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外送行者番外篇】第一線接運確診遺體 接體員為降低風險不敢回家

·3 分鐘 (閱讀時間)
盧致宏是命案現場清理師,專職特殊清潔,這次也幫肺炎亡者清理、消毒環境。
盧致宏是命案現場清理師,專職特殊清潔,這次也幫肺炎亡者清理、消毒環境。

5月中開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暴增,死亡案例也接連出現,累計至昨(6日)已有248人死亡,去年至今已有260人因新冠肺炎死亡。殯葬從業人員冒著類醫護的風險,直接接觸肺炎往生者,他們用最高防疫規格應戰,除了要保護好自己,也不讓可能留有病毒的遺體與環境繼續造成感染。這一刻他們不只是送行者,更是默默堅守崗位的無名防疫英雄。

雖說遺體的傳染力相對較弱,但國外仍有法醫勘驗時不小心染疫,周圍環境也可能還有高濃度病毒,專門做特殊清潔的盧致宏這段時間就接到幾個案子,希望他幫忙清潔、消毒。

「有一個案子是染疫在家裡過世,2天後才發現,出現異味才會找上我們。原本也不知道是確診病患,但因為地緣關係,加上家屬有被匡列,就全副武裝過去。」盧致宏坦言,公司立場不是很希望接,怕一人染疫、全軍覆沒,但他思考,當生者皆被隔離,沒去幫忙他們可能也不知怎麼辦,之後家人出關回家,一定也會憂慮家裡還有病毒,於是他決定接手。

「也怕會中,個人防護、前置作業都做得很周全。我先去確認狀況、消毒、壓住味道,等幾天病毒消滅地差不多再去清潔、收東西。」醫護等級穿戴,用最簡便的裝備,藥劑、瓶罐都不會留。「通常都是比較糟糕或流東西出來才會找到我們,所以我們本來就有防護的概念,我還可以先消毒,隔幾天再過去整理,接體人員是第一時間接觸遺體,而且環境病毒濃度可能還很高,他們才是最辛苦的。」

蘇文義的團隊接體時,連司機也要穿著醫護等級防護衣物。(蘇文義提供)
蘇文義的團隊接體時,連司機也要穿著醫護等級防護衣物。(蘇文義提供)

對此,開設專營接體工作公司的蘇文義倒是很豁達,「這就是我們的工作啊!我們就是幫往生者體面地離開。」坦言壓力的確不小,但能做的都搶先做了,「買防護衣物、酒精、紫外線燈跟高溫殺菌,很少人跟我們一樣做這麼徹底。」會有這些概念,是因為今年53歲的他,從業30多年,經歷過SARS的震撼教育。

「18年前我們只知道要噴酒精,現在至少會穿防護衣。」為表尊重,工作時得穿西裝打領帶,為了保護自己與周遭的人,外層再穿上兔寶寶裝,口罩戴2層,包裹屍體的屍袋用2層,「從5樓運下來,內褲都濕了,缺氧啊,差不多快OHCA。」

蘇文義的團隊接體時,均需穿著醫護等級防護衣物,還會用酒精、紫外線燈等替人員、物品與車體清消。(蘇文義提供)
蘇文義的團隊接體時,均需穿著醫護等級防護衣物,還會用酒精、紫外線燈等替人員、物品與車體清消。(蘇文義提供)

現下殯葬業者最難掌控的就是自宅死亡、死因不明的案例,「跟我們合作的禮儀公司會先告知我們狀況,建議我們用高規格防護,我們也會先消毒、再搬運。」日前他們就遇上結束後亡者才確認染疫,「我們也是很珍惜我們自己,如果眼睛沒有亮一點,好幾個人都要抓去隔離了耶!」防護無法絕對完善,只能降低風險,有員工為了保護家人,這段時間乾脆住在公司。

蘇文義說:「我們是殯葬業的第一線,疫情這時候是冒著生命危險在做,我沒有什麼甘苦談,選擇了就享受工作,做就要做到對得起自己。」


更多鏡週刊報導
【疫外送行者1】獨生女被隔離 冷靜求助送行確診死亡至親
【疫外送行者2】母過世不能親自接體 他只能在心裡說抱歉
【疫外送行者番外篇】處理確診遺體 為護家人「酒精幾乎是用倒的」