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區手記/剩一顆橘子度日、淪街頭染疫亡…被遺忘的底層人們

世界新聞網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街上的遊民變多了。

在3月中疫情開始在紐約迅速蔓延開來後,人們居家避疫減少出門,原本人來人往的街道頓時空曠了起來,走在路上,你的眼睛就會自然的放到那些看起來「不正常」的遊民身上,不過對於紐約客來說,遊民已經成為街景的一部分,大部分的人仍是各過各的,忽略了這一群人。

因為疫情關係,我才開始思考,什麼是「正常」、什麼是「不正常」?而這些人又是遭遇了什麼樣的事情,才會成為我們生活裡的「不正常」。

在來到紐約之前,對這個城市的印象除了美麗的天際線、永遠不會熄燈的時報廣場,受到電影的渲染,地鐵中的遊民也成為我對紐約印象中的一部分;而在來到紐約後,更加深了我如此的印象。

許多遊民在地鐵過夜,車廂底一名遊民躺在椅子上睡覺。(記者顏嘉瑩/攝影)
許多遊民在地鐵過夜,車廂底一名遊民躺在椅子上睡覺。(記者顏嘉瑩/攝影)

許多遊民在地鐵過夜,車廂底一名遊民躺在椅子上睡覺。(記者顏嘉瑩/攝影)

過去搭地鐵上班,幾乎每一天都會聽到至少兩個不同的人,在地鐵上訴說自己有多可憐,退伍軍人失業、家裡有孩子要養、我只差多少錢能夠住旅館洗熱水澡……

這樣的故事對紐約客已經不稀奇。大多數的人在看到有人上車要錢時,都會頭低著、把耳機戴上,直接忽略這些人的聲音,任他們講的口沫橫飛,不管故事內容是真是假。

➤➤➤不到半天 兩名遊民死在紐約地鐵車廂

➤➤➤葛謨令MTA提計畫 確保車廂清潔並解決遊民過夜問題

不過因為疫情關係,失業人口大增,再加上居家避疫令,乘客人數減少九成,空蕩的地鐵車廂就成為遊民的容身之處;州長葛謨(Andrew Cuomo)在日前的疫情簡報時,拿起刊登遊民霸占車廂的報紙,以「惡心」兩字形容該現象,要求大都會運輸署(MTA)立即改善。

遊民占據地鐵的狀況,也讓紐約市的交通運輸系統重罪率上升。市警、社工開始勸這些遊民到收容所過夜,MTA在4月30日更表示,地鐵每日凌晨1時至5時之間停運,對車廂進行消毒。而這些原本睡在地鐵上的遊民,本來就不願意到收容所去,現在他們又會去哪過夜?

街上了人少了,遊民多了。圖為華埠街景。(記者顏嘉瑩/攝影)
街上了人少了,遊民多了。圖為華埠街景。(記者顏嘉瑩/攝影)

街上了人少了,遊民多了。圖為華埠街景。(記者顏嘉瑩/攝影)

前幾天我在採訪一名住在曼哈頓華埠的護士Justin,由於擔心父母出門購物危險,他每兩三天都會走到喜士打街(Hester St.)的超市購買新鮮蔬果。

Justin跟我說,現在的曼哈頓大橋下多了很多華裔遊民,他們都是受到疫情影響失業,其中更有九個人聽聞遊民收容所出現確診病例,擔心被感染,寧願露宿街頭、睡在橋下,也不願待在收容所中;過去曼哈頓大橋下雖有時可見到遊民,但也是零零星星、三三兩兩,每當夜幕低垂後,才能看到他們出現,以橋下為家。


影片來源:世界新聞網(訂閱世報YouTube看更多新聞影音)

自3月疫情爆發至今,租戶已經度過了兩個很困難的繳租日,若疫情再持續下去,往後日子的房租又該要怎麼繳?Justin說,在華埠有一名老婦人與兒子相依為命,過去都是靠著兒子出去賺錢,支持兩人生活,但她兒子在日前染疫,因為無證的身分不敢就醫,更擔心母親的身體健康,於是得知染疫後只能暫住朋友家,最後在朋友家過世。

遊民在華埠停業的店家門口鋪上紙箱當作暫時居所。(Justin提供)
遊民在華埠停業的店家門口鋪上紙箱當作暫時居所。(Justin提供)

遊民在華埠停業的店家門口鋪上紙箱當作暫時居所。(Justin提供)

頓時失去經濟支柱的老婦人,在外出買菜時遭到一群非洲裔男子毆打搶劫,最後菜沒買到,反而帶著一身傷回家,躺在從此也不敢出門,憂心再次被搶。

Justin跟我說,這名老婦人只能躺在床上養傷,沒有東西吃、房租也繳不出來。

日前紐約州發布為期90天的暫停驅逐令,禁止房東在疫情期間驅逐租客,或在房屋法院對租客提出驅逐請求,且適用於所有住宅租戶以及商業租戶,這意味在6月中旬以前,房東無法驅逐任何租客、清空租客房間,也不能對租客提出驅逐訴訟。

雖然命令已頒布,但在華人社區裡,不守規矩的房東仍有,同時這些弱勢房客在遇到房東驅趕後,擔心身分遭查、語言不通,很多只能默默隱忍、攜家帶眷暫住在朋友家;那些沒有朋友家可借住,又無法到收容所的人,就只能在這樣的「物競天擇」中,成為病毒以及大環境弱肉強食中的受害者,被迫成為遊民。

曼哈頓大橋下因為疫情失業的華裔遊民。(Justin提供)
曼哈頓大橋下因為疫情失業的華裔遊民。(Justin提供)

曼哈頓大橋下因為疫情失業的華裔遊民。(Justin提供)

現在在華埠社區中,有不少團體或個人,提供免費餐點給那些需要幫助的人,也能同時維持餐館營運,成為一個「人幫我、我幫人」的循環鏈;但是說老實話,那些來領餐的人,有多少是真正需要幫助,又有多少是抱持著「貪小便宜、省了一餐」的心態前來接受救助?

以那名兒子染疫過世的老婦人為例,好幾個禮拜,她家的冰箱裡就只有一顆橘子,在社區這麼多免費送餐的善心人士面前,沒有人看到她躺在床上,正在以無聲的方式抗議這個社會的不公平,像是池中因缺氧而努力抬起頭、張著口呼吸的魚兒,一旦壓力過大,水淹沒了他們渴望氧氣的嘴。

一名華裔正在翻垃圾桶找尋剩餘的食物果腹。(Justin提供)
一名華裔正在翻垃圾桶找尋剩餘的食物果腹。(Justin提供)

一名華裔正在翻垃圾桶找尋剩餘的食物果腹。(Justin提供)

他們是否就會消失在池面?

在我們左思右想,要如何才能幫助這些人,獲得社會救助的同時,我們與這些真正的弱勢者之間,還有一道鴻溝,「你碰不到我、我碰不到你,我們應該要怎麼做,才能縮短彼此之間的距離?」

➤➤➤點看更多更多精彩、動人的 

顏嘉瑩0424
顏嘉瑩0424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研究新冠華裔科學家 賓州家中遇害 警:謀殺後自殺
台灣又見沙灘活春宮 這回連帳篷都省
有這4狀況 鍾南山:可能是無症狀患者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