃悶虧,但礙於保母撤照門檻高,必須符合明顯外傷才能處分,若涉及精神虐待、照養疏失,在居托空間無監視系統的前提下,舉證變得難上加難,即便通知社會局到場訪視,仍有父母認為約束力不夠。

提供客觀資料有利評估

尋找保母是許多全職夫妻的選擇之一,期待具幼保專業的人員,能夠妥善照顧寶貝兒女。不過有媽媽在社群分享,把孩子交給保母後,卻發現尿布數量過少,寶寶看到食物就狼吞虎嚥,送托一陣子後還出現抗拒反應。直覺有異的她,在退托那天突襲檢查,發現冰箱僅有乾掉的稀飯,以及少量的保健食品,一一核對日誌中寫的飲食,卻沒在現場看到相應食材。

由於網路發達,媽媽輾轉得知自家孩子並非個案,但諮詢律師才發現,上述情事並不構成虐童及撤照條件,頂多請主管機關前往訪視,但只要保母表面功夫做得好,就能逃過一劫,且無法要求保母家中設置監視器,讓照養疏失的舉證變得難上加難。

依法裁處或協助媒合

桃園市社會局兒童托育科長林燕婷坦言,未有明顯外傷的狀況的確難以舉證,容易產生雙方各說各話、論述不一的情況,父母若懷疑保母涉及精神虐待或照顧疏忽,可提供客觀資料,如醫師開立的身心發展評估資料,市府將依法評估,若事證明確,將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裁處罰鍰6萬元,最嚴重還會撤銷保母的服務登記證書。

林燕婷說,主管機關除依法行政外,若僅為家長溝通及認知問題,則會協助雙方溝通,倘若兩造並無共識,家長可向消費者服務中心提起申訴,居家托育中心也會協助家長媒合其他合適的居托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