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外的全球化解構ing

曹俊漢
中國時報
伊甸高原戶外電音趴,一度蓄勢待發。(廖志晃攝)
伊甸高原戶外電音趴,一度蓄勢待發。(廖志晃攝)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來勢凶猛,無可預測,以燎原之勢震撼各個角落。媒體統計目前超過37萬人確診,約1.6萬餘人死亡。世界衛生組織祕書長譚德塞更表示這是一個「全球大流行」的災難,顯然這是一個全球化時代嶄新且挑戰性極強的課題,全球化面臨著考驗與挑戰:

第一、它挑戰了全球化下人類與自然的協力互動、創造與發展的趨勢。人類與自然的積極互動成就了今日世界的繁榮與文明。由於人類私心,不斷破壞自然、汙染環境,使人類瀕臨毀滅的命運。今日滋生的新冠病毒更變成了一種人類對自然無盡破壞的產出回報,且不知其源頭在何處。全球化原本是人類的互惠之源,今則破壞自然法則成為荼毒人類的禍源。

第二、它挑戰了全球化人民自然的流動及國家疆界模糊的基本概念。全球化的動力便是人類能自由在這個地球上自然跨界流動,互助合作且互通有無,截長補短且互切互磋。新冠病毒卻帶來了人類互通的恐怖世界。到今天全球多達數十國未預警封鎖疆界或拒絕轉機,採取人與人之間居家隔離、禁止相互往來,形成了一個禁錮的全球化。

第三、它挑戰主權觀念的淡化與壓縮。全球化的發展與推力涉及的問題多元且複雜,跨越國界且影響層面深廣,透過相對國家主權淡化及壓縮而採取全球共治的途徑。但新冠肺炎病毒出現的疫情迫使國家單向片面的宣布鎖國或封城,無力再顧及鄰邦的災害情勢及影響,都以各國自身利益導向而作為,形成鎖國全球化。

第四、它挑戰全球治理三個部門(公部門、私部門與第三部門)協力運作精神。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擴散,全球治理的機制似乎癱瘓。從病毒防治來說,目前看到世界衛生組織的作為,除報告災難數字外,全無發揮全球治理協調與統御的效能,各個國家皆操作獨善其身的治理模式。而代表私部門的企業組織或研發團隊也沒有提供充分的物資供應,像口罩、呼吸器等,全球普遍匱乏,而研發團隊對疫苗培育更是緩不濟急。

台灣在這次防疫的陣仗中得到不少稱許,也肯定陳時中總指揮盡職盡責;而台灣頗為成熟的公民社會與公部門密切配合,也扮演了積極防疫的角色。值得提醒的是:在一個健全發展的全球化時代,各部門都要有制敵機先的能力,提升預測視覺。但我們的公部門似乎僅跟著疫情在走,防疫遠落在疫情發展之後,因而出現了不少問題,例如目前疫情發展每日確診人數以兩位數攀升,檢疫醫療人力不足而改採輕症一採可回家隔離政策,因而防疫走向是否呈現所謂「佛系」措施而出現漏洞,正考驗著公部門的決策。而社會也出現部分人民的恐慌,開始搶購、囤積物資的不正常現象,部分人士仍堅持路跑、電音趴等行為,更不是一個全球化成熟公民社會應有的現象。(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