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場大病 武漢女孩更懂生命

記者陳柏廷/綜合報導
旺報

一場驚天動地的新冠肺炎疫情,雖然震撼大陸,動搖全球,卻讓一名22歲武漢女孩領悟生命的力量。從出現症狀、確診到初步檢驗過關,董婉婷曾手寫遺書、在藥丸膠囊上書寫隔離日記,更將隔離日期記錄在梨子上,近2個月時間,她找回失去的父愛,用畢業作品刻畫婆孫互動過往,也體會師長的「愛之深、責之切」,最終明白這趟「奇幻經歷」將成為人生的養分。

武漢封城60天,諸多政府搶救疫情的大敘事一面下,也催生出不少扣人心弦的個人經歷小故事。而董婉婷親身經歷的生死問答,無疑成了這場疫情最佳的生命教育。

一度寫下遺書

從1月20日開始出現症狀,到3月10檢查結果達到出院標準,只要核酸檢測不「複陽」就能康復回家;約2個月時間,董婉婷曾經手寫遺書,在恐懼中落淚寫下遺書,死亡僅一步之遙,如今則是找到面對生命的勇氣與意義。

回顧發病歷程,董婉婷最初開始咳嗽,肌肉骨骼痠痛,隨後接連高燒、腹瀉,症狀越來越嚴重,董婉婷開始擔心自己是否感染新冠病毒,緊接其後擔憂死亡陰影已經侵入自己的生活。

不斷地「跑醫院」成了董婉婷生活常態,光是為了確認是否「確診」,僅武漢第四醫院就跑了3趟,看遍疑似與確診患者的不安情緒。1月23日,董婉婷發高燒第2天,武漢宣布封城;2月8日,出現症狀後2周,大陸確診病例已超過SARS時期。董的染病歷程與整個大疫情巧妙地聯繫起來。

然而就在確診、住進隔離點後,董婉婷生命也開始發生微妙的正向化學反應;病情先是將其推向父親,讓她尋回失落已久的父愛。從小父母離異的董婉婷,父女幾乎只在年節時期見面,兩人始終「相敬如冰」。

治療期間,董婉婷一度想要放棄,但父親強烈反對,兩人在一次爭執中,向來獨斷的父親在電話中落淚,這不只是董婉婷第一次經驗父親的眼淚,更讓她意識到,「天哪,爸爸愛我」。

痊癒成為志工

此外,由外婆一手帶大的董婉婷,雖然不知道自己能否有機會畢業,甚至能否活下來,但她決定透過畢業設計的作品,把對外婆從未說出口的感情表現出來,也將從小到大對武漢記憶的點點滴滴貫注在作品中。

居家隔離期間,一次畢業設計的線上會議,學校導師嚴格的批評,一度讓發燒的董婉婷心理充滿委屈;如同訴苦般的告訴老師,自己已經寫了遺書,接近60歲的老師沉默許久,開口說,「過60年你再想這件事吧」。事後,董婉婷得知,老師去找了學校,希望能夠救救自己的學生。

挨過隔離期,進入醫院治療後,董婉婷才告知相依為命的母親,自己已經患病,媽媽要她安心養病。在救援隊長馬雲飛的鼓勵下,董婉婷病情好轉之際,更報名成為醫院志工,協助幫助其他患者。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