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區美食日誌

烏台詩
·2 分鐘 (閱讀時間)

我們一家四口住在美國紐澤西,自從去年三月新冠肺炎爆發,我們就一直深居簡出。在日復一日的宅居生活裡,最有變化的莫過於餐桌上的菜色,「媽媽,今天吃什麼?」是兩個在家上課的孩子每天都會提出的大哉問,食物儼然成為我們居家避疫期間最大的盼望。

記得居家令剛頒布時,我最常做的就是大鍋菜,舉凡咖哩飯、米粉湯、台式鹹粥、上海菜飯、酸辣蝦湯,都是煮一鍋、抵兩餐,省得我中午收拾完四人份的杯盤狼藉,又要開始煩惱晚餐的菜色。

可惜好景不長,孩子們很快就對隔餐加熱的大鍋菜失去興趣,幸好這時天氣已經轉暖,我們就開始在後院種菜,很快的菜園裡每天都有清脆的蔬果可以收成。兒子喜歡鮮嫩微辣的芝麻菜葉,他說比超市買的更有味道;五歲的女兒最愛豌豆莢,我若請她幫我採豆子,總有一半的豆莢在抵達廚房以前,就進了她的五臟廟;「在欉紅」的番茄則是我的心頭好,一口咬下,汁水滿溢,濃濃的番茄香,讓我想起小時候蘸著紅糖薑末醬油膏、大口吃下的土番茄。

時序入秋,菜園回歸寂寥,待在室內的時間又多了起來,於是我開始嘗試一些花時間的菜色,其中最有趣的就是培養酸種酵母,再用酸種酵母做歐式麵包。酸種酵母的成分只有麵粉跟水,但是每半天就要添加新鮮麵粉與清水,酵母才會健康長大。這種花時間的大工程,以前的我根本無心嘗試,現在一天24小時都宅在家,才有機會放手一試,沒想到第一次就成功了!從此我家的烤箱裡,每隔幾天就飄出麵包香,勾得外子一邊出席視訊會議、一邊流口水。

分享讓食物美味加倍,我和孩子三不五時就一起烤餅乾,烤好了就放一包在鄰居老爺爺的信箱裡,送一盒到警察局和消防隊,或是寄一盒給遠方的親友。香甜的餅乾加上一張卡片,總能傳達我們的感謝與思念。

病毒肆虐之際,我們在美國疫區,用食物餵養身心、體驗慢活、表達心意,一道道家常美食就是寫在餐桌上的疫情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