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區手記/以曲抗疫 記一位不想出名的華府街頭音樂人

世界新聞網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那天到華盛頓特區街頭採拍新聞照片,想觀察新冠疫情下的首都樣貌和民生百態,意外聽到鼓舞人心的街頭音樂,更意外的是,與那位「不想出名」的街頭藝人簡短交流後,內心深深被他打動。

寂靜街頭 長號聲填空

春光明媚,但周日下午的街頭空空蕩蕩,僅有少數行人在慢跑或遛狗,還有一些騎著單車在送外賣的年輕人,非裔的小伙子居多,路上的車也屈指可數,紅綠燈裡閃爍的小人看起來有些孤獨。

新冠疫情下的首都華盛頓,街道空蕩。(記者張筠 / 攝影)
新冠疫情下的首都華盛頓,街道空蕩。(記者張筠 / 攝影)

新冠疫情下的首都華盛頓,街道空蕩。(記者張筠 / 攝影)

華盛頓特區的街道空曠,戴著口罩的民眾橫穿馬路。(記者張筠 / 攝影)
華盛頓特區的街道空曠,戴著口罩的民眾橫穿馬路。(記者張筠 / 攝影)

華盛頓特區的街道空曠,戴著口罩的民眾橫穿馬路。(記者張筠 / 攝影)

我從中國城往白宮的方向走,途中聽見一陣響亮又有活力的音樂,未見其人先聞其聲,走了好幾條街才發現是一名非裔青年在街頭演奏長號。

我從未在街頭見過長號演奏,在我印象裡管樂的表演一般好像都在歌劇院、音樂廳等場合出現,不過這麼「露骨」而自由的街頭表演也讓我有些驚喜。

長號的聲音很響亮,再加上街頭空蕩,樂曲傳遞也少了些阻隔或噪音干擾,他的演奏也許能傳到「千呎之外」,擄獲人心。

他擺在腳邊用來伴奏的音響開得很大聲,但沒蓋過他的長號。他選了很多流行歌,吹奏的同時身體也隨之舞蹈,自由隨性,沉浸其中。

➤➤➤花藝師紐約街頭「花閃」 感謝醫護人員

我站在街對面欣賞他的演奏,趁等紅燈的時間拿起相機,打算記錄這個特別的畫面。

他起舞,轉圈,時而仰面吹奏,時而彎腰陶醉。

很偶然的,他發現了我在拍攝,於是對著鏡頭揮手,本以為是向我打招呼,仔細一看才發現他示意不要拍照。過街後與他有了簡單的對話。

「我不想出名」,他對我說,演奏只是為了舒緩疫情之下的壓力,以往他都趁鄰居外出工作時在家練習,或到音樂工作室練習,現在大家都居家避疫,他為了不打擾鄰居,便到空曠的街道尋找空間。

路過的行人紛紛給他鼓勵,不少人與他聊天,也有人給他零錢,說要支持他的音樂。

「音樂對我來說就像生命,演奏和舞蹈也讓我感到自由」,他說曾經有人用異樣的眼光看他,「應該是覺得我吵吧」,他笑稱,「但我相信多數人還是會被打動」。

他對空曠的街道也不適應,「平時的車水馬龍一下子不見了,城市安靜下來,我就想用音樂來填補」。

➤➤➤疫情間傳達正能量 紐約布萊恩公園草坪修剪成大愛心

戴著面罩的男子騎車經過國會。(記者張筠 / 攝影)
戴著面罩的男子騎車經過國會。(記者張筠 / 攝影)

戴著面罩的男子騎車經過國會。(記者張筠 / 攝影)

死寂城市 現另類生機

不想打擾他演奏,我們的交談沒有很長,但他說的話給我許多觸動,也讓我在後來為沒帶零錢感到有點懊惱。

在習慣的生活裡,汽車鳴笛、人們交談、飛機轟鳴、施工聲音、車軌震動、信息提示、電話鈴聲、鍵盤響聲、電視廣播等等的聲音越多,好像就意味著一座城市越發達,但當疫情將這一切中斷時,城市空蕩下來,反而容易感到「死寂」。

音樂人發現了,會想用音符來填補,而當樂聲響起,連休止符占據的時空,也顯得美麗。

➤➤➤皇后合唱團改編名曲 讚醫護人員「你們是冠軍」

我最後也沒問到那位非裔青年的姓名,「我不想出名」。音樂家和演奏者,我們在舞台上、電視裡看過太多,但這位不知姓名的青年讓我看到對待音樂的另一種純粹,他或許也會為生計憂慮,街頭演奏所得的零錢可能正好補貼生活,但他不追求名聲,一心想為身邊的人和整座城市填補一種空虛,所以費盡力氣大聲吹號,就算沒人經過,他也在用力舞蹈,彷彿整條街都是他的舞台。

華府健身房全部關閉,一名男子在層疊樓房之間的空地運動,用背包等個人物品做重量訓練,陽光映出他身上的汗水。(記者張筠 / 攝影)
華府健身房全部關閉,一名男子在層疊樓房之間的空地運動,用背包等個人物品做重量訓練,陽光映出他身上的汗水。(記者張筠 / 攝影)

華府健身房全部關閉,一名男子在層疊樓房之間的空地運動,用背包等個人物品做重量訓練,陽光映出他身上的汗水。(記者張筠 / 攝影)

有人感慨春天已至,但因疫情無緣享受,我那天結束外拍後突然領悟到,也許與春天對應的所謂「生機」,在疫情當下也能有另外的詮釋。

➤➤➤點看更多更多精彩、動人的 

張筠0424
張筠0424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川普直播:我要重啟 我不要中國疫苗 我救了150萬條命
1張圖:美已6個州 確診逾5萬例 紐約市死亡近1.9萬例
不到半天 兩名遊民死在地鐵車廂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